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論曲譜 > 音樂論文 > 正文
蔣孔陽:孔子的美學思想
2015-10-26 14:20:48 發表 | 來源:學術月刊

 
 
  我今天不談孔子的其他思想,專門講孔子的美學思想。我們要了解孔子的美學思想,先要了解孔子是怎樣一個人。
 
  孔子是什么樣的一個人呢?他是中國古代的大圣人。中國的古代圣人很多,但是最有名的是八大圣人: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這八大圣人。這八大圣人中孔子是最后的一個,也是地位最低的一個,因為其他的圣人都是帝王,周公雖然沒有當過帝王,但是也當過實際上的執政者。孔子不僅沒有當過帝王,連小官也沒當上。說白了,他跑來跑去,周游列國,想要當官,結果什么官都沒當上。因為他當不上官,他只好收幾個門徒,靠私家講書來維持他的生活,這給孔子帶來了很多好處。第一,他走向了民間,懂得了民間的疾苦;其次,他因為私家講學,打破了過去“學在官府”的局面。孔子不僅成了中國第一個私家講學的人,他還開創了中國第一個顯學“儒學”,成了中國的“萬世師表”。在從政方面,孔子是失敗了,但在著述方面他卻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他以前中國的學術是偉大的,在這基礎上他開創了以后的中國的學問。司馬遷在寫孔子思想的時候,對孔子贊不絕口,他這樣說:“天下君王至于賢人眾矣,當時則榮,沒則已焉。孔子布衣,傳十馀世,學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折中于夫子,可謂至圣矣!”這就是說,在司馬遷看來,中國的帝王很多,有學問的人也很多,但都是活著的時候了不起,死了也就沒什么了。而孔子則以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傳了十多代,天下有學問的人都尊奉他為師,所以孔子才真正稱得上圣人,是至圣。孔子這種至圣的地位,二千多年以來不僅沒有衰落,而且是越來越高,影響越來越大,他真可謂是一個大圣人,他是中華民族的民族魂。
 
  我們今天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要珍惜中華民族的榮譽。孔子偉大的思想,我們要認真地學習、研究與繼承,并加以發揚光大。像孔子這樣一個偉大的人物,我們看他的美學思想,先要看他的人生態度。孔子的人生態度,有一段話可以說明。人家問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孔子說:“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這段話說明孔子一方面是一個自強不息的人(中國的知識分子一般是失意了就比較消極);另外一方面,孔子是一個非常樂觀的人。他一生不得志,周游列國,去宣傳自己的理想以實現自己的抱負,但是處處碰壁。他自己說道:“向吾適宋之衛,困于陳蔡,累累乎若喪家之犬也”。雖然他到處碰壁,但是他仍然樂觀。他自己說他“樂以忘憂”,在快樂之中把憂愁忘記了,他不要憂愁,要的是快樂,這是他很大的一個特點。他在陳、蔡被圍,仍然“弦歌不絕”。他的大弟子顏淵生活很苦,孔子贊美他說:“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顏淵生活很苦,旁人覺得他應該很悲苦,而顏淵卻很快樂。孔子既然贊美顏淵,就說明他非常欣賞顏淵在窮苦的生活當中仍然過得很快樂的生活態度。有一次他和他的弟子們談志向。有的說我要做官,有的說我要發財,有的說我將來要做“小相”,就是我們現在開會的“司儀”,對這些孔子都沒表示贊同,他最贊同的是曾點的志向,曾點說:“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孔子對曾點的這種以審美的態度來游玩觀賞春色的志向,非常贊同,這說明孔子喜歡快樂樂觀。他自己喜歡音樂,一生差不多是音樂歡樂的一生,聽到美妙的音樂《韶樂》,就“三月不知肉味,不知為樂之至于斯也”。他看到一個嬰兒,天真爛漫,眼睛大大的,就非常高興,形容這個嬰兒“就像《韶樂》升起來了,演奏起來了”;他演奏《yǒu@①里操》,一遍遍地演奏,直到最后,從音樂中想象出文王的樣子及性格;他對音樂非常陶醉,用音樂來使他的生活變得快樂;他會彈琴,會鼓瑟,會唱歌;他向別人學唱歌,一遍遍地請別人唱,直到他完全弄懂。所以孔子這樣一個人,就是音樂的一生,快樂的一生,充滿了樂觀精神的一生。孔子以快樂的生活態度對待人生,以快樂的態度著述、工作。他有句很有名的話,叫做:“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在“知、好、樂”這三者當中,他認為最高的人生境界是“快樂的人生境界”。我覺得孔子這句話講得很有道理,一個人在生活中如果感覺不到快樂,那么這個人他一定發現不了豐富的生活規律;一個人如果在工作和學習當中感覺不到快樂,而是愁眉苦臉,這個人一定工作得不好,學習得不好,更談不上創造發明。創造發明都是在興高采烈,喜氣昂揚,大腦興奮的時候產生出來的。孔子這個人是在快樂當中創造發明,把書著好,把生活過好,這就是孔子的美學思想整個的出發點。他的美學思想就是“智者樂水,仁者樂山”。他能到處感到快樂,到處感到美,以快樂的態度去發現美,又用審美的態度去尋找快樂。我們認為這種審美的態度和快樂的思想,是孔子美學思想的最大的特點。受了孔子的影響,我們中國過去的知識分子當時尋找“孔顏樂趣”,就是尋找孔子和顏回的樂趣,尋找他們為什么那么快快樂樂。這是中國過去的知識分子精神上的很高的一個追求。由于尋找“孔顏樂趣”,他們能夠做到安貧樂道。陶淵明的詩也是因為受了儒家的影響。西方的美學,從柏拉圖開始,就追究什么是美。中國的美學,不是談美不美,而是談樂不樂,快樂不快樂。從孔子開始,以后的荀子、莊子等都追求樂不樂的問題。再一個是追究快樂,他的快樂不是我們所說的相對論,他的快樂是一種真知灼見。所以我覺得中西的一個差距就在這里。
 
