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流行音樂 > 流行音樂人 > 正文
沙寶亮:是流浪者還是歌壇靜妃?
2015-10-19 13:55:21 發表 | 來源:中國音樂網


最近幾乎身邊所有的朋友都在追看《瑯琊榜》,每天大家都會在朋友圈里討論它劇情的進展,以及彼此都喜歡誰,最后意外的發現,在劇中本來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靜妃,竟悄無聲息地爬升至朋友們最愛人物的TOP3!而跳出朋友圈再到其他地方看一看,也發現靜妃的受歡迎程度同樣不容小覷,已經被網友們命名為該劇中“隱藏的終極大BOSS”。
  是的,靜妃的招人喜愛之處就在于:首先她不招人煩,從來都不是那么惹眼,溫和平靜,不爭不怨,只踏實做一枚安靜的美妃子;二是看似無為的她卻蘊藏深厚獨特的功力和高瞻遠矚的大智慧,不動聲色,卻洞悉所有運籌帷幄,一出招便能力挽狂瀾將對手打得潰不成軍;三是她仍然不爭,在她幾乎成了皇帝最信任之人之后,仍然沒有開口討一個六宮之主的位份,而她的好,卻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所有人都記在心里。
  說到這里,我的職業病又犯了,忍不住放眼看了一下我們的音樂圈,竟然腦海里浮現出好幾人的影子,譬如:沙寶亮。
  沙寶亮最初出現在歌壇的時候,確實很不起眼。1995年我第一次來北京,一下飛機就被拉到了先農壇體育館,看了一場國安隊與八一隊的球賽。我本是個完全不看球的人,也什么都看不懂,只是從一進場,就聽到全場大喇叭循環播放著一首歌《國安永遠爭第一》,當時就跟朋友講,咦,這個聲音不錯啊,誰唱的?朋友說,誰知道?管它呢!
 

 
  后來我才知道那個聲音叫沙寶亮,僅僅是知道了這個名字而已。1997年我正式來到北京,加入北漂行列,在南城菜市口的胡同里租住了一間小平房。98~99年間,北京臺常播放一則號召大眾獻血的公益廣告,當中配唱的歌曲《我愿意為你》又吸引了我,就覺得這把聲音結實敞亮,但又富于動感還透著些洋氣,巧的是,沒過多久,有一天我去家附近剛開業的莊勝崇光百貨,一樓的大堂中間有人正在演出,唱的正是這首《我愿意為你》,我不自覺地被這聲音吸引,看了臺上演唱的小伙子,其貌不揚,連唱帶跳,很是賣力,然后聽主持人介紹,才知道,原來,他就是沙寶亮。
  那時的沙寶亮,也是有一身本領,本是北京雜技團的雜技演員,與他如今的老板天浩盛世的周浩是師兄弟,1987年還獲得過法國未來雜技節的雜技金獎,同時還是那時中國最早的霹靂舞高手之一,因為當時的雜技團不景氣,沙寶亮憑著一身舞藝在酒吧做伴舞,1993年偶然的一天頂替缺席的歌手上臺唱了一曲《改變所有的錯》,才讓人發現,他原來還有一副很漂亮的歌喉,從此成了一名搖滾歌手,一唱就是十年,這期間他給戴嬈寫過歌,給葉蓓寫過歌,自己也唱了前面提到的兩首歌,但是一切都是然并卵,就像最初的靜妃,雖有一身醫術,卻不過是個低微的醫女,久在陋巷無人知,那時的沙寶亮也曾帶著自己寫的R&B歌曲找唱片公司簽約,都被拒了,走到2000年他參加北京臺的公益歌曲大擂臺拿下擂主時,別人都還以為他是個新人,實際上,那時他已經唱了七年了。
  但也有句話叫酒香不怕巷子深。正如靜妃后來遇到了林殊的父親林帥,從而入是入宮成了靜嬪,而因為身份低微在皇宮里一直默默無聞的靜嬪,終于還是因為一縷暗香緩解了皇上的疲乏失眠之癥,從而開始受到賞識,逐步升成靜妃,靜貴妃。沙寶亮恰好也有這一縷暗香的幸運。2003年,電視劇《金粉世家》熱播,如今電視劇的劇情或許已經沒有人記得多少了,但不管看沒看過那部電視劇的人,都記住了一首歌,《暗香》,而它的演唱者,正是沙寶亮。
  可以說沙寶亮窮十年之坎坷低落,終于先來了這縷《暗香》,一鳴驚人,一炮而紅,也因此登上中國最會唱歌的男歌手前列的位置。但其實也并沒有多紅,盡管那一年他還一舉拿下了羅馬尼亞國際流行音樂節比賽的最高獎項------金鹿獎,這是迄今為止,中國歌手在國際流行音樂比賽中獲得的最高榮譽。不夠紅的原因還是在于沙寶亮的唱。
  以中國的傳統音樂審美,能唱大歌(指那種旋律起伏跌宕,氣勢磅礴,音域跨度寬廣的歌曲)通常是會唱歌的一個重要標志,很多擅唱大歌的歌手,都很容易被辨識為唱將,若再有幾首很具傳唱度的歌曲,就基本上可以站到歌壇最前列的位置了。男歌手中的劉歡,韓磊,孫楠,女歌手中的韋唯,毛阿敏、李娜、韓紅、那英等,都是如此。沙寶亮當然也屬于他們當中的一位。但也總有不少人覺得,以沙寶亮的唱功,以他的作品的質量,他在歌壇的位置原本可以站得更靠前一些,但縱觀內地歌壇數年發展,沙寶亮總沒能站到最前列的位置。也有業內人士分析個中究竟,認為,雖然和韓磊、劉歡、孫楠等同屬大歌級的唱將,但沙寶亮與他們的區別在于,他們的歌不管跨度怎么大,都屬于大線條的歌曲,雖然音很高,一般老百姓,努力扯把嗓子,也都還能唱得下來,但沙寶亮的歌曲,太多細節上的處理和講究,尋常人很難駕馭,所以在KTV當中,你能隨時聽到人唱孫楠的各種歌曲,但聽到人唱沙寶亮,就相對稀少很多,就因為沙寶亮的歌,偏高端,很難唱。
 
