·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公益中國 > 正文
鄉村中小學音樂教育公益探路人李克梅:真做公益一定要有點志向
2018-06-01 01:59:00 發表 | 來源:社會創新家
    我想做一些一時看不見效果的、潤物細無聲的公益,就像土壤板結時,總有人要先做一些松土工作,苗子才能長出來。中小學生只有構筑起內心的豐盈和強大,才能應對未來的不確定性。這是做公益最好的給予。  ——李克梅

    李克梅是“60后”,童年時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她和姐姐喜歡在媽媽單位的廣播大喇叭下聽革命樣板戲《紅燈記》。在樣板戲這里,她接受了戲曲藝術和音樂的啟蒙。中學,李克梅入讀黃岡中學,恰巧那時有幾位“三線”文工團的演員下放到到這里當音樂舞蹈老師,她分進文藝班接受了比較正規的音樂和舞蹈培訓。
 
    “小學、中學,我一直喜歡唱歌,音樂陪伴著我,讓我感到愉快,整個人積極,不怕困難。”李克梅對“社會創新家”新媒體說。《音樂之聲》和《放牛班的春天》這兩部有關音樂的電影,她反復看了多遍。她深信音樂是有力量的,可以影響乃至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李克梅的丈夫是知名企業家、三一集團總裁唐修國。2004年,李克梅和唐修國發起成立了德清教育專項基金;2016年,夫妻二人又發起成立了北京市德清公益基金會。唐修國始終忙于三一集團的工作,李克梅則把主要精力投放到了德清基金會的運營上。經過10年的公益實踐,李克梅在持續創新公益項目后,把基金會的主要方向聚焦在貧困地區“鄉村中小學合唱藝術及音樂教育的普及和發展”上。
 
    貧困地區鄉村中小學合唱藝術教育,目前基本處于空白狀態,音樂教育薄弱是鄉村中小學教育的痛點。目前聚焦這個方向的公益組織及公益項目屈指可數。
 
有人對李克梅說,做這樣的公益項目不會有人愿意捐款,因為效果不能在短期內測量和評估。李克梅清楚地知道這一點,好在德清基金會的資金來自他們夫妻二人的捐贈,沒有募款的壓力。李克梅告訴“社會創新家”新媒體:“我想做一些一時看不見效果的、潤物細無聲的公益,就像土壤板結時,總有人要先做一些松土工作,苗子才能長出來。中小學生只有構筑起內心的豐盈和強大,才能應對未來的不確定性。這是做公益最好的給予。”

 

音樂教育是“汽車的車輪”

    唐修國的故鄉是湖南省安仁縣——一個省級貧困縣,德清基金會的項目也正是從這里開始。
 
    “我先生是農民的孩子,他讀大學,下海創業,個人和公司的軌跡和改革開放的發展完全吻合。所以我們感恩時代和社會,想幫助像他那樣的普通鄉村孩子能有個美好未來,將來可以為國家做貢獻。”2004年開始做公益時,李克梅就把支持對象確定在了國家級、省級貧困縣里的鄉村中小學。
 
    從最初的直接資助貧困學生和獎勵教師,到參與永源公益基金會的“愛飛翔鄉村教師培訓”項目,再到支持獎勵中小學教師做精品課和示范課的“百課大賽”項目……李克梅不斷推進基金會的項目升級迭代。
 
    做了這些年,李克梅發現直接資助發揮的效用很有限。怎么讓孩子擁有快樂的能力?經過一段時間的試驗探索,李克梅發現可以用音樂用合唱的方式作為切入點。2015年,德清基金會推出“快樂合唱3+1”,囊括“音樂下鄉行”“合唱訓練營、夏令營”“音樂背包客”“中小學合唱比賽”等活動。
 