  中國古代的美學思想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文學藝術,這就是快樂、樂趣;另外一個方面就是行為規范,就是我們的行為職業當中所遵守的“禮”。中國古代的美學思想就是把“禮”和“樂”兩者結合起來所形成的一種“禮樂思想”。兩千多年以來,一直占統治地位的就是“禮樂思想”。這種“禮樂思想”最早提出,最早把它系統化,就是孔子的功勞。在孔子以前,“禮”和“樂”都受到重視,但是這兩者還是分開來講的,談禮光談禮,談樂光談樂,兩者分開。到了孔子之后,把“禮”和“樂”這兩者統一起來,聯合起來,形成一個系統的體系,成為“禮樂思想”。孔子在《論語》當中,不斷地提到“禮樂”,“聞之于禮樂,節之于禮樂”等等。“禮樂思想”是孔子開始提出的。我們要談孔子的美學思想就要從他快樂的人生態度看到他的“禮樂思想”。他的美學思想就是以“禮樂”為中心講出來的,涵蓋著文學藝術。
 
 
  作為“禮樂”,我們簡單地講,就是簡明化的這種“禮樂”。古時候音樂包括歌、舞、樂,作為文學藝術都包括在樂里,這種文學藝術和典禮結合在一起,成為典禮化了的音樂。典禮化的音樂,就是在致謝、答禮的時候由音樂和舞蹈多次來進行伴奏。古時候國家大事經常是通過祭祀來進行,通過舉行大典來進行。在進行的時候,要創造一種莊重、肅穆、威嚴的氣氛,這種氣氛由音樂來造成。我們今天上午祭孔會場的氣氛就挺莊嚴。不同的音樂演奏有不同的氣氛,在古時候舉行祭典的時候,不同的祭典有不同音樂的演奏,不同音樂的演奏就有不同的氣氛。另外一方面,古時候舉行一些大的活動的時候,它要有一個節奏和程序,這個節奏和程序由音樂來指揮,所以古時候任何一個序幕都是伴隨著音樂來進行。例如接送尊者,尊者來了,進門的時候,要奏什么樣的音樂,要唱什么樣的歌,都有規定。然后升階的時候,還有規定,奏什么樣的音樂,用什么樣的節奏。上第一道菜要奏什么音樂,要唱什么歌也有規定。古時候人的行為、生活等各個方面都是和禮樂聯系起來的,由禮樂規定了秩序,它就容易堅持。禮和樂是相互統一的,離開了禮,音樂就沒保證;離開了音樂,禮就空了,也就沒法繼續。所以禮和樂相互統一,相互平衡,然后就形成了社會的有序。正因為古時候講究禮樂和禮樂的思想,也就成了孔子美學思想產生的基礎。孔子不僅對音樂很喜歡,而且對禮也很有興趣。今天我們到孔廟去參觀的時候,《圣跡圖》里邊也表明了孔子從小時候就非常喜歡學禮,他小時候和一般小孩玩耍的時候,就“常陳俎豆,設禮容”。孔子從小對禮和音樂都很愛好,長大后,他對禮樂有了更深的研究。可以說他的一生都是圍繞禮樂到處奔波,他要推行周代的禮樂思想,以改變當時“天下無道”的局面。他的這種禮樂思想內容很多,對后世的影響也很大。下面我準備對孔子的禮樂思想和它對后世的影響簡單地談幾個方面。
 