沙寶亮流浪者
1
沙寶亮流浪者

 
  這就又有點像靜妃了,連皇帝都說了,同樣都是皇妃,別的妃子的宮里都是各種奢華富麗,大氣排場,只有靜妃的宮里卻是一派清雅素凈,別有一番講究,即便從靜妃升了靜嬪,她還是堅持這一點講究的。沙寶亮也一樣,他也知道自己的歌難唱不好流行,但人家說了:“我唱歌,本身就不是為了能讓所有人都會唱的。我知道大家對于唱歌這件事情,有不同的需求,有的歌是用來唱的,大家都能唱,一起唱著開心,也有的歌,是用來欣賞的。如果我的歌大家都會唱了,那就不需要我來唱了嘛。”
  后來的歌壇,我們也知道,在《暗香》之后兩年,就進入了選秀時代,全面瘋狂膜拜草根偶像,全面鄙視專業唱功派,看看張靚穎譚維維在比賽時如何被罵就知道了,而像沙寶亮這種唱歌難度那么大那么講究的學院范兒歌手,更是沒了多少市場。但說到學院范兒還真是“冤枉”了沙寶亮,我也是在后來的采訪中才知道,沙寶亮唱的這么好,卻從來沒有正經學過唱歌,并且認為,也根本沒有必要去學習唱歌。那時他說,三寶跟他說過,歌手千萬不要找聲樂老師學發聲,他也覺得確實是這么回事,所以也從來跟任何老師上過一堂課,但憑一副天生的喉嚨和一腔真情流露。
  但我其實對這句話并不以為然,沙寶亮固然沒有跟任何老師上過任何一節課,但生活和經驗其實是最好的老師,是這兩位老師教會了歌手如何識別情感的深淺濃淡,判斷情感的輕重緩急,因此教會了歌手在演繹情感時如何做到細致入微,精準到位。有著天生一副好聲音好喉嚨的人并不在少數,看看四屆的中國好聲音,多少歌壇好苗子啊,但畢竟太年輕閱歷及文化太淺,對歌曲和情感的理解更多還只在淺嘗輒止的層度,始終還是讓人聽著少了那么一點點可以由表及里的動力。
  沙寶亮也許正是在這樣的生活和經歷中學習了太多。在眾生浮躁的選秀年代,沙寶亮轉而投向了音樂劇,也在跟三寶的多年合作中,在他的引導下,從根本不懂古典音樂到成了內地最具古典氣質的歌手,任世事喧鬧,他只做樂壇的一縷暗香。
  而但凡曾經嗅過這縷暗香的人,都不會忘記它曾如何地令人身心舒泰靈魂升華。當我們認真地討論起音樂,討論起真正的演唱,人們還是不會忘掉像沙寶亮林志炫黃綺珊這樣的真正演唱高手,而音樂,不管它曾怎樣的五花八門喜新厭舊,但對于它的基本審美,大眾還是一致的,這也是為什么后來當他們這些人首次登上《我是歌手》的舞臺之后,如何地令觀眾驚艷驚呼歌聲的魅力,如何一舉挽回歌唱界十數年鬼哭狼嚎荒腔走板的墮落之勢。而此時通過這個節目,聽眾們也發現,原來真正的歌唱高手,往往都不會只有一面,就拿沙寶亮而言,他也不是只會一味地深沉唯美幽幽暗香,他也可以民族可以搖滾,甚至可以舞曲,2003年,他賴以拿下了羅馬尼亞國際流行音樂節最高獎的,正是一首充滿拉丁風情的舞曲作品《SINORITA》。
 

