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財經 > 音樂財經 > 正文
中國音樂版權管理的出路在哪里?
2015-11-13 03:30:08 發表 | 來源:中國音樂財經

 

音樂版權是音樂產業最核心的問題。但在互聯網時代,中國音樂版權的出路在哪里?有人認為,版權制約了音樂產業的發展,也有人認為,版權的春天即將到來了。在11月6日在中國傳媒大學舉行的第二屆音樂產業高端論壇《音樂版權與產業業態發展》分論壇上,中國音著協法律總顧問劉平、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副總干事馬繼超、華研國際音樂版權總監黃頌舜、海洋音樂集團高級副總裁、首席運營官姜山、SONY/ATV音樂版權公司、EMI音樂版權公司董事總經理華山、中國版權保護中心音樂事業部總經理楊超等嘉賓,分享了對于音樂版權保護的看法。

劉平:音樂作為國家的重要文化產業組成部分,音樂的存在價值是不可忽視的。將音樂價值真正兌現,這也是我們做版權、談版權最基礎的一個出發點。音樂如何產生有幾種情況:詞曲作者創作的作品、公司出錢讓自然人創作的作品,這個自然人把音樂創作出來,然后傳播出來產生價值,之后可能用于不同的專業渠道進行傳播,在這個傳播過程中就需要另外一個角色的加入,比如唱片公司,包括一些演藝公司,都是傳播別人的作品用別的方式實現自己的價值。   

關于音樂產業的訴求,我認為音樂產業的形成是來自于原創作者、詞曲作者。如果音樂產業是高樓大廈,詞曲作者就是這個大廈的地基。我們在促進這個產業不斷發展的時候,一定要保護好,讓地基更加堅實。讓詞曲作者可以通過創作勞動得以謀生。

雖然在傳播的各個環節都有一定阻礙,但從歷史上看,原創作者還是最為悲觀的。其實原創作者是最值得讓人關注的,值得國家行政、立法、司法加以保護的。因為他們群體更多、個體性強、單位價值普遍高。

這些年我們入會的成員和作品都在上升,縱向來比,為音樂受眾提供了很多維權的優質作品。音樂作品和經濟地位相比,確實不夠,可以說應收上來的費用和實際收上來的費用差距還是非常大。我們應該是一個國家著作權保護的關鍵和基礎,其他的一些權力也應該保護。

行業不同環節之間應該形成良性關系,與用戶形成良性互動。一個流行作品的流行期一般也就是三個月,超過半年都是很少的。一旦過了流行期,單位價值就很低。比如一首老歌,它的單位價值是一樣的,電臺電視臺互聯網要播放一次,把一首歌拿出來使用量是很低的,但是它的綜合使用量是很高的。

相關部門曾出臺多條法律保障著作權人的權利。即便如此,廣播電臺、電視臺還是有很多在逃避,有很多地方電視臺,而且是地方省會電視臺也被訴訟。作為國家出資建設的廣播組織,對于著作權法的實施是這樣的態度和反應,那還怎么讓其他機構繳費?經常聽到說,國家的媒介平臺都沒交費,憑什么讓我們繳費?所以,我覺得這是特別不希望有的情況。

音著協在切身的執行過程中,依然希望我國著作權的進程能夠加快。比如今年非法音樂網站關了很多,我沒有想到進程那么快。同時希望音著協可以作為一個橋梁,很好地連接起詞曲創作人和音樂使用人。擴大音著協在業界的影響,使音著協可以被很多人知道和聯系。

馬繼超:在整個音樂鏈條里,原始的創作作品怎么能讓大家欣賞到?唱片公司做出直接的產品供大家欣賞,現在國家對唱片公司的權益保護是非常不足的,包括唱片公司的復制權、發行權、出租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等。復制發行這部分,實體唱片市場基本在大量減縮,發行帶來的收益是非常小的,出租市場幾乎沒有,這個權益對唱片公司來講意義都不大。

對于唱片公司的權益,我們現在開展的業務也非常有限,僅僅是對營業廳使用作品收取費用,對于廣播權和表演權法律沒有規定,所以還未收取過費用。當然我們也做了很多工作,和各個協會共同修改法律。法律修改草案把唱片公司的廣播權和表演權寫進去,我們也希望在全國人大會議上能夠通過,實現這個權益。

整個國際社會的唱片公司管理狀況,大概7家大唱片公司,他們主要收取費用的來源是廣播權和表演權,全球的收益2014年達到9.48億美元,但中國在這方面是零。

在唱片公司的互聯網傳播權上,最近好像看到了音樂產業的曙光。版權方現在有收益,大家可以看到最近比較熱的獨家版權模式,唱片公司確實拿到了錢,但對于獨家版權模式,我想先談談自己的觀點,首先,版權保護,它最基本的理念就在于保護創作,同時也要保護歌曲的傳播,版權收益來自于作品傳播過程中產生收益作品的一種分享,我分享你的收益,之后我再進行創作,其實獨家版權保護模式并沒有很好的顯示出版權保護本身。

