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財經 > 音樂財經 > 正文
糊涂賬背后,電影制片方們該是重視配樂投入的時候了......
2016-05-12 15:34:11 發表 | 來源:中國音樂財經

假設電影沒有配樂,電影還能賣出票房嗎?答案當然是NO,配樂對于電影的重要性一點也不亞于藝人,但它的商業價值卻一直被電影制片方有意無意的“回避”。

就在今天,又發生了一場“電影”與“音樂公司”的撕逼大戰。

相信今天很多音樂圈里的朋友都被廠牌戰馬時代的一篇控訴文章給刷屏了,事情很簡單:電影《判我有罪》使用了戰馬時代旗下16mins樂隊于2015年發行的新專輯《魔王》中的一首歌——《他們的未來》(英文名:《They Will》),時間長達5分多鐘,但是16mins樂隊和戰馬時代都表示沒有任何人聯系過他們。

戰馬時代創始人劉釗對音樂財經表示,“電影制片方既沒有和樂隊聯系過,也從來沒有和我們版權方聯系過。這是一種對音樂和我們創作者的不尊重,我們非常憤怒。”

有意思的是,在16mins樂隊進電影院錄下片尾視頻后,不禁感嘆道:“我們的這首《They Will》做片尾曲真的好合適啊!我的歌詞跟女主最后的心情真的好配啊!仿佛量身定制的音樂一樣。但是為什么要偷偷用呢?本來是一場多好的合作啊!”

是的,音樂是電影情感鋪墊、營造氛圍、推進故事情節發展的最佳拍檔,而電影又能幫助音樂宣傳推廣,好伙伴友誼的小船怎么經常說翻就翻呢?說到底,還是電影強勢,音樂弱勢,特別是當音樂方的知名度微弱,電影制作方又永遠有更重要的環節要投資,于是,很多本該光明正大的合作就變成了“糊涂賬”!

電影制片方版權意識仍待加強

音樂財經曾寫有一篇文章《將音樂授權給電影,你需要知道的幾件事》其中提到隨著近年來電影市場發展火爆,音樂人想要拓寬傳播渠道,增加音樂曝光率,可將音樂授用于電影制作,達到全新的傳播效果。

2015年,我國故事影片產量達686部,國產影片票房過億共計47部,每一部電影都離不開音樂,可以說電影的蓬勃發展,是可以幫助音樂方的,并且也確實為許多音樂創作者帶來了工作機會、收入和知名度。

由于電影在國內發展速度快于音樂,很多電影愛好者和從業者對音樂的使用都有一定的版權意識。在百度搜索“電影、音樂、版權”三個關鍵詞后,知乎、微博、百度貼吧都會出現關于“拍攝電影如何獲得音樂創作者授權”的問題,且“問題”的時間集中在2011-2012年,這說明,那時候就已經能夠看到從業者有了使用音樂要獲得授權的版權意識。

不過,仍然有很多制片方沒有提前購買音樂版權的意識,最后又因為音樂版權的問題而不得不“重拍”。比如《夏洛特煩惱》就曾因未提前購買音樂版權而暫緩一年上映。2015年制片人馬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因為其中一些歌曲的版權沒能談攏,電影在半年時間里不得不四次重拍,只為了把夏洛原來唱的好多歌,改成唱樸樹和許巍的歌曲。

另外,也有音樂從業者分析,一些制片方抱有“僥幸”心理,認為音樂創作者沒名氣,就想賭一把混過去。

一個反面例子是新晉導演蘇有朋,2015年他執導的青春電影《左耳》,在前期宣傳片中使用鋼琴創作家Pianoboy的作品《Alone On The Way》長達54秒。被爆出侵權后,蘇有朋回應道:“我尊重每位原著者。至于7000元賠償金是多還是少,我并不專業不太了解,雙方已在協調,透過法律應該是最公正的。”而關于此次“版權風波”最終如何解決的,網上也沒有跟進報道。

“電影是我們的老師,卻給我上了一堂課”

關于旗下音樂人的歌曲被侵權,劉釗多次提到了“憤怒”一詞。

劉釗認為公司作為簽約藝術家們的保障,需要在這時候站出來發聲。“雖然我們在音樂圈可能是邊緣化的公司,但我認為這個時候確實需要站出來,除了為我們自己爭取應該有的權益,同時也提醒其他各位藝術家及朋友們,也多關注電影方面的音樂使用。”

此次歌曲“盜用”被發現,是因為歌曲創作者16mins樂隊的粉絲發現了,還在微博上聯系樂樂隊,團隊才得以知曉,之后樂隊成員親自買票到影院確認了片尾曲。

“我們一開始想著可能就是抄襲,但片尾曲出來聽到我們自己的歌,我們拍攝視頻的手都在抖。因為通通(樂隊成員)是德國人,他說這是中國特色,在德國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16mins樂隊主唱思雨對音樂財經說道。

在音樂財經得知消息后,曾嘗試與電影導演孫亮取得聯系,但對方表示并不清楚情況,并稱“在開會,晚點再說”之后就掛斷了電話。

我們和劉釗交流時,他表示在昨晚已經聯系了孫亮,導演承認了盜用歌曲的情況,但原因卻是片尾的制作是外包給了一名叫Oyoung的作曲人,與他簽的配樂合約。這意味著離奇的“偷偷用”其實是這位署名為Oyoung的作曲人“不要臉”的偷了別人的作品來賺錢?

“電影的發展走在音樂前面,我們一直說電影是我們學習的榜樣,但沒想到現在老師給我上了一堂這樣的課。”劉釗說道,“此前我們也跟一些電影制作方有過合作洽談,比如哈雅、恒哈圖的音樂也都吸引過一些導演的目光,我們此前也將音樂授權過一個非商業性的紀錄片。我們并不反對電影使用音樂,但是我們認為使用前必須要獲得我們的允許。現在戰馬也堅持《判我有罪》的制片方能夠和我們來談談,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判我有罪》這部女性視角的犯罪片走的是商業電影路線,但進院線與美國大片《美國隊長3》“廝殺”正面臨“票房失利”。澎湃新聞的報道顯示,5月6日在全國院線公映,排片量不足1%,僅100多萬的票房,這個成績作為院線電影可以說非常“糟心”。

那么,這次片尾曲版權風波又該如何得到圓滿解決呢?Oyoung到底是何方神圣?可能又是一筆糊涂賬。

國產電影配樂只占總成本1%

值得注意的是,國內電影音樂制作成本遠遠不到歐美標準的8%,曾有業內人士透露比例僅僅在1%左右,差距甚遠的同時也意味著電影音樂的市場潛力巨大。

根據PwC的報告,來自電影行業的營收2015年全球為883億美元,而北美地區的票房收入為111億美元,中國為68億美元,英國19億美元,日本18億美元。顯然,中國電影市場的勢頭之猛,坐上全球電影市場的老大位置指日可待。

在2015年中國440.69億的總票房中,國產影片收入票房271.36億元,占總票房的61.58%,遠遠超過了海外片38.42%的份額。曾有業內人士估算,即按電影總投資8%的比例,這塊配樂制作的蛋糕也能有5億元左右(如上圖所示)。

但是,國產電影的配樂投入通常只占總成本的1%,曾為《花千骨》、《軒轅劍》、《錦繡緣》等多部影視原聲的制作及發行推廣的太合音樂集團CEO劉鑫就表示,根本就在于影視制作公司尚未意識到配樂的重要性,因此投入偏低。劉鑫介紹,在投入偏低的大背景下,如果碰到拍攝超支,這筆錢還極可能被制片方縮減。

我們列舉了一些國外的Tips,供電影片方及行業人士參考,歡迎給我們留言評論:



     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微信號"musicbusiness"。

 

音樂就是電影的靈魂,演員和臺詞都無法做到的,但它卻做到了。有時候簡單的幾個音符,不需要任何語言,就簡單的一個表情,就知道他要說什么,沒有什么比這更好了!

