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家 > 音樂大家 > 正文
藝術與智慧永恒 好萊塢配樂大師——約翰·巴里
2015-10-19 16:06:57 發表 | 來源:中國音樂網



約翰·巴里成名于1960年代,在好萊塢配音領域活躍了近四十年時間。這位多產的電影配樂大師為多部《007》電影系列創作了背景樂。盡管他恭謙地對外宣稱《007》電影主題曲的作者是蒙提·諾曼,但影迷依舊把這首曲子看作是他的作品。
 
同大多電影配樂師不同的是,巴里的電影配樂生涯有兩個輝煌期!除1960年代外,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巴里的事業同樣輝煌。憑借《獅子與我》《冬獅》《走出非洲》和《與狼共舞》,巴里拿到了五個奧斯卡獎。
 
約翰·巴里配的《007》背景樂跟影片一樣都是經典之作。音樂盡管商業元素多,卻非常耐聽。他為經典劇情片配的背景樂則擺脫了個人風格強烈的交響樂風格,轉變成了細膩滄桑的感覺。近日,在“酷我音樂盒”這個音樂軟體上重溫大師經典之作,頗感歲月蹉跎,唯藝術與智慧永恒。
 
早期生涯
約翰·巴里于1933年生于英國約克郡,是家中三個孩子里最小的一個。巴里的父親擁有幾家私人影院。巴里十四歲的時候就能自己放電影了,但他對影片配樂的興趣更濃。
 
少年時代,約翰·巴里在位于約克郡的圣彼得中學就讀。圣彼得中學是英國最古老的中學之一,建于公元627年,有著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在那里,他跟約克教堂的風琴師弗朗西斯·杰克遜學習作曲。
 
成年后,約翰·巴里服兵役。他在軍隊樂團擔任了三年樂手。跟隨爵士樂作曲家比爾·魯索(Bill Russo)學了一陣作曲后,巴里萌生了親手創建一支樂隊的想法。1957年,巴里組建了自己的樂隊——約翰·巴里七人組(The John Barry Seven)。這支樂隊迅速躥紅,舉辦了多場巡回演出,并為BBC演奏過電視劇集等節目的配樂。
 
一個偶然的機會,約翰·巴里在BBC跟一位名叫亞當·菲斯(Adam Faith)的歌手相識。菲斯對巴里的事業有著很大幫助,是真正把巴里帶入電影配樂行業的人。憑借新歌,菲斯迅速成為英國樂壇當紅人物。隨后,菲斯打入演藝圈。1959年,菲斯有了出演影片《力竭女孩》(Beat Girl)的機會。菲斯找來巴里為該片進行配樂。巴里初次嘗試為電影配樂便獲得了成功。該片電影配樂居然成了首張在英國發行的密紋唱片。
 
隨后,巴里成了菲斯影片的“御用”配樂師。他先后為菲斯出演的《永不放過》(Never Let Go,1960)和《拼我成人》(Mix Me a Person,1962)進行配樂和編曲,作品同樣備受好評。1959年~1962年間,約翰·巴里還受雇為世界五大唱片集團之一的EMI公司旗下藝人的歌曲錄制配樂。(Mr. Olympia/文,轉載請注明出處)
 
\
 好萊塢配樂大師之約翰·巴里
 
約翰·巴里代表作品年表:
 
2001《密碼迷情》
1998《隨心所欲》
1998《水銀蒸發令》
1997《碧海奇緣》
1995《紅字》《哭泣的大地》
1994《炸彈專家》
1993《桃色交易》
1992《卓別林》
1990《與狼共舞》
1987《黎明生機》
1986《佩姬蘇要出嫁》
1985《走出非洲》《殺人執照》《鋸齒邊緣》
1983《八爪女》
1981《體熱》
1980《時光倒流七十年》
1979《黑洞》《太空城》
1974《金槍客》
1971《蘇格蘭的瑪麗女王》《金剛鉆》
1969《女王密使》
1968《冬獅》
1967《雷霆谷》
1966《獅子與我》
1965《霹靂彈》
1964《金手指》
1963《來自俄羅斯的愛情》
1962《諾博士》
 
步入輝煌
1962年對巴里來說是忙碌的一年。除《拼我成人》外,這一年,巴里還接下了影片《多情的布勞恩先生》(The Amorous Prawn)的配樂、編曲和指揮工作。他的才華得到了極大施展。此外,巴里去了余燼公司(Ember Records)。在那里,巴里開始從事唱片制作工作。此時的巴里不到三十歲,就已經是個聲名顯赫的音樂人了。
 