  首先,我們知道禮這個東西在生活當中,對國家的大事來講都是很重要的。禮實際上就是國家的大事。把禮樂結合在一起,就是說我們的文學藝術,我們的音樂要為國家大事服務。國家的大事是政治生命,因此以禮樂為中心的禮樂思想就強調文學藝術要為政治倫理思想服務,強調文學藝術具有濃厚的政治倫理色彩。我國古代的美學思想強調文學要經世致用,要愛國愛民、憂國憂民等,這些都是孔子禮樂思想的一個表現。我在最近堅持這種表現人類感情的看法。但是毛主席和孔子他們堅持的不僅是感情,他們更重視和國家政治倫理相結合的政教風化,也就是和政治分不開的,并不單純表現主觀感情。中國古代的先哲把它歸納為這種表現術,和西方的再現術和模仿術相對立起來,我覺得不完全正確。中國的先哲要文學藝術為政治服務,這是中國很重要的一個傳統,要言之有物,要和教育和政治風化結合起來,這種理論我們應當說并沒有什么錯,而且在中國美學思想當中應該是屬于優秀的傳統。但問題是,在藝術發展的過程中,這種為現實服務越來越狹隘,越來越僵化;這種為政教風化服務越來越偏激,越來越違反人性,把人的一切歸結到狹隘的政治當中,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直到后來只知道做官,只知道為政治,對于一些優秀文學作品進行歪曲的解釋。比如,《詩經》里面的《關雎》、《卷耳》明顯的是單純的愛情詩,但是在孔子的“禮樂思想”全面化的解釋過程中,變得面目全非,對中國的文學藝術造成了不良影響。我們對于孔子的禮樂思想要從它的來源上看,要肯定它的優秀的傳統方面。另外,對它所造成的不良影響和帶來的糟粕我們要否定,不能因為他是大圣人就加以原諒。我們應該以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加以具體分析,符合我們今天社會主義精神文明需要的,我們就要加以吸收;不符合我們社會主義精神文明需要的,我們就加以拋棄。

 
 
  孔子的禮樂思想由于強調國家大事,要以國家的規范為規范,所以它就要求文學藝術要有一定的標準。孔子一生都是為了樹立這個標準,在文學藝術方面他表現為一個是刪詩,一個是刪樂。為什么古代的名著《詩經》,他要重新加以篩選,從幾千首當中選出305首?他在選擇的過程當中有一個標準,就是“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刪樂,就是對音樂加以篩選,他也有一個標準,真正的目的是把雅、頌樹為標準,要反對非雅、頌的東西。這個標準是怎么來的,就是來自于禮,要合乎禮。合乎禮的他同意,不合乎禮的他反對,“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孔子刪詩就是以禮為標準,刪樂也是以禮為標準,符合雅、頌的加以肯定。像《韶樂》,孔子最贊成,他說《韶樂》“盡善矣,又盡美矣”。孔子聽到《韶樂》后“三月不知肉味”。對“鄭聲”他是堅決地加以反對,他把“放鄭聲、遠佞人”相提并論。“佞人”用今天的話來講就是小人。“鄭聲”是什么東西呢?鄭國在當時居于天下之中,交通發達,商業繁榮,各國新興的音樂首先集中在鄭國,鄭國是新興音樂的來源。但是孔子不看音樂本身,而是以雅頌為標準,他以符合不符合雅頌的標準為尺度。雅頌是帝王的音樂,“鄭聲”就是地方的新興音樂,不符合他的標準,因此他加以刪除。以我們今天來看就相當于現代音樂和古代音樂。我們今天看,不管你現代音樂也好,古代音樂也好,你只要是好聽,思想健康,我們都贊成。在孔子時代,不僅孔子、孟子、荀子,而且絕大多數思想家,他們對古樂和今樂都是分得涇渭分明,都是反對今樂,擁護古樂。孔子有他積極的一面,也有他保守的一面,在反對“鄭聲”這件事上,他就比較保守。這是第二點,就是孔子的美學思想的兩個標準。詩歌和音樂的標準,實際上是一個標準。
 