音樂是上帝賜給人類最好的精神食糧。
因為一首原聲,記住一部電影。
因為一首原聲,記住一個演員。
因為一首原聲,記住一段真情。
音樂可以讓人崔然淚下,也可以讓人喜樂忘懷。
他可以是感人



他可以是悲傷


他可以是深情

他可以是純真

他還是。。。。。。。









50部電影中的經典配樂(更新至70部電影配樂)





《與狼共舞》原聲專輯中(The Buffalo Hunt)

《獅子王》原聲專輯中(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第一滴血》原聲專輯中(It's A Long Road)

《空軍一號》原聲專輯中(The Parachutes)

《蝙蝠俠:黑暗騎士》原聲專輯中(Why so serious?)

《變臉》原聲專輯中(Face On)

《星際大戰》原聲專輯中(Star Wars Main Title )

《菊次郎的夏天》原聲專輯中(Summer)

《殺手沒有假期》原聲專輯中(Prologue)

《征服天堂——哥倫布1492》原聲專輯中(Conquest Of Paradise)

第七頁:

外星人E.T》原聲專輯中(E.T. (The Flying Theme)

《硫磺島來信》原聲專輯中Main Titles)

2012年12月更新

《沉睡者》原聲專輯中Sleepers at Wilkinson)

《達芬奇密碼》原聲專輯中CheValiers de Sangreal)

《盜夢空間》原聲專輯中Time)

《遮蔽的天空》原聲專輯中(The Sheltering Sky Theme)

《美麗心靈》原聲專輯中(A Kaleidoscope of Mathematics)

2013年4月更新

《夢之安魂曲》:Requiem for a Tower

《她比煙花寂寞》: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

《獵鹿人》:Cavatina
 

夢之安魂曲Requiem for a Dream(2000)海報 #01


 

 大家現在聽到的試聽曲Requiem for a Tower是選擇自當年紅極一時的巨片《魔戒2-雙塔奇兵》的預告片中的背景音樂。史詩般大氣磅礴的旋律,快得讓人喘不上氣的節奏,讓魔戒2的預演大獲成功,讓無數影迷翹首以盼,可以說背景插曲Requiem for a Tower的作用功不可沒。不過,Requiem for a Tower這首曲子并非為魔戒的預告片所原創,而是改編自2000年同名影片《夢之安魂曲》的主旋律。
 2000年的影片《夢之安魂曲》Requiem for a Dream,是導演達倫·阿羅夫斯基首次執導的一部影片,這是一部風格獨特的令人心悸的作品。影片根據休伯特·塞爾比1968的小說改編而成。阿羅夫斯基以其狂熱的、充滿想像的、令人震撼的獨特視角,描述了四個人滿懷希望又充滿失落的悲劇生活。阿羅夫斯基的御用配樂師Clint Mansell所作的配曲可謂是本片中最大的亮點之一,堪稱完美。整個配樂分為夏季、秋季和冬季三個樂章。在有著濃厚黑色基調的電影作品中,影片的配樂自然也很沉迷、壓抑,尤其是Winter這部分,充滿了痛苦與不可自拔的絕望感。英國前舞曲樂隊Pop Will Eat Itself成員Clint Mansell將電子、搖滾、工業之音和現代先鋒音樂糅合成一劑迷藥,從夏到秋再到冬,惟獨沒有春天,和電影的主題十分貼和。演奏者是古典、先鋒音樂四重奏The Kronos Quartet。整個配樂的靈魂便是那段經典的重復變奏電子組合樂段,也就是片中不斷在幾個序曲以及尾章Lux Aeterna中重復用到的節奏,一次次幫助畫面將劇情推到高潮,從頭到尾扣人心弦,讓觀眾所有注意力被吸引而無法自拔。這首曲子備受贊譽,《魔戒2-雙塔奇兵》預告片的背景音樂就用的是這首曲子,不過Clint Mansell進行了重新編曲,節奏感更強,更加大氣磅礴,曲名也更改為“Requiem For A Tower”,也就是我們現在試聽的這個版本,這首曲子專門收錄在Clint Mansell特別制作的專輯之中。Requiem for a Dream這首曲子可以說是Clint Mansell的頂峰之作,被無數電視節目、電影預告、游戲CG所采用過,除開《魔戒2》,其他還有電影《迷走星球》、《達芬奇密碼》、《巴比倫紀元》以及電視劇集《迷失》LOST等等。

 

勇敢的心

James Horner(詹姆斯·霍納)為電影《勇敢的心》創作的配樂,電影中當Wallace第一次約會Murron時候出現的配樂,隨著一段跳躍著的歡樂的節奏,表現兩人愛情的 主旋律是如此的令人心曠神怡,電影中這對戀人一起在山岡上眺望著遠方的日落,配和的音樂悠長而婉轉。

 

 

貧民窟的百萬富翁

 

Latika's Theme作為電影《貧民窟中的百萬富翁》中的原聲配樂,與影片的背景和情節做到了密不可分,為此片獲獎無數立下汗馬功勞;金球獎最佳電影配樂,就是對此最好的證明。

 

燃情歲月

 

James Horner (詹姆斯·霍納)在電影《燃情歲月》中的Legends Of The Fall。他的交響樂配樂的功力完全展示出來,并且巧妙而有精彩地運用了日本的洞簫來表現出電影里的印第安文化的色彩,將電影的主題原原本本地展現在觀眾眼前,塑造由布拉德皮特扮演的男主角特里斯丁,很好地表現了他內心時而寧靜,時而狂野那飄忽不定和瀟灑不羈 的個性。

 

 

泰坦尼克號


Rose是《泰坦尼克號》整張專輯中我最喜歡的一首,這首音樂出現的時候就是ROSE和JACK站在船頭接吻的那段音樂,隨著一段優美的洞簫開頭,整個曲子都由女聲哼唱著,Sissel的音色在這里發揮到極致,出色的電子合成配樂讓人不禁聯想到那灑滿陽光的大西洋洋面上,一艘巨大客輪的船頭,兩個年輕男女 擁在一起......