1962年還發生了一件足以改變約翰·巴里人生軌跡及電影配樂史的事。一部改編自伊恩·弗萊明(Ian Fleming)間諜小說的電影——《諾博士》(Dr. No)正在緊張的后期制作當中,可是制片方對蒙提·諾曼(Monty Norman)創作的主題樂并不滿意。無奈之下,制片人找來了在英國樂壇炙手可熱的青年才俊約翰·巴里。
 
諾曼創作的《諾博士》主題曲是之前為音樂劇《比斯瓦斯之家》(The House of Mr. Biswas)創作的一首歌曲,名為《好兆頭,壞兆頭》(Good Sign,Bad Sign)。這首曲子被棄用后,諾曼把它用在了《諾博士》里。雖然這首曲子的旋律不錯,但味道不對。在巴里的重新制作下,諾曼那段音樂有了強烈的爵士樂風格,并產生了神奇效果。后來這段音樂居然成了經典旋律。不單如此,這首曲子還成了《007》系列影片的招牌主題曲。
 
可是,有關這首曲子的創作者問題始終存在爭議。首先,那段音樂有明顯的巴里個人風格。其次,這首曲子跟巴里從前創作的歌曲《蜜蜂的膝蓋》(Bee's Knees)的調調也如出一轍。盡管如此,《007》系列影片主題曲的署名作曲者始終是蒙提·諾曼。
 
    2001年,諾曼將《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告上法庭,原因是該報1997年的一篇文章聲稱約翰·巴里才是《007》主題曲的創作者。開庭期間,巴里始終站在諾曼一邊替諾曼作證。此外,有證據顯示諾曼跟制片方簽有重要合同。因而最后法庭判定諾曼創作了部分或全部《007》主題曲。可這個判決仍舊模棱兩可,根本沒能給出答案。
 
1963年,當擁有《007》版權的制片人跟著名音樂人萊昂內爾·巴特(Lionel Bart)談好,由他為第二部《007》電影——《來自俄羅斯的愛情》(From Russia with Love)配樂后,制片人驚奇地發現,原來這位音樂大師不單不會作曲,而且不識譜。盡管如此,巴特還是為這部影片創作了一首主題曲。隨后,制片方再度向約翰·巴里求助,邀他跟巴特一道合作創作影片音樂。于是,巴里為這部續集電影創作了配樂。《來自俄羅斯的愛情》里有一些前部作品里重復的配樂,因而盡管這部影片配樂非常經典,巴里本人并不把這部影片里的配樂看作是他的個人作品。
 
跟巴特合作后,巴里跟巴特建立了很好的關系。兩人一起合作,為影片《中間人》(Man in the Middle,1963)創作了音樂。1964年,巴特又向制片人斯坦利·貝克(Stanley Baker)引薦了巴里。巴里有了為邁克爾·凱恩主演的劇情片《祖魯》(Zulu)配樂的機會。《祖魯》一片的配樂證明巴里不僅擅長創作流行樂和爵士樂,而且還具備運用管弦樂創造大型交響樂的能力。
 
此后,約翰·巴里在電影配樂領域逐漸成名,并一發不可收拾。除為《007》系列配樂外,多產的巴里還為許多影片進行了配樂。其中《獅子與我》(Born Free,1966)和《冬獅》(The Lion in Winter,1968)讓巴里拿到了三個奧斯卡小金人。巴里的電影配樂作品還為他帶來了許多大獎提名。
 
約翰·巴里的電影配樂極富個人風格。他喜歡在樂曲里采用緊張的弦樂,并使用大量銅管樂器。但同時,他也是個敢于挑戰自我的改革者。1969年,巴里在《女王秘史》(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里嘗試創新,大膽使用了電子樂器。這一舉動讓他成為影史上第一位將電子音樂融入電影配樂的配樂師。他還在《午夜牛郎》(Midnight Cowboy)里大量使用流行歌手及流行樂,開創了電影配樂的又一先河。
 
巴里最為人熟知的主題曲是為1971年播出的電視劇集《說服者》(The Persuaders!)創作的主題曲——《不幸英雄》(The Unlucky Heroes)。這套電視劇集由托尼·柯蒂斯(Tony Curtis)和羅杰·摩爾(Roger Moore)主演。隨著這套電視劇集的躥紅,該劇主題曲也迅速火遍歐洲。后來這首主題曲還被收入1970年代迪斯科金曲中。而這首曲子的主要樂器是穆格電子琴。
 
