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曲藝戲曲 > 戲曲 > 正文
《碾玉觀音》:京劇生來就是小劇場藝術
2015-10-02 17:14:56 發表 | 來源:中國音樂網
\
小劇場京劇《碾玉觀音》8月在人藝實驗劇場迎來今年北京最后一輪演出。作為“2015北京優秀小劇場劇目展演”中的招牌戲,唯美、純愛的《碾玉觀音》特別選定七夕檔與觀眾見面。150(VIP)/80/50(學生票)的惠民票價是廣大市民走進劇場欣賞國粹藝術的好機會。
 
京劇生來就是小劇場藝術
 
繼小劇場話劇之后,小劇場戲曲這兩年也成了熱詞,在吸引年輕新觀眾方面成效顯著。其實,北京京劇院2000年就開始了小劇場京劇的創作,十五年來優秀作品層出不窮,正如院領導所說的:“京劇生來就是小劇場藝術,我們不是探索,是回歸。”
 
作為北京京劇院最新力作,《碾玉觀音》呈現出上佳的藝術水準,突現“全科班”、“學院派”風格,和時下很多小劇場戲曲偏重抒發主創個人情懷不同,《碾玉觀音》充分發揮“歌舞演故事”的核心審美,今年四五月份接連十場演出引爆戲迷圈,場均上座率超過95%,成為業界學習的標桿。
 
\
編劇/導演/制作人李卓群
 
身兼《碾玉觀音》編劇/導演/制作人三職的李卓群出身梨園世家,高中就對宋話本中這個人鬼戀故事有著特殊感情,以綺麗文風寫了篇小說《蓮有誓·玉為盟》,夢想有朝一日搬上舞臺。其后她以全國專業第一的成績接連考取中國戲曲學院戲文系本科和導演系研究生,畢業進入北京京劇院工作,繼第一部作品《惜.姣》大獲成功之后,終于有機會開始創作京劇《碾玉觀音》。2014年全國青年劇作家培訓班期間,她的《碾玉觀音》劇本得到專家老師一致贊賞,著名編劇、策劃人史航感動之下,特為男主人公崔寧結尾殉情時加了一句點睛之筆:“崔寧此生無他想,莫棄我一人在這天地中!”戲演至此,觀眾每每墮淚。
 
李卓群從小在戲班泡大,本身又學過表演,對戲曲“歌舞演故事”的特性心領神會,自編自導讓她的創作流程更順暢,個人風格更明顯。《惜.姣》艷驚四座,對這一題材少有的女性主義詮釋曾在業界引發“地震”。《碾玉觀音》讓京劇院領導有信心試水“京劇合伙人”制度,主創技術入股,票房自負盈虧,而李卓群勇敢擔負起制作人職責,通過實打實的口碑,讓這個戲為劇組掙到了錢,同時為自己培養起緊密合作的創作團隊。如今,她正開始第三個戲的創作,《人面桃花》(暫定名)大膽嘗試戲中戲結構,直面戲曲人在特殊年代的命運,并在市場化運作方面有了更深探索。
 
\
以歌舞演故事
 
《惜.姣》寫“人”、《人面桃花》寫“情懷”,《碾玉觀音》重點是在寫“故事”,一個純愛故事,蓮與玉的純美意象貫穿始終。不少看過戲的觀眾笑言,這是戲曲里的韓劇。
 
《碾玉觀音》劇組成員都是京劇科班出身,扎實的基本功讓他們在創作新戲時能夠巧妙化用傳統技法,在傳承的基礎上創新,新舊之間嚴絲合縫,不夾生,不違和,鮮明的京劇標簽之下,有著許多新鮮體驗,比如“策馬揚鞭”時加入了蒙古舞動作,比如在舞臺上創造性地“搭房子”。
 
京劇三大特性(程式性、虛擬性、綜合性)在《碾玉觀音》中得到充分體現。第一場戲崔寧和璩秀秀一見鐘情,認出彼此是兒時玩伴后的一系列舞臺動作:上假山、越池塘、過橋、聞花、游園……整個空舞臺什么道具都沒有,全憑演員手眼身法步和歌舞對唱來表現,這是戲曲的獨特魅力。唯美唱詞也是《碾玉觀音》一大看點,比如這段歌舞并重的男女對唱:
 
“一聲輕喚炊煙晚,兩小無猜行并肩,三生有幸再得見,四目相對續前緣。穿回廊,繞湖岸,憐她裙裾拂落花;過亭閣,踏玉階,戀他修竹映白衫。可嘆我承詔堂前高墻阻,可憐我終身為奴家法嚴。盈盈隔一水,渺渺千嶂山。錦鯉難挽同心結,流云空縈浮萍間……”詩化的語言、明麗的音樂,給觀眾以絕對的審美享受。
\
 
AB兩組各擅勝場
 
與很多戲B組只是“替補”不同,《碾玉觀音》設置了“老生青衣版”、“小生花旦版”兩組陣容。今年四月份的首演,崔寧和璩秀秀是譚正巖(譚派)吳昊頤(趙派),五月份第二輪演出,A組譚正巖(譚派)竇曉璇(梅派)、B組張琎(葉派)索明芳(筱派),不同演員組合讓角色和整個戲都呈現出不同氣質。
 