辛德勒的名單

 

Remembrances,從曲子的名字就知道了,這是一首充滿了回憶和歷史獨白的曲子,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中,人所感受到的不光是隱隱的傷痛,更是對那段歲月的反思,這種平和、婉轉和美麗的旋律,如同流動在胸間的一股連綿不斷的清澈的泉水,內斂而深情。

殺死比爾1

 

 

由鬼才導演昆汀·塔倫蒂諾指導的這電影,其配樂往往令人印象深刻。昆汀·塔倫蒂諾的顛峰之作《殺死比爾1》的電影配樂同樣受到很多樂迷的追捧。其中由 日本老牌搖滾樂手Tomoyasu Hotei 作曲并演繹的《Battle Without Honor or Humanity 戰斗與榮譽和人性無關》是最為激情昂揚的曲目,該配樂中運用到吉它、鼓聲等樂器營造出一幅動感的畫面。這首配樂大家應該很熟悉了,《變形金剛》中也曾用它來作為配樂,另外在《韓城攻略》中也有用到過。

 

魔戒二部曲:雙塔奇兵

 

Evenstar是電影《指環王之雙塔》中相當柔情的一首配樂,這首由女聲輕唱的音樂空靈而美麗,是整個專輯中難得一見的細膩感情的刻畫的作品,仿佛就是精靈公主愛爾雯對阿拉岡輕柔的訴說,令人心曠神怡。

美國麗人

 

“Any Other Name”是電影《美國麗人》的配樂,Thomas Newman(托馬斯·紐曼)在影像與旋律上的情感絲絲入扣,鉤住妙不可言的基調。散發一份用音符關懷影像的細微情感。

 

天使愛美麗

 

這首曲子是電影天使愛美麗的原聲碟Amelie from Montmartre中的一首,曲名叫Comtine D 'un Autre Ete: L 'apres Midi。這張專輯的每首曲子都可以說是經典之作,層層疊疊的鋼琴、小提琴、手風琴、鼓聲、口琴…構成自成一格的異想世界,低吟時像打在湖面輕泛漣漪的細雨,輕盈時便化作跳動的水瓢,音符簡潔短促,主旋律帶出一次次變奏,旋律就這般悠然蕩漾。而這首Comtine D 'un Autre Ete: L 'apres Midi在鋼琴聲中流淌出一種來自歲月的靜謐,令人遐想無窮。

教父

 

《教父》第一集的配樂是整個“教父三部曲”的音樂基礎,它由“意大利音樂教父”尼諾·羅塔(Nino Rota)完成。這是一張具有濃郁古典風格的電影配樂,其中的多首曲目彌漫著意大利的西西里風情,而且各種舞曲風格的交融給這張唱片增添不少亮點。其電影原聲帶中,“愛的主題曲” (love theme)早已是一首風靡全球的情調音樂。

 不可饒恕

 

Claudia's Theme來自電影Unforgiven,曾經很長一段時間用來做睡前音樂。古典吉他勾勒一份愁緒滿懷的無奈悲情中西部豪情蛻變成更多的孤獨感觸,給電影Unforgiven留下深刻且動人的旋律印象。旋律中的情感濃度掌握都潛藏著一份高貴的氣質與風雅,值得細細咀嚼。

 

 

 

尹天仇:去哪里啊?
柳飄飄:回家。
尹天仇:然后呢?
柳飄飄:上班。
尹天仇:不上班行不行?
柳飄飄:不上班你養我啊? 
尹天仇:…… …… 我養你啊!       

這段近乎于調侃卻又充滿真情的表白,以及隨后柳飄飄在出租車上一塌糊涂的淚水,在一首輕快而浪漫的旋律完美地襯托下,成就了周星馳電影中的又一個經典,為無數觀眾留下了一個無法忘卻的美好回憶。

        這首曲網上有二個版本,一個是《Here we are again》,另一個是《On and on》,但該曲和這兩首來自于《悠長假期》的曲子區別是相當明顯的,并不能因為其中的某段旋律相似就畫上等號。不過我相信《喜劇之王》中的這首曲子和以上兩曲還是有相當的淵源,至少是脫胎于他們(大家可以在《悠長假期》的原聲碟中找到這兩首曲子)。我曾經懷疑過這首曲子是某位大師從Cagnet那里剽竊了部分靈感,不過在仔細地看完《喜劇之王》的End Credit之后,我確信了這首曲子的來源。這是日向大介為《喜劇之王》量身改編的曲子,不僅如此,《喜劇之王》的粵語和國語主題曲都是由日向大介一手包辦的。

 

 

 

 

 

時間機器

 

Godspeed是電影《時光機器》中最后一首音樂。是個人非常喜歡的一首曲子。Klaus.Badelt很會用民族音樂來煽情,這首曲子的前半部分如同白雪般純凈而柔和,也可以形容為如同山泉般地清冽,而后半部分則氣勢恢弘,為電影結尾很好地烘托了氣氛。

 

 聞香識女人

 

這首Por una cabeza來自電影聞香識女人(女人香),中文名《一步之差》或《只為伊人》,是一曲帶有貴族氣質的小提琴曲。整首音樂在艾爾帕西諾精湛的演奏下委婉、激蕩,盡現了探戈舞曲的精制。一首曲盡,而腦中的旋律揮之不去,猶如一場沒有盡興的舞蹈,永遠只差最后一步。

 剪刀手愛德華

 

《剪刀手愛德華》一部帶有童話式浪漫溫馨色彩和憂傷的悲劇式結尾的電影,配樂大師Danny Elfman這首 “Ice Dance”的主題原聲配樂,如同它的名字一樣,“雪之舞”——相信看過電影的人都能被它打動,它完美的契合了電影童話 式浪漫的一面——在節日溫馨的氣氛中,對著飄雪的窗口它會將你帶入夢中才會出現的美麗仙境.

蒂凡尼早餐

 

《蒂凡尼的早餐》是一部經典電影,本片除了有優雅美麗、閃閃動人的奧黛麗·赫本外,主題曲“月亮河”更是讓人難以忘懷,其婉轉低回的旋律柔美悅耳,逼人深思。在影片中,奧黛麗·赫本坐在窗前拿著吉它的原唱,細膩地傾訴她的夢想,更成為一個令人難忘的經典場景。

 

天堂電影院

 

意大利音樂大師Ennio Morricone以返璞歸真的色調,結構單純卻真情至性的音樂配器與編曲,深刻的詮釋出一股懷舊的思緒與情懷,“Cinema Paradiso”是電影《天堂電影院》的主題,恬適淡雅,無數美好的時光與令人懷念的歲月,就像一位忠實的朋友,靜靜的陪伴 著小鎮居民走過數十年的滄海桑田與悲歡離合,音樂直探人心,余韻纏綿。

時光倒流七十年

 

Somewhere in Time...這是愛情電影史上最經典的配樂之一,John Barry為電影《時光倒流七十年》的主題音樂,這首蕩氣回腸、 溫柔多情、纏綿悱惻,卻有帶著一絲淡淡憂傷的音樂,最終和本片一樣成為了經典,主題音樂悠然響起,動人心弦的鋼琴聲伴著主人公慢慢走向前,穿過從屋頂斜斜的逆光,他站在她面前,面對那張熟悉的面孔,他終于找回了自己的最愛..