    其中,最大的創新設計是“快樂合唱3+1——鄉村中小學合唱藝術推廣”項目,讓合唱藝術走進鄉村走進校園走進課堂,以此培養孩子獲取幸福的能力。
 
    “快樂合唱3+1”,每個項目為期三年,德清基金會聯合湖南省教育基金會、湖南省音協合唱專業委員會、湖南省教育學會中小學音樂教學研究委員會共同主辦,以培訓音樂教師“上好音樂課”“如何組建合唱團”以及合唱指揮基本技能,用訓練營、夏令營、公益音樂會、校園班級合唱、片區和縣級中小學合唱比賽等多種方式在鄉村中小學推廣合唱藝術。如今,合唱公益項目在湖南安仁、通道、桑植、江華和湖北英山等10縣落地,培訓了1325名鄉村音樂教師,舉辦了三場公益音樂會,在282所鄉村中小學開展合唱比賽,超過40萬名學生參與其中。
 
    德清基金會副秘書長李衛英曾把這些內容分享給公益界教父徐永光。徐永光聽后給予高度評價:音樂、美術、文學等這些文藝教育,就好比是一輛汽車的車輪,難以靠后來的學習彌補;數學、物理、歷史等其他科目教育都是汽車的車身,可增可減,可以靠后來的學習增強。但缺少車輪,汽車就跑不起來了。
 
    在李克梅看來,合唱不僅是審美教育,“還培養孩子們安靜傾聽、團隊合作、表達情感、彼此分享的素質”。
 
    李克梅為德清基金會策劃的slogon是“用童聲照亮童心”。“我看到孩子與同學、老師很默契,從陌生、孤獨狀態開始彼此交流,大家都在用情感唱歌,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變得和諧正常了。”一名志愿者在一篇文中寫道。


做公益只要事情做成了
再多的委屈也沒事

    搞合唱,難,在貧困縣鄉村中小學搞合唱,更難。僅靠一個基金會是難以辦成的。所以李克梅給基金會找了三個合作方:湖南省教育基金會管行政推動、公益專業指導,湖南省音協合唱專業委員會的專家負責合唱指揮的培訓以及音樂會的統籌,湖南省教育學會中小學音樂教育研究委員會負責音樂課堂教學教研培訓。即便如此,項目推廣進學校仍有困難。
 
    初始,校長們對學生合唱項目并不理解也不支持。為解決這個問題,經商議在各縣啟動時有意組織校長們參與的調研會,讓他們與主辦方反復溝通。有時會議通常是在校長“沒有場地”“沒有老師”“沒有器材”的抱怨聲中開始,但也會有校長站起來說:“你們不來我們也應該做,現在鄉鎮學校有些死氣沉沉,這是正常的教育不該有的樣子。唱歌要什么場地呢?” 
 
    除了學校是否接受的阻力,還有就是存在一定的安全風險。“做合唱,好處是參與的人多,這樣受益的人就多,但不好的地方也是人多,安全風險大。” 李克梅介紹,“我們給老師、學生買保險,與政府合作分擔風險。任何事想做好都會有挑戰,將工作做細致周全就可行。”
 
    除了安全問題,最難的還是人們觀念的轉變。在這些鄉村學校,從家長、學校到社會,整體都不重視音樂教育,音樂課經常被占用,音樂老師頻繁被征去教其他課程。
 
    李克梅做事有魄力,不懼困難,其他人不敢碰的事她猛著勁兒就做了。1年,2年,3年……改變在一點點發生。現在一些學校主動給孩子們搭建合唱臺;家長們陪孩子一起參加比賽,忙著在臺下拍照錄像;有一個縣教育局的股長帶著評委一個學校一個學校地跑著做評審,在微信告訴李克梅“越看越有勁,越做越有興趣”,每天積極在群里監督老師活動打卡;習慣看高精端的合唱界專家們,現在眼睛往下一看,發現合唱還可以沉下來當公益來做。
 