  第三點,關于孔子的禮樂思想,我還想談一談。樂要為禮服務。但是“禮”這個東西在古代,特別是在東方,是和地位結合在一起的,和等級結合在一起,不同地位、不同等級的人要行不同的禮。孔子在他的“禮樂思想”中也主張等級制度。古時候,天子行什么樣的禮,諸侯行什么樣的禮,大夫行什么樣的禮,士行什么樣的禮,一般老百姓行什么樣的禮,都有規定。一般的老百姓就是靠年成吃飯的人,年成好就多吃點,年成不好就少吃點。普通的老百姓不能參加祭祀,不能參加行禮,因為“禮不下庶人”,一般的老百姓不要“講禮”。天子和士這幾個等級當中規定得比較嚴格。像舞蹈,每一個等級有幾隊都有規定。天子用的舞蹈是八yì@②舞,用六十四人排成八個小隊,諸侯四十八人,大夫三十二人。你不符合這個標準,就不能用。古時候演奏音樂把磬掛起來時,天子四面懸,諸侯三面懸,大夫兩懸,士是特懸,就是一面懸。古時候掛樂器的時候也有嚴格的規定。孔子主張禮樂思想,他對音樂的演奏規格看得很重要,季氏“八yì@②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在這種正統思想支配下,孔子當時的美學思想就講究身份、講究氣派。講究威嚴、講究富貴。中國古代的美學思想除了老莊這一系列人物以外,以儒家為主的美學思想他們講究這些東西。孔子“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座”。溥儀寫的《我的前半生》說:“慈禧太后吃飯,她面前要有一百道菜,這一百多道菜慈禧太后只吃一點,她并不是為了吃,是為了擺她的架勢。”中國古代美學思想就是講究富貴,講究氣派。我們到故宮去參觀,可以看到,故宮的建筑高屋頂、高臺階、大支柱等等都是氣勢磅礴。像太和殿,周圍的廣場有三萬多平方米,三萬多平方米過去沒有一棵樹,一根草,就顯得莊嚴、威武,人走進去就有一種不敢喘氣的感覺。中國古代美學思想在禮樂思想指導下有這樣一種特點,講究富貴。故宮里邊所有的東西,它的花草都不是真花真草,都是用珍珠、玉石等貴重的東西做成的。國王要表明他是真龍天子,柱子上是龍,房子上是龍,凳子上是龍,桌上是龍,到處是龍,就組成了一個龍的世界。禮樂思想在后世的發展與孔子的美學思想結合在一起,這是第三點。
 
  第四點,我想談談孔子的禮樂思想具有很強的人情味,很重視感情,強調人性。孔子、荀子、孟子等人的書中都把文學藝術歸結為人的感情。禮和樂是相輔相成的,禮是為了維持秩序;樂是調和人的感情,有了禮就使人有秩序,有了樂上下就會齊心,樂在里面把禮加以人情化。西方的美學思想也重視感情,但是他們重視的是真理和心理的準則,所以他們就重視快感、情義,有的人甚至把感情當成一種無意識的本能沖動。我們中國古代在孔子的禮樂思想指導下,一方面重父子感情,但是在另一方面,這種感情又不是一種本能的意愿,而是與政治倫理相互融洽、相互溝通的一種感情。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我們中國的禮樂思想能夠由古人根據人情的需要來制定。所以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美學思想要比西方的美學思想高一點,更懂得感情的辯證法,這是我講的第四點。
 
  第五點,我講的是中國在孔子禮樂思想的指導下,我們的美學思想追求的不是人與自然的對立,而是人與自然的綜合、調和,達到平衡、協調。以文學藝術調和社會矛盾、人身矛盾以及各種新的矛盾,在古今中外都這樣。但是西方他們怎么調解?他是強調沖突的方面,或者是人戰勝自然,人克服了無知的束縛,然后取得個人的自由。在中國古代,以孔子為主的禮樂思想在人與自然的矛盾沖突當中,人要與自然達到和諧同步。也就是說人在自己“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這樣一個過程當中,先進行自身的修養,使自己各方面都得到了充分的發展,然后再“治國、平天下”,使自己盡至人之心,然后可以盡吾心,然后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與天地往來,達到與天地同源的境界。以孔子為代表的中國儒家先要在自我方面達到平衡,各個方面加強修養,然后與外部的自然達成一種和諧。西方他們的宇宙觀和人生態度是像歌德講的沒日沒夜地去開拓生活與自由,然后才能夠對生活與自由的享受。中國不是這樣,中國是要贊天地之化育,與天地精神同往來,與天地同源。天地人三才,人在天地之中,人要以自己的修養來貫通天地,與天地和平共處,達到相互和諧。這是中國的人生態度,在禮樂思想的指導下,追求和諧,以達到整個宇宙的和諧。
 