西西里的美麗傳說

 

在西西里的美麗傳說中,Ennio Morricone以溫暖飽滿的交響樂章醞釀源遠流長的情感。主樂章Malena慨然哀愁、叫人迷醉依戀,女子撩人風情、小男孩成長點滴就這樣掉進生動與感動繽紛交集的音符世界。

海上鋼琴師

 

《海上鋼琴師》絕對是1999年最不容錯過的電影原聲帶之一,可以和天使愛美麗原聲大碟相媲美,也可謂是首首經典。Ennio Morricone以深情飄逸的典雅曲風,又一次擄獲觀眾與樂迷的心。The Legend Of The Pianist作為專輯中的一首,將主題由遙遠的懷念,變化出開闊飛揚,閃亮興奮的神采,以燦爛興奮的神采揭開了一個傳奇故事的序幕。

走出非洲

 

I Had A Farm In Africa是《走出非洲》的主旋律,是電影配樂大師John Barry的又一名作。這一旋律具有一種典雅高貴的品質,節奏舒緩流暢、旋律優美動人。透過音樂我們似乎可以感受到大地的律動、萬物的呼喚和泥土的芳香,把一片神秘的土地描繪地心曠神怡。
 

純真年代

 

 

    電影的配樂,導演邀請了當時的配樂界的大佬Elmer Bernstein(埃爾默·伯恩斯坦)操刀。Bernstein不負眾望,他以典雅端莊的曲風,一方面妝點出高貴的上流社會的浮華形象,同時也著重于展現情感描寫的深刻性,勾勒出壓抑糾結的情感與愁緒。配樂曲調格調優美,氣質傷感,在典雅堂皇的樂章中,流露出壓抑著感情世界的無奈與遺憾。Bernstein對主人公情緒的拿捏的極為貼切,動人的主題旋律,將不可能有結局的無奈感情,表現的著實扣人心弦。《純真年代》配樂是很優美高雅的一張大碟,很容易令人不由自主地,跌入一股美麗卻無奈的哀愁中。

(The Age Of Innocence)是電影的主題旋律,由著名的猶太小提琴大師帕爾曼演奏。這是一個十分成功的作品,與同年的《鋼琴課》或《辛德勒名單》相比,可以說是不分軒致的佳作。
最后的摩根戰士

 

“The Kiss”出自電影《最后一個莫希干人》,由 Trevor Jones 和 Randy Edelman 兩位音樂家連手創作. 男女主人公在戰爭間隙感情爆發的場景,兩人長達近3分鐘的吻戲由這首充滿凱爾特音樂風格的 The Kiss完美地表現出來,風笛不斷地重復一個旋律,并配合有節奏的輕輕的鼓點,慢慢地背景音樂中弦樂的聲音越來越大,小提琴奏出愛情的主題,纏綿而動人......

濃情巧克力

 

《濃情巧克力》整張原聲大碟是女性配樂大師Rachel Portman 的力作,她擅長在小提琴與沉穩的木琴中跳躍著風格強烈的銅管音符,并適時抹上一些民族色彩, 勾勒出浪漫動人的氣氛感受。不過這里這段鋼琴曲只是電影里一段配樂,并非原聲大碟中收錄,但是同樣精彩,動人心弦。

阿甘正傳

 

Forrest Gump Suite是《阿甘正傳》的主題音樂,如同那根白色的羽毛在空中不定的飄浮,時降時起,鋼琴跳動著奏出清 新的音符,這段音樂如同阿甘的內心世界一樣,簡單、純潔、天真、爛漫,背景中小提琴輕輕地伴隨著,然后一組弦樂開始演奏著主題旋律,鋼琴則變為伴奏,主旋律隨著飄過馬路的那羽毛變的歡快,幾個干脆而清新的鋼琴音符結束這個美麗的開始。

愛情故事

 

《愛情故事》是世界電影史上最經典的愛情電影之一,曾獲最佳原作配樂金像獎。這首配樂是原聲大碟中最后一首,當男主角在漫天大雪中坐在體育場看臺上,回想 著與妻子過去的時光,鏡頭逐漸拉遠,留給觀眾的是無盡的唏噓和傷感.....如果有曲子只憑它的音樂符號就能刺痛所有人內心深處,那么應該有這首“愛情故事”吧。

美麗人生

 

“Buon Giorno Principessa”(早安!公主)來自電影《美麗人生》,這是一個愛情與親情的主題,是一首清淡優雅的抒情小品,含蓄而真摯,透著溫暖的質感和明亮色調。在影片中最動人的一刻,莫過於在集中營中,男主角帶著稚子,偷偷用廣播呼喚愛妻,傳達父子均安的消息。

黃金三鏢客

 

The Good,The Bad and The Ugly是同名電影《黃金三鏢客》的主旋律,是一向富于求新和實驗精神的配樂大師Ennio Morricone為影片配樂注入了勃勃生機和豐富的內涵的力作。電影音樂史上又首次出現了甩鞭聲、由男聲合唱出的戲謔音效,以及加弱音器小號怪誕、調侃的音色。

鋼琴別戀

 

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 (“心靈渴望歡樂”)是電影《The Piano》(鋼琴別戀)的主題配樂,由作曲家麥克爾·尼曼(Michael Nyman)創作。這一主題旋律揭示了不會說話的女主角心中埋藏著的熾熱情感和她的全部人生體驗,以及她對于自己視若生命的音樂的無比熱愛。優美動聽的鋼琴旋律貫穿整部電影。更襯托出故事中愛情的凄美,激情的澎湃,以及親情的溫暖等等。

 

西亞圖夜未眠很浪漫的片子,喜歡漢克斯和梅格瑞恩表演。  
梅格瑞恩一直給我純真甜美感覺

變形金剛

 

 

“Arrival To Earth”這首配樂就是大家找了很久的汽車人降臨地球時候的音樂,而且是官方發行的原聲大碟中的版本,其氣勢就不多說了,也是全片最精彩的音樂之一。
 

無恥混蛋

 

在這個充滿悲劇色彩的場景里,這首名為Un Amico的充滿溫情的曲子多少顯得有些不合時宜。但此時如果沒有這樣一段音樂的映襯,相信這個電影情節在大家的心里留不下那么深的印象。Un Amico是意大利語,有男性朋友的意思。此曲為莫里康為影片《轉輪手槍》所作的配曲,被昆汀引用到自己的影片《無恥混蛋》中,Un Amico在該片中的價值,也遠遠大于它的原始出處了。

白電王

 

Theme From Powder選擇自《閃電奇跡》原聲碟第一曲

這是一部與觀眾交流心靈的電影,音樂的推動作用不可小視。Jerry Goldsmith在《閃電奇跡》中大量采用了抒情性的背景音樂,極大增加了影片的感染力與畫面的沖擊力。在影片的結尾,Powder奔向閃電、融入在閃電之中。在這一部分配樂的使用堪稱完美,配樂經歷了從舒緩到高潮再到舒緩的歷程,那種細膩、寬廣、升華的感覺,展現了Powder那不平凡的人生旅程。