    在一次片區比賽活動中,某縣教育局派出一名紀檢書記參與項目,沒想到跟了4天,在儀式上講話不念稿子了,開始動情地深情地表達他的觀感。李克梅至今記得他說的一句話:“合唱藝術,不應該是北京、上海那樣大城市應該有的,我們這偏遠地區也一樣該有。”
 
    說話干脆利落,又急又快,做公益近15年,李克梅仍然勁頭十足。即使說到困難委屈,也是大笑著調侃。面對有時的閉門羹、冷言冷語,她都無所畏懼,不抱怨,實干。“做公益得動腦筋,不能怕受委屈,只要事情做成了,再多的委屈也沒事。這輩子能成為一個人多幸運,總得對社會有點貢獻。”李克梅說。
 
    2015年第一次辦音樂會,有人反對,因為難度太大、太倉促,結果她在大家的幫助支持下,在中南大學音樂廳組織老師學生做了一場合唱專場公益音樂會。“第一年是400座 ,第二年是600座,去年是1000座,我們邀請合唱愛好者、家長、校長、老鄉來看,讓更多人看到鄉村音樂的發展,看到孩子們精神面貌的變化。”
 
    今年4月,在全國學校美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長陳寶生號召社會重視學校美育的地位、功能和價值。看到教育部長站出來講美育,李克梅很受觸動,趕緊把這條新聞轉發到校長、音樂老師所在的微信群。在李克梅心里,她希望音樂教育可以推廣到全國鄉村校園里,讓每一個鄉村孩子都能快樂地唱起來。


公益是最好的生活

    李克梅講到一個笑話,大學畢業那會兒,她被分配進工廠當助理工程師。當時流行“盤子大仙”算命,母親給孩子算命,但是算她的盤針一直搖擺就是算不出來。“因為我今天做公益,在當時可不就算不出來嘛!”在從事公益之前,李克梅經歷豐富,先是從工程師轉行做銷售,之后又進殘疾人協會、政府外事辦,2000年,她又隨先生舉家遷往北京,因此丟掉了縣外事旅游局副局長的職位,開始了做家庭主婦的日子。
 
    李克梅天性開朗,膽子大能折騰,在家里做全職太太讓她感到落寞。等到2004年,孩子出國念書后,本著做公益為孩子祈福的樸素心理,李克梅和唐修國發起德清基金,開始做公益。“我先生17歲時,他母親只有40歲就去世了。我在他父母名字里各取一字,將基金會取名為德清,成全先生的孝順。”從家庭主婦轉變為公益人,李克梅越做越有勁,她發動身邊親朋好友一起做公益,包括年長的父母一起參與。
 
    為把基金會做得專業,李克梅在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學習。“公益是門科學,得好好學。”今年,她入讀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和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聯合主辦的ELP教育項目,為讓更多人了解德清,李克梅表現得很活躍,期間她反復查看花名冊記住每個同學的面孔,克服心理障礙必須和每個人攀談一次,“你得行動,然后資源才會向你走近。你個人參與的半徑越大,做公益的力量越大。”
 
    自做公益以來,基金會的工作漸漸占李克梅一半以上的時間。她原本有個夢想是周游世界,現在開始有意識進行調整了。
 
    在李克梅看來,現在做公益就是最好的生活。“公益對我最大的改變就是自我價值的實現。最后人總歸要走的,希望能給這個世界留下點什么。” 

 

    李克梅和唐修國注意影響他們的孩子學習公益、參與公益,公益成為他們家庭交往、家庭文化沉淀的最好平臺。“我們想告訴孩子,無論什么時候,永遠要考慮你為社會奉獻什么,不能一味索取。公益是我們留給孩子最大的財富,但真做公益一定要有點志向,還要專業。”李克梅說,“我最要感謝的是,做公益過程中各項目縣多方的支持與配合,感謝合作方不遺余力地幫助與共同推動,感謝三一集團給予的支持……這個時代,公益變成時尚,人人可參與;這個時代,支持創新,人人有機會。”


          來源:社會創新家  作者:琪桑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