獨家版權模式從權利來講,雖然拿不了錢,但很容易失去這個推廣平臺。從消費者來講,本來聽音樂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現在下了兩個到三個不同的APP,一首歌要來回找,這是一件很繁瑣的事。從獨家版權本身來講,它的產品需要一個很高的版權費用,需要投入很多人力物力,最重要的就是還要賠錢,獨家版權是對待競爭對手的一個砝碼,這是與版權保護意識相符合的。

針對這個問題,國家版權局將不法音樂進行下架,同時也召集了相關的音樂運營商簽訂了自立公約。這個公約,在推廣中大家相互授權,我認為這種獨家版權模式,它是一種過渡,唱片公司授權是有期限的,它能夠建立起一個版權平臺,這種方式對于著作權來講創造了一個更好的模式。

黃頌舜:音樂的版權聲音部分對于唱片公司、實體公司都有交叉關系,看待音樂版權除了聲音這一塊,也會有實體的部分。大家都越來越清楚這一塊,就是很不清楚怎樣處理。

國際公司自己不會經營實體而是另外的子公司在經營版權,大部分國內唱片公司包括港臺,都是自己在經營詞曲,想寫一首歌,就必須想到找唱片公司的著作權人及詞曲版權公司來獲取版權,也就是詞曲作者代理公司。

部分唱片公司與詞曲版權公司都有合作,我們最早是傳統唱片公司模式經營,已經經歷了一段很艱苦的歲月。現在的唱片公司都不是傳統唱片公司,我覺得傳統唱片公司是很注重音樂的,現在很注重音樂創作者,我們一直希望可以把這塊經營好。

這幾年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唱片公司從互聯網上得到很多激情,很多贊助。這是一個趨勢,我們都希望可以走到一個更健康、更透明的狀態,能夠得到更好的音樂。

以前唱片公司發一張CD就可以養活整個公司幾十位同事。錄制成本很少,我們和唱片公司打好交道,依照他們的要求付了自己的費用,使用什么付什么費用。

現在看來,要付很多。因為唱片公司要做好經營,要和很多方面合作,包括電影、電視。唱片公司也會以宣傳角度免費給電影電視公司授權。對于唱片公司,要非常注重版權,我們都希望詞曲版權公司都有好的發展,詞曲人才不會流失,這是一個唇齒相依的關系,如果沒有他們,我們就沒有好的歌手、好的歌曲出現。

姜山:海洋在兩到三年內包括旗下的酷狗、酷我音樂,實際上也在為版權市場支付巨額的版權費用和成本,但消費者并沒有這種感受或者意識。

作為一個互聯網平臺,將各個唱片公司權益人的音樂作品,傳輸給用戶。那么,作為互聯網平臺的運營商關心的問題實際上就是,第一版權怎么獲取,向誰獲取,包括大家的支付方式和結算規則等等。但我覺得通過數字音樂,包括已經超過十年的酷狗酷我兩個平臺,對于權利方,包括唱片公司、詞曲作者、協會,都一直在探討,一直在磨合。

從長遠來看,獨家版權這種趨勢一直會進行下去,對整個行業的產業鏈條應該是不健康的。但從短期來講,能成為真正打擊盜版的有效手段。包括國家版權局,今年開始把互聯網音樂納到了建網行動的主題。

我們也一直在積極配合。從7月份一直到現在,我們兩個平臺累計下架了100萬首版權不清晰的歌曲。但最近,面對市場的一些動態和爭議,我們還是會盡可能通過各方的努力把市場推動到一個比較健康的環境,希望通過國家版權法的促進,首先讓市場做到打擊盜版的規范。

長期來看,各家把版權當作了一種戰略市場。第二步就是開放,開放市場環境和規范的商業環境,我們現在和很多平臺都達成了了方向性共識。站在海洋的角度當然希望得到一個全面的開放和內容相互之間的授權。

從互聯網運營的角度,在版權創新部分我們是沒有發言權的,因為所有新的領域或說新的產品及使用,都要得到上面的人包括唱片公司權益人的認可。

當然隨著互聯網的進步,有一些新的服務也推動我們對于版權的規范。例如互聯網k歌產品,還有語音社交產品,都涉及到大量音樂作品的使用。我覺得目前新定義出來的授權分類可能也都是由此而來,所以這方面我們通過平臺或者技術的驅動,更多還是要唱片公司權益人來決定。

華山:很多人不了解詞曲版權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我先簡單講一下版權公司的主要工作。SONY/ATV是一家詞曲版權公司,我們的主要工作:第一,為詞曲作者提供服務,提供創作資金支持創作,同時在日常工作中發掘詞曲作者背后的商業價值,不斷通過授權,回收詞曲的使用費和后期版稅,這樣可以回饋作者,支持下一段的創作。