鐵血將軍巴頓

 

 當巴頓那段著名的粗話連篇的訓話結束之后,影片開始。伴隨著鏡頭徘徊在荒蕪蒼涼的北非沙漠上的,是一段壯麗、充滿激情的進行曲。這首曲子,很好地呈現了巴頓將軍的性格特質。進行曲由管風琴出場,表現了他虔誠的宗教信仰;輕快的號角,表現他是一個極富浪漫主義氣息的軍人;短笛和小鼓演奏的高亢激昂的軍樂,則表現了他是一位充滿激情、為戰爭而生的軍人。Jerry Goldsmith為電影所作的這首序曲“Main Title”,在襯托巴頓將軍身份的同時,也具體呈現了巴頓向往彪功的雄心。這首作品是Jerry Goldsmith寫過好的主題之一,即使在那個電影交響樂大行其道的時代,《巴頓將軍》的配樂也堪稱典范。恐怕也只有氣勢恢弘、包容萬千的交響樂,能配得上巴頓將軍了。憑借此曲,Jerry Goldsmith獲得了43屆奧斯卡最佳配樂的提名,雖然沒有拿下金像獎,但手法的成熟與洗練仍不愧大師風采。

 亂世佳人

 

 “Main Title”是《亂世佳人》配樂中最具代表性的曲子,也被叫做“Tara`s Theme”(泰勒莊園主題曲),是影片開始時候的序曲,同樣也是該片的主旋律。這段歌頌莊園的磅礡樂曲,象征在大時代的風云迭起中,土地與家園仍是人心的依歸,樂曲深具鼓舞人心的力量。影片結尾時,面對已然荒廢的家園,女主人公郝思嘉站在大樹下期盼明天,雄壯的主題音樂隨之響起,心中再次油生對美好明天的堅強信念。時至今日,這首曲子仍然是我們最為熟悉的電影配樂之一,電視中只要在介紹《亂世佳人》,那么這首曲子一定伴隨左右。

  拯救大兵瑞恩

 

"Hymn to the Fallen",我們可以理解為“陣亡將士的挽歌”。這首《拯救大兵瑞恩》的主題曲,以低沉舒緩充滿蒼涼之感的旋律,一開始就將觀眾的思緒帶回到1944年6月6日那個充斥著血與火早晨。伴隨著老年瑞恩老淚縱橫地注視著米勒上尉的墓碑、伴隨著奧巴馬海灘上被血水染紅的海浪無情地拍打著陣亡士兵們的尸體,這段音樂無疑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震撼。作為該片的主旋律,該片中的很多配樂都脫胎于此。

入殮師

 

 

《入殮師》(Okuribito)原聲碟的第14和18首,分別是《Ave Maria》和《Memory》。第一首《Ave Maria》(圣母頌,也譯作萬福瑪麗亞)是圣誕之夜,大悟為社長拉奏的那首曲子。經久石讓改編的巴赫的曲子,由大提琴慢慢引入,低沉的樂音猶如在緩緩講述沉重的故事,而1分20秒之后,鋼琴的加入使得低沉的大提琴的節奏明顯加快,并且和鋼琴相互交織。配合大悟在雪山背景下拉提琴的鏡頭,可以說是本片的高潮之一。

 

第二首曲子《Memory》是大悟在為30年沒有見面的父親做入殮的時候的背景樂。舒緩低沉的樂音,猶如記憶之河的緩緩流淌。70歲的父親,在窮困與孤獨中死去,遺物只有一個箱子,手中還攥著承諾兒子的石頭,大悟的淚水奪眶而出,心存30年的芥蒂煙消云散,曾經模糊的父親的臉龐在大提琴舒緩的背景曲中漸漸明晰起來,大悟把父親手里的石頭,放在妻子隆起的肚子上,未出世的孩子,與已過世的老人,通過這樣的方式,交流著愛的信息。這首曲子,也是大悟父親喜歡的那首曲子,曾經多次在片中出現,也是該片的主旋律。

危情十日

 

     改編自斯蒂芬·金的驚悚小說《Misery》的同名電影(中譯名“危情十日”)于90年上映。由詹姆斯·凱恩飾演的受傷的暢銷書作家保羅被自己瘋狂加變態的超級書迷安妮囚禁在家中,被要求按照安妮的意愿完成一部小說。因為不滿足新書主人公命運的安排,安妮對保羅施以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折磨。而失去行動能力的保羅唯一的武器,便是筆下的主人公“Misery”。絕望中的保羅開始投入地通過寫作來分散安妮的戒心,并與之進行周璇。當影片進行到1小時9分的時候,一段著名的插曲出現了。這是一段柴科夫斯基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旋律雄壯而恢弘,可以說有點激動人心。伴隨著輪椅上的保羅在打字機前不分晝夜地創作,這段旋律給同樣的在熒屏前觀眾絕望的情緒中注入了一股希望與活力。

     另外說一句,《危情十日》中采用的名曲不止這一首,在安妮用鐵錘砸斷保羅雙腿的時候,背景音樂卻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貝多芬第十四號升C小調鋼琴奏鳴曲——「月光」,真是難以置信。

雨人

1988年的奧斯卡金像獎影片《雨人》,描述了一個手足情深的故事。一心想獲得遺產的弟弟查理從醫院拐走了患有自閉癥的哥哥雷蒙,以期能更改遺囑。唯利是圖的查理在長途旅行中卻對雷蒙逐漸產生了手足之情,由起初的疏遠粗暴到最后分別時的依依不舍。劇情并不復雜,但影片卻獲得了眾多觀眾的喜愛,其原因就在于影片中反映出了一種感人至深的人間真情——手足之情比金錢更加值得珍惜。

        很多朋友在觀看影片的時候,都注意到了一段在影片中多次出現的音樂。當查理駕車帶著雷蒙在鄉間公路徘徊的時候,當查理最后在火車站送別雷蒙的時候,這段配樂都伴隨左右。這首名為On the road的配樂,是整部影片的主旋律,節奏明快,帶有明顯非洲風格的電子配樂,卻令觀眾感動至深。而由此曲派生出來的End credits,旋律稍緩,曲風更加深沉,出現在影片結束的時候,兄弟倆頭碰頭的離別告白、在火車站的依依惜別,在這段音樂的烘托之下,讓無數人淚流滿面。

《雨人》是Hans Zimmer首度向好萊塢扣關的配樂作品,但在這張原聲帶中只收錄了兩段Hans Zimmer的原著音樂,On the road便是其中之一。其余的8首全是導演巴瑞·李文森在電影中采用的歌曲,由于在電影中既成歌曲的選用占了不少的配樂比例,Hans Zimmer發揮的配樂篇幅原本就不多,可以說《雨人》的原聲帶是一張導演的電影原聲帶,并不是配樂家的電影原聲帶。雖然發揮的篇幅有限,但表現仍十分搶眼,Hans Zimmer也因此首度獲得奧斯卡最佳原著音樂提名。

羅密歐和朱麗葉

 

 

 1968年版《羅密歐與朱麗葉》由大導演費里尼執導,這部家喻戶曉的名作劇情我就不多說了。影片由Nino Rota(尼諾·羅塔)擔綱配樂。Nino Rota對配樂的定位是通俗易懂,著力表現纏綿悱惻的愛情,浪漫中帶著傷感的旋律,讓人不禁充滿遐想。這部電影我沒有看過,但是電影的主旋律“Love Theme from Romeo and Juliet”已經成為電影音樂的經典旋律,許許多多電視節目中反反復復地引用借鑒抄襲過,誰敢說自己沒有聽過呢?
 