  最后我還想談一點,孔子不僅是大思想家,而且是大教育家。他在教育當中所要達到的目的就是禮樂。孔子提出一個“成人”的思想。我們今天有“成人教育”,就是大齡、超齡青年繼續受教育。孔子提出的“成人”的條件是什么呢?《論語·憲問》篇記載:“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就是他的幾個學生中,臧武仲很聰明,知識很多;公綽之沒有什么過分的要求,比較安分;卞莊子比較勇敢;冉求多才多藝,但是這些人都不能算是“成人”,要想當“成人”的話還要“文之以禮樂”。像我們今天一個人有了智育、德育、體育、勞育,還不能算是全面發展的人。全面發展的人要加上美育。孔子說的“成人”也就相當于我們今天所說的全面發展的人。我們今天要提倡美育的目的就是要全面地發展人、培養人。孔子當時也是要以禮樂的方式來教育人,讓儒士們成為全面發展的人。他又說:“先進于禮樂,野人也;后進于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他這里所說的“先進”是指普通老百姓,所說的“后進”是指當官的,不管你是老百姓也好,當官的也好,只要你“先進于禮樂”,那么我就贊成你,我就佩服你,你要不懂得禮樂,哪怕你是當官的,我也不佩服你,不贊成你,所以孔子看一個人是不是完善就看他是不是懂得禮樂。他用禮樂來培養人,他在培養人的時候不分老百姓,也不分當官的,“有教無類”,這在歷史上起了很大的進步作用。古今的教育真正做到“有教無類”的第一人就是孔子,孔子的這種思想是非常了不起的。那么怎么樣用禮樂來教育人,來培養完善的人?儒家的經典《尚書》里有這樣一段話,帝曰:“夔,命汝典樂,教胄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在這里孔子提出了幾對相互矛盾的很高的標準,一個是“直”,一個是“溫”,“直”就是剛直,“溫”就是溫和。孔子說我們通過禮樂,通過音樂來教育人,要把“直”和“溫”統一起來;“剛”與“無虐”統一起來;“簡”與“無傲”、“寬”與“栗”兩個矛盾的道德標準、矛盾的體系,都承認它們,要把它們當成幾對對立的矛盾來進行教育。所以說孔子的禮樂教化的思想,它是要同時注意兩個方面,注意對立面的統一,而不是只注意一個方面。因為孔子這樣提倡,所以孔子對音樂、藝術,像我們剛才所說的,他首先把雅、頌作為一個標準,但他也不只強調一個方面,而是強調兩個方面。“樂而不淫”是孔子的一個評價文學藝術的標準。“樂”就是快樂,“淫”就是過分,并不是淫蕩的意思。做事情過了分都不對,要恰到好處。“哀而不傷”,悲哀可以,但要把各方面關系搞好,不能把它濫用,要有原則。“怨而不魯”,有怨恨是可以的,但是不要達到“魯”的程度。孔子通過禮樂來進行教育,最后的目的是把人的心境、人的道德標準在矛盾當中達到“己和之平,由我親身”。要根據他的親身,有高有低,有長有短。這是孔子教育思想所要達到的目的,使他們真正成為不過分的有所作為的完善的人。關于孔子的美學思想我就談到這兒。


  (編者按:本篇講演據錄音整理而成,蔣先生生前未曾審閱過。蔣孔陽先生是中國當代享有盛名的美學大家。他畢生致力于美學、文藝學的研究和建設,在美學、文藝學基本理論、西方美學、中國古典美學及中西比較美學領域都作出了具有開拓性的杰出貢獻。他提出的以實踐論為基礎、以創造論為核心的審美關系學說,在國內自成一家,代表著世紀之交中國美學的新學派與新水平。蔣先生的學術創獲生前曾多次受到國家與人民的表彰,他虛懷若谷的學術品格與勇于探索、善于獨創的治學精神更為廣大學者所敬佩。在蔣先生逝世一周年之際,本刊發表這篇他在1991年山東曲阜孔子國際文化節上的學術演講,以緬懷他的學術貢獻。)


                    原載《學術月刊》2000年06期 作者:蔣孔陽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