1970年代中期,巴里因稅務問題在西班牙居住了一段時間。此后,巴里便開始在位于紐約附近的蠔灣村居住。選擇那里,大概因為那兒跟他的家鄉約克很像。
 
再見,邦德
繼《諾博士》后,巴里為接下來的十四部《007》系列中的十一部進行了配樂。配合影片,巴里創作了變化多樣的華麗音樂,令無數影迷著迷,鑄就了《007》系列的音樂風格。巴里在《金手指》(Goldfinger,1964)的背景樂中混入大量銅管樂器、爵士樂和諸多美妙旋律。因而,這部影片被認為是最完美的“邦德音樂”。《金手指》的背景樂被視為“邦德音樂”成熟的標志。隨后,巴里在《太空城》(Moonraker,1979)和《八爪女》(Octopussy,1983)的背景樂中融入了更多旋律。在《殺人執照》(A View to a kill,1985)里,巴里創作,杜蘭·杜蘭(Duran Duran)演唱的主題曲被譽為迄今為止最優秀的邦德電影主題曲。
 
巴里為《007》系列創作的音樂極大程度影響了幾十年后的邦德電影。甚至1967年的惡搞版《皇家賭場》里也用了巴里創作的招牌旋律。2006年,索尼開辟的新《007》系列的配樂依然沿用了從前巴里的配樂風格。新邦德系列影片在開創歷史新篇章的同時,音樂又混搭了迷人的復古曲風,讓人潛意識里得到極大認同。
 
1980年代末,《007》電影系列制片人決定換掉年歲已高的主演羅杰·摩爾(Roger Moore)。隨后,《黎明生機》(The Living Daylights,1987)的男主演被換成了蒂姆西·道爾頓(Timothy Dalton)。這部影片也成了巴里配樂的最后一部邦德電影。
 
1970年代~1980年代間,巴里嘗試多元化發展。他涉獵的范圍包括歷史片(《大風云》[The Last Valley,1970]、《蘇格蘭的瑪麗女王》[Mary,Queen Of Scots,1971]和《羅賓漢與瑪麗安》[Robin And Marian,1976])、科幻片(《星際撞車》[Starcrash,1978]、《黑洞》[The Black Hole,1979])、西部片(《太陽兄弟》[Monte Walsh,1970]和《游俠傳奇》[The Legend Of The Lone Ranger,1981]、情色犯罪片(《體熱》[Body Heat,1981]和《鋸齒邊緣》[Jagged Edge,1985])。1980年,約翰·巴里為《時光倒流七十年》(Somewhere in Time)創作的背景樂纏綿悱惻,再度打動世人。
 
除電影配樂外,巴里還了為數不少的音樂劇。其中包括《激情花大酒店》(Passion Flower Hotel,1965)和久負盛名的《比利》(Billy,1974)。他還創作了《小王子和飛行者》(The Little Prince and the Aviator,1981)及《洛麗塔,吾愛》(Lolita, My Love,1971)這兩部有名的百老匯歌舞劇。
 
\
 
再度輝煌
時隔二十余年,再度帶給約翰·巴里榮耀的是《走出非洲》(Out of Africa,1985)。這部共獲七項奧斯卡大獎的劇情片讓巴里獲得了奧斯卡最佳配樂獎。片中悠揚且極富空間感的交響樂備受好評。
 
1988年,事業再度登上頂峰的巴里服藥后不幸產生不良反應,導致食道破裂。這一病痛直接導致多產的巴里僵養了足足兩年時間。這場大病還害他得了肺炎。
 
1990年,復出后的巴里接下了《與狼共舞》(Dance with Wolves)的配樂。片中,他有意弱化了交響樂的效果,以突出故事本身。即便如此,曲折宛轉的配樂還是受到了關注。于是,巴里又拿到了一尊奧斯卡小金人。不久,巴里配樂的《卓別林》(Chaplin,1992)再度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獎提名。
 
2001年,年事已高的巴里為《密碼迷情》(Enigma)配樂后便不再接電影配樂工作了。但他還會偶爾為一些影視作品創作主題樂和主題曲。巴里一共結過四次婚。前三次婚姻維持的時間都不長。巴里于1978年娶了第四個妻子勞笠。這次婚姻一直持續了下來。在倫敦辦過幾次音樂會后,2009年約翰·巴里回到紐約蠔灣安度晚年。(Mr. Olympia/文)
 
約翰·巴里代表作: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