1942年夏天

 

“The summer knows”旋律舒緩而優美,是整部電影的主題旋律,也是影片的結尾曲。它被填詞后,成為眾多實力派歌手爭相灌錄的流行音樂經典。

 法國作曲家Michel Legrand(米歇爾·勒格朗)為該片擔綱配樂,他是一位出色的爵士樂作曲家,《往事如煙》的配樂自然而然地展現出爵士樂的特色,憂郁而動聽,這樣的風格,恰好與影片的主題相合拍。勒格朗的配樂本身就是一段故事,為影片的情節作出了完美的陪襯和烘托,因而勒格朗憑借《往事如煙》的配樂獲得了1971年奧斯卡的最佳配樂獎。情人節

 

The Proposal / Trying To Tell Her選自情人節電影原聲專輯一首

情人節電影原聲專輯是由艾美獎配樂大師 約翰.戴布尼配樂最新嘔心瀝血之作

《情人節》由蓋瑞馬歇爾執導,本片匯聚知名的帥哥美女明星,以交錯糾葛的七條故事線,述說一群人在洛杉磯情人節當天所發生的浪漫趣事,他們也因此覓得愛情的真諦。

 

 

壯志凌云

 

“Top Gun Anthem”是電影《壯志凌云》原聲大碟中為數不多的配樂,相比較那些膾炙人口的電影歌曲,這首描繪清晨航空母艦在朝陽的照映下,工作人員忙著準備戰斗機起飛,飛行員們走向自己的飛機的電子音樂顯得出類拔萃。

 

再見列寧

 

該片的配樂是由法國的Yann Tiersen擔綱,從作曲到鋼琴演奏都由其一手操辦,同時他還動用了相當一部分的歐洲古樂。他是一個總能將歡笑與痛苦融入到音樂之中的藝術家。他曾經為《天使艾米麗》擔綱配樂,所以當電影主題曲響起的時候,你仍然會感受到一絲艾米麗的氣息。不過,與《天使艾米麗》中那悠然、輕快的氛圍相比,《再見列寧》的配樂讓人剛到一絲傷感。鋼琴變奏曲《Summer 78》作為電影的主題曲,流瀉的琴音,暗示時間好似流水,隨節奏快慢緩急表達出影片的情緒,并且總是在兒子為營造假相而四處奔波的時候響起。鬧劇的畫面在憂傷、壓抑的音樂下,卻讓人笑不出來。伴隨著女聲的淺聲吟唱,觀眾反而陷入了劇情的漩渦之中。


 

加勒比海盜:黑珍珠號的詛咒

 

 

(加勒比海盜1)專輯中的第二曲“The Medallion Calls”和第三曲“The Black Pearl”,是整個海盜三部曲的主旋律,Klaus Badelt帶領Hollywood Studio Symphony這支專為好萊塢電影擔任配樂的樂團,在十足專業的演奏下,透過陰郁的提琴聲、悲柔的弦樂聲、急促的鈴響鼓擊、凝重的哀悼曲式,為觀眾奉獻了一部氣勢磅礴的史詩般的配樂盛宴。

火戰車

  

 這首曲子,是Vangelis(范吉利斯)1981年為英國影片《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 )所作的配曲。《烈火戰車》是一部體育題材的勵志電影,通過二位年輕人之間的競爭,展現了超越各人、民族、國家乃至信仰的奧林匹克精神。但不少評論認為這部影片缺乏通俗性、表現含蓄、臺詞文學化……,甚至被認為是“20個在任何時代都被過分高估的電影”之一。不過,不管這部電影的褒貶如何,大家的共識是,影片的配樂比電影本身精彩得多,猶如神作。

獵殺U-571

 

2000年的大片《U571》配樂卻讓人耳目一新。整個專輯的配樂一掃傳統潛艇片的陰霾情緒,旋律明快而富有朝氣,伴隨著鼓點的管弦樂氣勢磅礴,讓人心情澎湃,水兵們的勇氣、責任與信念表現得淋漓盡致,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聽覺盛宴。我在看《U-571》電影的時候便迷上了其中的主題旋律,后來“踏歌行”的End Credits 為我找到了mp3版本,前些天在VERYCD找到了ape版本,高興啊,呵呵。順便提一下,很難相信,《U571》的配樂作者Richard Marvin在圈內默默無聞,但是,他卻寫出了一部讓大師們汗顏的作品,雖然他之后的作品也平平淡淡,但是已經足夠了,因為一部《U571》,讓整個世界記住了他。

 

角斗士

 

《角斗士》電影原聲大碟中的第3首The Battle,體現了古戰場的浩大,Hans Zimmer在這段里主要選用的進行曲的演奏方式,這段音樂的弦律氣質在戰場氣氛營造上所展現出的是作曲家非凡的功力,交響樂所演奏的軍隊進行曲式的配樂具有強勁的爆發力,古典音樂在這里對戰爭的描寫顯得非常精彩。

勇闖奪命島

 

  該曲出現在《勇闖奪命島 》影片開始的時候,漢默準將帶領的陸戰隊員襲擊美軍彈藥庫奪取VX神經毒氣彈的時候其背景配樂就是這首曲子。作為一部動作影片的配樂,如何配合影片的動作場面與剪輯是首要目的。該曲在與這部電影的配合方面做得非常突出。作為電子音樂配樂翹楚的Hans Zimmer將電子合成器的震撼效果與管弦樂隊的大氣磅礴結合得天衣無縫。急促的旋律,搭配緊張的劇情,讓觀眾簡直得透不過氣來。緊張之余,該曲也流露出悲壯豪邁之情,從最開始的奪取導彈、到后來的三角洲突擊隊登機前往惡魔島、到突擊隊和叛軍在澡堂激戰被全殲,該曲都數次出現,極大地烘托了影片的場景氛圍,的確讓人難忘。

碧海藍天

 

THE BIG BLUE OVERTURE選自碧海藍天原聲大碟其中一首 ,一開始是宛如海洋般深邃的空間,用沉緩的弦樂帶出了主旋律-由GILBERT DALL’ANESE吹奏的SAXOPHONE。SAXOPHONE并不是一下就沖進來,而是漸漸的、有些遲疑的。但進入之后又像是帶出了一個更開闊的世界,能讓人淡淡的徜徉在這個空間中。可是突然似乎又有了變化,整個音樂幾乎停頓了下來,不過之后再由類似鐘音的聲音帶回了原本的自在......