音樂版權經歷幾個階段,從曲譜到廣播、電視錄音技術的產生到現在的數字音樂時代。在每一個階段,版權的立法還有音樂版權的權益,都會隨著產業的不斷發展而產生變化。我們國家版權法是從1990年開始頒布,目前20多年時間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

法律雖然不缺乏,但我們的公眾和相關的使用機構,在實際使用過程中對于版權法的使用和執行是比較薄弱的。比如在公眾場合播放背景音樂付費用的不多,廣播電視機構在制作電視節目的時候,制作階段使用到音樂作品,真正支付復制權費用的極少。我們國家的電影產業蓬勃發展,去年的電影票房有296億,非常龐大的數據。

在這么多電影作品中,有無數好聽的主題曲、插曲、背景音樂被播放出來,按照國際慣例,在音樂著作階段有使用費、電影播出的同時音樂也被播出,所以后續音樂也應得到公播版稅,但在中國,這個數據是零。所以中國音樂版權產業發展還有很大空間,未來在這些領域,如果音樂能夠得到改善,毫無疑問會對詞曲的創作產生積極推動力。

第二,互聯網音樂版權,我們的手機要下很多APP,首先我同意這是一個過度階段,其實也正常。如果有互聯網平臺全曲庫提供更完善的用戶體驗,這是非常好的事情。如果沒有全曲庫,有自己的獨特內容也是有可取之處的,這是一個過程。

在互聯網音樂時代,更關注我們的音樂創作、聽歌方式、歌曲的使用狀況有什么樣新的改變。音樂產業的未來是求新求變、有新的創作、新的作品、新的音樂產品、新的獨特用戶體驗,包括創新的商業模式,這才是音樂產業未來發展的推動力。

講到互聯網音樂平臺,我也衷心建議大家思考一下這個問題:年輕一代的音樂用戶從盜版到正版、免費到付費,現在聽說10塊錢免費下載500首歌曲。我也聽到一些互聯網同仁朋友抱怨,就10快錢還是有很多人不愿意付費。

年輕人一代用戶,以他們現有的消費能力,10塊錢我相信還是可以辦到的。為什么他們沒有把錢快速消費到月費模式上去?其實不要著急好好分析一下,是不是把音樂當成白菜論斤賣了,所以用戶未發現其中的購買價值在哪里。

基于互聯網的大數據可以窺見情況。在大數據的環境下一首歌的點播次數,哪些歌受到用戶的歡迎,這些受歡迎的歌曲,能不能考慮一下在互聯網時代的二次開發,這些好聽的歌曲,哪怕是老歌也具有非常好的商業價值,這些作品能不能與現在的視頻、音頻、文學及其他產業的東西結合,二次開發變成新的互聯網時代下的音樂產品,如果能做到,音樂價值、音樂屬性、商業價值一定會得到提升。

楊超:音樂是一個非常美好的行業,可以看得到新技術的發展,音樂帶來的市場價值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大家現在耳熟能詳的互聯網幾乎跟音樂都有密切關系;但音樂又是一個非常苦的行業,在市場高度發展的今天,創作者卻沒有像市場增長這樣收到應得的收益,尤其是中國的創作者都生活的不是特別好,實際上是版權的問題。

關于版權大家有很多抱怨,包括互聯網的收費模式、盜版問題等等。但是其實細細看,中國關于這個法律并不是政府型的相關法律。我覺得行業對于版權的保護還是應該在意識上形成更清晰的共識。

我們在這方面很少有很好的方案,如果能夠很清楚地把創作者的錄音制品選擇好,詞曲創作的信息選擇好,都有一個很清晰的記載,它就可以作為很好的一個權屬證明,基本上不會有說不清的情況。

但是現在無論是音樂創作人,還是唱片公司,對于版權登記的使用還是偏低的,應該更好的使用到版權工具。在具體操作版權保護的過程中,版權工具是對大家非常有用的,能夠解決現在所帶來的問題。

最后總結兩點,一,ISRC是作品的身份證,二,版權登記可以解決作品權屬問題。這些在音樂流通中是非常重要的。還有一個數據問題,這個行業非常龐大,但是幾乎沒有一個有信服力的數據在這個市場上,尤其是中國音樂,假如有這個平臺,能知道所有的音樂都是在哪播放,就為權利人主張自我權利、音樂更好的流通、建立更好的商業模式,確立一個非常良好的基礎。

過去大家對于這些工具的使用還有一定的門檻和困難,但現在我們把它互聯網化,用起來更簡單,幫大家去做版權登記,通過這個途徑可以查到每首歌的唱片公司、權利人是誰,詞權是誰、曲權是誰,錄音制作是誰,代理公司是誰,讓整個行業的信息更清晰更透明。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