正巖的崔寧是略嫌高冷的“處女座技術宅”,張琎的崔寧更暖男更家常;吳昊頤的秀秀在“女神”和“女漢子”間自由切換,竇曉璇的秀秀是“軟妹”、“淑女”,索明芳的秀秀潑辣果敢活潑動人,十分接地氣。
 
這次8月20-23日的演出,由于譚正巖拍攝電影《定軍山》,四場都是張琎索明芳的“小生花旦版”。二人繼《惜.姣》中完美搭檔之后,“穿越”到《碾玉觀音》再續情緣,這一次,不再是浪子騙情,不再是怨鬼“活捉”,而是彼此救贖,雙雙不負。
 
各路大咖爭相點贊
 
袁騰飛說:“印象中京劇都是帝王將相,沒想到《碾玉觀音》能演出這么動人的愛情。”
 
郭寶昌說:“我對京劇的現狀很有些失望,主要是老戲中一些觀念和手法,和今天的年輕人距離太遠了,很難讓現在的觀眾接受。可是看了《碾玉觀音》,我對京劇又有信心了,京劇的希望在他們這些年輕人身上。”
 
人文電影《柳如是》編劇導演吳琦說:《碾玉觀音》創演團隊是一群年輕的梨園新銳,但整個觀劇體驗帶給我最大的驚喜卻并不是新,而恰恰是“古”。看得出,這些80、90后的年輕京劇人,在小心翼翼尋求著“繼承”與“創新”的平衡點。

碾玉觀音找新路 推京劇合伙人

今年以來,大陸戲曲界流傳著一個新名詞「京劇合伙人」──北京京劇院的小劇場京劇《碾玉觀音》迄今已演出過2輪,臺前幕后共12個主創、主演成為這出戲的股東,票房收益直接讓這群股東分成。此舉不僅顛覆梨園行200年來的老傳統,也代表著大陸京劇另覓出路,新生代至市場上摔打、接受考驗的決心。
 
2013年在兩岸三地轟動一時的電影《海闊天空》,在大陸、香港片名則是《中國合伙人》,也讓《碾玉觀音》的專案負責人兼編劇、導演李卓群,服裝設計張贏、主演譚正巖等8位演員及2位主要演奏員,被戲稱為京劇200年來的首批「京劇合伙人」,採取「技術入股」伴隨北京京劇院勇闖市場。
 
過去大陸京劇院團演出不論市場反應好壞、票房營收高低,編劇、導演等的創作費及演員、樂師的排練演出費都不受影響。取材自宋話本同名小說,描繪一段凄美的人鬼戀故事,頭一次被改編成京劇的《碾玉觀音》,在北京京劇院院長李恩杰倡議下,成為實現「京劇合伙人」制的首例。
 
李恩杰推動藝術生產「專案制」,院方作為出品單位,只支付前期宣傳、及劇碼制作、演出場租等費用,12位「京劇合伙人」則把創作費、排練演出費,按技術等級、貢獻程度入股。《碾玉觀音》推出后,前40場演出院方分文不取,票房收入直接讓股東分成,票房好壞決定各合伙人的實際收益。
 
「如果京劇一直吃大鍋飯,肯定是一步死棋。這種嘗試前輩們可能不敢做,但我們還年輕,年輕就有不斷嘗試創新的資本。」身為「京劇第一世家」譚派老生第七代傳人,《碾玉觀音》的主演譚正巖認為,「京劇合伙人」模式能讓年輕京劇演員在市場上看到本身的價值,也對自己的藝術表現更負責。
 
即將全國巡演
 
8月20-23日在北京的四場演出之后,《碾玉觀音》將在全國范圍內展開巡演計劃和藝術交流。10月5日至11月7日天津大劇院舉辦的“2015第二屆曹禺國際戲劇節”,《惜.姣》和《碾玉觀音》各演三場,分別作為開幕式和閉幕式演出被邀請;上海12月1日開始的小劇場戲曲節,也邀請了《碾玉觀音》打頭炮。一個新劇目的成功背后,有著縱深的文化現象,《碾玉觀音》的藝術創作和市場運作模式,將為戲曲界帶來新的思考。
\
 
劇情簡介
 
 
南宋臨安,郡王府繡娘璩秀秀與玉匠崔寧青梅竹馬,十年后因趕制貢品偶見,兩下生情。府內失火,秀秀巧被崔寧救下,私定終身雙雙逃奔。皇上見繡品而心悅,宣璩入宮。郡王無奈,只得上稟佳人猝逝,下命郭排軍密查處死。
 
秀秀與崔寧易名改扮,碾玉為生,日間兄弟,夜來夫妻,卻因碾玉一事漸生齟齬。二人被綁回王府,璩秀秀懷身孕而被杖斃,崔寧留活命而斷手筋。郭排軍再獻毒計誘騙崔寧歸家取來孤品造像。
 
璩秀秀精魂不滅復歸家中,與崔寧交拜天地夫妻正名。郡王得況秀秀未死,命郭排軍二次將其尋回,俱遭璩秀秀魂魄怒殺。崔寧尋至王府,見妻鬼形淚語訣別,悲慟際叩首天地,觀音感應,有情人輪回再遇。


視頻:

碾玉觀音全紀錄@CCTV-11《戲曲采風》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