本片的配樂非常的有名,獲得過1989年的愷撒獎,在發燒友當中也備受推崇。在浩如煙海的電影原聲音樂中堪稱上乘之作。曲作者是Eric Serra(呂克 貝松的御用配樂人)。本片是呂克 貝松和Eric Serra早期合作的作品,所以商業味還不是很濃,除了少量情節化的變奏外,就是大片大片的藍天碧海和宿命式的夢幻感。據說Serra為作這出配樂,還被呂克 貝松每天拉著去潛水,硬是被逼得從旱鴨子變成了潛水好手,也許正因為如此Serra才會寫出如大海般湛藍憂郁的音樂。

 黑鷹墜落

 

 

配樂來自大師Hans Zimmer,這位來自德國的作曲家可謂作品頗多,精品不乏。1987年開始為電影寫配樂,既有石破天驚,角斗士,加勒比海盜中的大氣磅礴,也有戀愛假期中情話的纏綿。
    而這張為黑鷹的配樂中我個人最喜歡片尾的Minstrel Boy,風琴和低吟聲交織,送走了那些在戰爭中逝去的士兵,如同在戰役結束時,號兵吹起熄燈號為離開的兄弟送別。


 

與狼共舞

 

《與狼共舞》原聲專輯中,有不少出彩的樂章,如第十首“追獵野牛”(The Buffalo Hunt)就給人一種西部疆域特有的驚心動魄。高潮迭起、起伏交錯的旋律配上影片表現的那幅萬牛奔騰、你追我趕的刺激場面,其效果是令人震撼的。

John Barry為史詩巨片《與狼共舞》創作的音樂代表了作曲家的最高藝術成就。他運用弦樂和管樂交織出的悲壯豪情和流露出異族的神秘哀怨,讓人無法忘懷。

獅子王

 

《The Lion King》原聲音樂是由著名音樂人埃爾頓·約翰作曲,蒂姆·萊斯作詞,取自動畫電影中的歌曲和增加的三首新歌。此外,還加入了南非作曲家雷波、馬克·曼奇納、杰·里夫金、茱莉·泰默、漢斯·齊默合作完成的音樂。

《獅子王》的音樂是西方流行音樂同美洲音樂的獨特聲音和節奏的融合,其中《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和《Shadowland》榮獲奧斯卡音樂獎。

第一滴血

 

《First Blood》原聲碟中第11首配樂是電影《第一滴血》主題歌“It's A Long Road”的配樂版,這首由DAN HILL演唱的歌曲充滿了哀傷,是當年風靡一時的電影歌曲之一,Jerry Goldsmith在用音樂刻畫蘭博這個退伍老兵的時候,用一首深情款款的音樂,述說著老兵們辛酸的歷史。

空軍一號

 

《空軍一號》在動作配樂的表現上,其實是十分典型的Goldsmith風格,主題旋律“The Parachutes”一出場,就已經覺得好像看到星條旗在飄揚了,當然,用這么美國夢,這么威武昂揚的主題旋律來描寫美國總統或空軍一號,Goldsmith不但是年度最佳電影音樂救火員,還可以當選年度最愛國的作曲家了。

蝙蝠俠前傳2:黑暗騎士

 

Why so serious?選自《The Dark Knight OST》電影原聲碟中第一首

影片中配樂小丑主題的噪音音樂,“懷舊”風情的蝙蝠俠主題樂,將影片的氣氛一次又一次的推向高潮。漢斯·季默和詹姆斯·牛頓·霍華德的合作非常完美,配樂時而陰郁消沉,時而雄渾悲壯,尤其是原聲中的“Why so serious?”和“Like a dog chasing cars” 
變臉

 

Face On選自《Face Off 》原聲碟第一首

星球大戰

 

Star Wars Main Title選自《Star Wars Phantom Menace: Ultimate Collection [Score]》原聲第二首 
Star Wars Main Title 星際大戰主題曲在John Williams的神奇音符之下開場音樂一響起,整個人仿佛就超光速般的瞬間被拉到外太空中二十幾年來,沒有任何一部科幻電影的配樂比得上星際大戰系列說得更夸張一點,是沒有任何一部電影的配樂比得上星際大戰系列

菊次郎的夏天

 

 久石讓為《菊次郎的夏天》創作的電影主題曲《summer》是影片的一大亮點,也是奠定全片的情感基石。久石讓運用大提琴的獨奏,帶著一種夏日的清新與自然為影片拉開了帷幕。隨即在鋼琴和大提琴的交相演奏下,為孩子們的暑期生活作了鋪墊和陳述,將故事的主人公天真無邪的正男和地痞混混菊次郎——帶入場景。充分利用音樂輕快的節奏和無里頭的表演方式交代了人物的性格和故事前史。
 

殺手沒有假期

 

電影開始的鋼琴曲Prologue很美,讓看過電影的人印象深刻

《殺手沒有假期》這部英國電影的原聲音樂是由美國人Carter Burwell所做,而他正是科恩兄弟的御用作曲家,所有科恩兄弟電影的原聲音樂均是由他創作。

1492年,克里斯托弗·哥倫布

 

 

《1492: 征服天堂》這張原聲碟1992年發行的是希臘先鋒電子作曲家Vangelis電影配樂的最廣為流傳的代表作。他以極具現代感的電子交響樂完美地再現了500年前哥倫布等探險者歷盡驚濤駭浪、致命病毒以及種種艱難險阻的洗禮最終到達新大陸的悲壯故事,它的音樂充滿了史詩般的壯麗輝煌和宏偉氣勢,堪稱九十年代最成功的電影配樂之一。
 

外星人

 

《外星人E.T》的這首“E.T. (The Flying Theme)”優美而充滿了想象力,John Williams上世紀80年代或者可以說上世紀最經典的音樂之一。它簡直就是專門為完美主義者而作的,里面的每一部分都無懈可擊。這段音樂出現在電影中外星人E.T用自己的超能力帶著騎自行車的孩子們飛起來的時候,是電影史上的經典畫面。

 

《硫磺島來信》的主題音樂Main Titles和很多戰爭電影選用交響樂表現主題的模式不同,采用的輕柔的鋼琴演奏,在我們面前展現的是無數戰爭中年輕士兵那孤獨、恐懼的心理。

 

 

電影的主旋律名為“郵差”(The Postman),曲調輕靈優美,樂韻悠遠飄揚,仿如習習清風拂過,顯得輕松愜意,但聽仔細些,安詳中似乎夾雜著一絲淡淡的苦澀,它將一種溫厚的感觸輕輕滲透入心,就象電影故事帶給我們的感受。與我們常聽到的奧斯卡獲獎配樂相比,《郵差》的原聲音樂結構并不復雜,也不追求恢弘浩瀚的氣勢,反而象音樂小品或民謠般簡潔可愛,鄉土氣息濃郁,表達出返樸歸真的心境。這種音樂氛圍,在細微之處彰顯人情溫暖,與電影故事的主題配合得絲絲入扣,這就是它的高明之處。

 