 
  而更令人詫異的,則是他今年以流浪者身份參加的《蒙面歌王》。在很多聽眾的習慣思維里,無論是靜雅如《暗香》,遼遠若《鴻雁》又或是搖滾似《死了都要愛》,沙寶亮都是屬于那種大線條,大氣派的歌手。然而這一次的《蒙面歌王》中,換了一副誰也認不出來的流浪者裝扮,沙寶亮一亮相居然唱的是今年《中國好歌曲》中蘇運瑩的那首《野子》!接下來他又唱出了一串如《要死就一定死在你手里》、《斑馬斑馬》、《老爸》這些通常被認為是小眾的、文藝的、另類的,根本不沙寶亮的歌曲,這就很難不讓人又嗅出沙寶亮不為人知的另一種音樂情懷和追求,不僅僅是那種通俗易懂雅俗共賞的規范式流行大歌,那只是他的一種約定俗成的公共標簽,而當可以撕下這層標簽時,他更愿做一回可能隱匿于大眾隱藏于內心的那個真正的自己,那個更自由地,更帶有品質感的自己。這可能也是為什么當巫啟賢問他,更愿意做沙寶亮還是流浪者時,他很堅定地回答,流浪者。
  但如果說沙寶亮僅僅只是選唱了幾首小眾的文藝的歌曲,這其實也并沒有多么可以讓人大驚小怪,我是覺得,沙寶亮在這次《蒙面歌王》中帶給我的驚喜,并不只在于他的這些選擇,更在于,當他選擇了這些情懷為先的作品時,他并沒有把自己的表現只停留在情懷上,作為一個歌者,首先是一個歌者,他用自己的聲音功底和情感經驗,提升了這些原本或因為演唱者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只能表現的基粗礫質樸的歌曲在聽覺呈現上的層級,或者說,提供了另一種表現的可能性。

 
 
  可能也正是因為沙寶亮所體現出的這種既打破常規,又不失本色的演唱表現,在最后與孫楠的歌王對決之時,雖然最終敗北,卻俘獲了更多民意和口碑的原因,這就又成了靜貴妃,雖然她一直沒當過那個皇后,但是誰眼里都清楚心里都明白,她才是真正的六宮之主,無冕之王,才是那個隱藏的大BOSS。
  其實歌壇還有很多這種隱藏的大BOSS,他們與世無爭,與名無爭,爭的只是自己在音樂上對自己的一份認同感和成就感,他們在歌壇不動聲色,只默默鼓動自己內心的音符風云,如今可喜的是,他們不用一直隱身在不那么起眼的角落暗自幽香,他們相繼走上了更為大眾的舞臺,讓更多的人看到他們的堅持和他們堅持的道理以及結果,并逐步接受了他們的這種堅持,當我們終能看到并接受越來越多這種有品質的堅持,當BOSS們都又被公然接受為BOSS,我們曾經喊了多年已經瀕臨滅絕的歌壇,或許便就有希望繼續堅持下去了。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