達芬奇密碼

 Hans Zimmer的CheValiers de Sangreal是《達芬奇密碼》原聲之一,采用了大型管弦樂來營造獨特的宗教歷史氛圍。配樂的結構并不復雜,大部分時間是在重復同一旋律,但音調和節奏都伴隨著旋律的層層遞進逐漸升高和加強,在配樂的后端高潮部分加入了男女和聲,伴隨急促的背景弦音,為影片的緊張與懸疑增加了推力。這段氣勢恢弘厚重的配樂,為我們翻開了那段充滿著謊言、欺騙、殺戮的沉重歷史,也顯示了因為信仰和無畏的存在,使歷史真相在經歷了無盡的磨難之后,終于得到了解答,冤屈得到伸張,那一刻的感情升華,伴隨著配樂的高潮部分,給觀眾的心底帶來深層次的震撼與感動。CheValiers de Sangreal的出現,極大提升了影片的感染力,是《達芬奇密碼》整部電影配樂中的點睛之筆。

盜夢空間

 

《盜夢空間》電影的結尾音樂(Time),就是影片結尾“各位盜夢者從飛機中陸續醒來……那一刻……真的能設身處地的感受眼前的一切是現實?還是夢境呢!《盜夢空間》原聲注重深沉 音樂帶給緊張的氣氛。這電影厲害之處有很多,相對于攝影、故事、表演這些炫目的東西而言,音樂倒像是隱藏在巨人身后的小精靈一樣,冷不防地給你來上一下,冷汗直冒又大呼過癮。漢斯·基默在音樂設計上,顯得格外注重深沉與疑云重重的陰謀主題,大多數的時候,我們聽起來太沉悶幽暗了,浩大的銅管特質和綿密緊湊的電音手法,基本上仍是精彩刺激的冒險樂章,加上極為出色的錄音水準,氣勢上確實如虎添翼,但直到(Time)的出現,才將配樂拉抬出一點令人覺得緊張興奮的氣氛。非常棒。豪情四兄弟

 

本片的曲作者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ams)在音樂界享有盛譽。至今為止,他共獲得過27次奧斯卡提名,5次獲獎;18次金球獎提名,3次獲獎;;13次格萊美獎提名,9次獲獎。而在其他電影節上所獲得的獎項更是不計其數,許多著名影片的背景音樂都出自他的手筆,例如《拯救大兵雷恩》、《失落的世界》以及星球大戰系列等。由于這部影片的內容頗具爭議性,所以未曾被各大電影節的評委看好,只有威廉姆斯獲得了奧斯卡的最佳音樂獎提名,而他的音樂也確實為本片增色不少。看過此片,給我印象最深的是結尾處四兄弟獻給馬田娜的那支歌,輕松而歡快,一掃整部影片的沉悶氣氛,而這支Sleepers at Wilkinson曲子也正是影片剛一開始四兄弟悠然的躺在樓頂時響起的音樂。整部影片以歡快的音樂開始,又以歡快的音樂結束,但其中所帶給我們的沉重又非言語所能表達。約翰在此片中用大提琴做主調,給人以深沉、渾厚之感,前半部分的音樂沉悶、壓抑,好似在煉獄中期待光明的到來,后半部分的音樂急促、豪放,給人以緊張之感,讓人心弦激蕩;結尾處則歡快、明亮,大有揚眉吐氣后的爽朗。
 

美麗心靈
 

  James Horner(詹姆斯·霍納)這位曾經為電影《泰坦尼克號》制作過配樂的大師為我們用音樂搭建了一座通向神秘復雜的數學王國的橋梁, 生動表現出了一個精神分裂的數學天才豐富的內心世界。James Horner擅長于使用氣勢宏大的管弦樂以推動情節和氣氛的發展,而在《美麗心靈》中,他用管弦樂的交響效果勾勒出了另一種風景——一個數學家的內心:寒冷、陰暗、冥思苦想,游離在現實之外,囿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這是一個分裂的精神世界,也是一座清冷的音樂殿堂。只有在走到盡頭的時候,你才會發現其中最美麗的風景。由James Horner擔綱的《美麗心靈》原聲配樂獲得當年奧斯卡最佳配樂提名,雖然最終敗給了Howard Shore的《魔戒Ⅰ》,但并不能否認的是這的確是一部為我們刻畫出了一個美麗心靈的佳作!
 

 片頭曲"A Kaleidoscope of Mathematics"(數學的萬花筒)由快速重復造成繽紛印象的鋼琴和管弦,配合女聲吟唱,成為貫穿全片的主題,音符激起豐沛層迭強度更大的變奏,形象地表現出了拉塞爾·克洛所飾演的數學天才陷入腦部幻覺和實像間的沖擊。

 

 

 

 不記得在怎樣的場景下,我聽到了一段旋律,那是一首真正可以讓人心碎的曲子。我想哪怕是在初春的暖陽下,在滿心歡喜的時候,一聽到那首(The Sheltering Sky Theme)曲子,我也會被無可救藥地拖入一片冷寂之中。在那個沒有互聯網的年代,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搞清楚它的名字和出處,原來它也是出自貝托魯奇與坂本龍一的合作。那部電影叫《遮蔽的天空》,或是譯作《情陷撒哈拉》,我從來沒看過,充滿絕望的劇情,再加上坂本那令人心寒的配樂,我怕我承受不起.


1999年的英國影片《她比煙花寂寞》Hilary and Jackie是一部頗有爭議的傳記性影片。導演安南德·圖克爾以大膽挑戰的手法,演繹了盛年早逝的英國大提琴家杰奎琳·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e那天才而悲劇的短暫一生。 這首《埃爾加大提琴協奏曲》又稱《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是影片自始至終的主要插曲之一,同時也是影片主人公杰奎琳·杜普蕾一生中演繹的最為出名的曲子。該片配樂獲得當年奧斯卡最佳原配音樂獎,全片的音樂均由杰奎琳·杜普雷當年的錄音配成,其中尤其是她在片中發現她的姐夫又悄悄去和她姐姐杰珂親熱時她在客廳拉的音樂,如暴風驟雨般,淋漓盡致地展現出她的內心。就象匈牙利大提琴家斯塔克第一次聽到杰奎琳·杜普雷的演奏時說:“象她這樣所有復雜矛盾的感情都投入到大提琴里去演奏,恐怕根本活不長.

   
獵鹿人中的著名插曲,不過首先需要要說明一下。很多朋友以為這首曲子的演奏者John Williams 是著名的配樂大師約翰·威廉姆斯,其實不是的,此約翰非彼約翰,這位同名同姓的約翰·威廉姆斯(John Christopher Williams),是著名的當代古典吉他大師,而非那位我們熟悉的好萊塢配樂大師約翰·威廉姆斯(John Towner Williams)。


      和同為越戰題材的奧斯卡獲獎影片《野戰排》相比,1978年的《獵鹿人》淡化了戰火紛飛的大場面,而著重刻畫了戰爭對人物內心所造成的永久創傷以及那日久彌深的陣痛。在這部注重描摹戰爭于心境深處淤痕的影片中,配樂起到了相當精妙的輔成作用,那一首出現在上戰場之前于家鄉獵鹿和回憶往事時的配樂,以憂傷動聽的旋律籠罩了那種無奈而凄楚的境況,不僅具有觀影帶入性,且回味悠長。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