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家 > 音樂大家 > 正文
王紅麗:用情和生命唱戲 夢想梅開三度
2015-10-20 13:39:31 發表 | 來源:中國藝術網
\
王紅麗
豫劇演員,中國國家一級演員,曾兩度榮獲中國戲劇梅花獎,目前擔任河南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和河南小皇后豫劇團團長等職,代表作有《司文郎》、《風雨行宮》、《美女涅槃記》、《鍘刀下的紅梅》等。
 
 
王紅麗:用情和生命唱戲 夢想梅開三度
 
記者/張鵬
 
在先后憑借《風雨行宮》和《鍘刀下的紅梅》獲得兩次中國戲曲界最高獎項——梅花獎后,不斷追夢的王紅麗又帶著新作《洪武皇后馬秀英》以極具魅力的古代女性形象向觀眾走來。她的夢想,是要讓自己梅花三度開。
  在2014年此次文化部主辦的第四屆全國地方戲(北方片)優秀劇目展演中,小皇后豫劇團是參加展演的全國39家重點院團中的唯一一家民營院團。究竟是哪些地方讓這家豫劇團得到了普通觀眾甚至是文化部的認可,能夠躋身“國家隊”進京演出呢?帶著這個問題,記者在演出結束后,對小皇后豫劇團團長王紅麗進行了專訪。
 
 
                          新作突出現實意義 打磨精品再戰梅花獎
 
  連續兩天的演出,沒有讓擔綱主演的王紅麗顯露出半點疲憊,在卸妝之后她連忙喝了幾大口水,就跟我們聊起了這次演出。一說到自己的戲,王紅麗的眼睛就閃著奪目的光。
  她告訴我們,這部《洪武皇后馬秀英》是主創人員在2013年確定的題材,最大的看點就是劇情里昭示出的現實和教育意義。盡管故事發生在明朝,但是通過馬秀英的一雙大腳展開的話題,能夠讓觀眾看到現實的影子,這部戲就是要鼓勵大家實事求是,講真話講實話。此外,這部戲還將中國女性身上具有的傳統美德如賢惠、溫柔、大氣、聰慧甚至是潑辣匯集于馬皇后一個人身上,以此向觀眾展示,她不僅是個女人,還是皇帝身后一個堅強的后盾,雖不是政治家,但是有政治家的敏銳和擔當。整部戲突顯教育意義的同時,也向觀眾豐富地展示了中國女性的魅力。
 
  在這部轉型之作中,王紅麗塑造的馬皇后展現了多面的風采。她此前扮演的角色多為小花旦,但這部戲馬皇后帶著宮女包湯圓的場景一出現,王紅麗就扮演著大青衣的形象,到了馬球場上,她又變身成了刀馬旦,而裹腳的那場戲又演繹了花旦和彩旦。王紅麗興奮地說,“這種一個人扮演多種不同形象的演出,讓我在舞臺上充分發揮自己了的特長,演起來很豐富很過癮”。在這部戲創作的初始,王紅麗與導演和編劇一起討論角色時,就確定要讓觀眾感覺到這個人物帶來的溫暖,用人物之間的和諧感染觀眾,讓大家看到,皇帝與皇后之間,回歸到生活中最感人的部分還是夫妻關系那種質樸溫馨的感情。從觀眾的掌聲中,王紅麗知道她做到了。
  在2009年建國60周年時,小皇后豫劇團的《鍘刀下的紅梅》入選了進京展演,同時劇團還參加過第四屆亞洲藝術節等重要活動。雖然之前多次進入國家隊參加演出,但今年被列入全國39家重點扶持劇目和院團對小皇后豫劇團尚屬首次。文化部為此下撥的專項經費,讓小皇后豫劇團,有了足夠的底氣來排練《洪武皇后馬秀英》這部戲。
  與之前主演同名戲曲電影《大腳皇后》時塑造的平民皇后形象不同,王紅麗這次的舞臺形象更加柔美大氣。采訪過程中,王紅麗也吐露了自己的心聲,“在此前自己的《風雨行宮》和《鍘刀下的紅梅》兩度斬獲梅花獎后,我準備將這部戲打磨成一個好的作品,打造成自己的第三部代表作,期待用一個美麗的古代女性形象,爭取第三度問鼎梅花獎。”
 


\

《鍘刀下的紅梅》劇照

 
                                 兩位父親是藝術道路上的恩人
 
  “我的父親是我人生中第一個老師,沒有父親就沒有我的今天。”
  王紅麗出生在梨園世家,父親母親是河南省戲曲學校58班和59班的高材生。父親王豫生是河南著名的音樂設計,才華出眾,不僅會設計音樂還會寫劇本。王紅麗之前的戲都是經父親一手打造,《鍘刀下的紅梅》中最感人的那段唱詞就是他創作的。王紅麗的母親是常香玉的入室弟子,是她最重要的戲曲啟蒙老師。
  在回憶兒時的生活時,王紅麗又變成了一個活潑的小姑娘。“我從小在豫劇團大院長大,那會就喜歡唱戲,2歲多開始唱京劇,在跟姥姥生活在開封的那段時間里,每天跟著有線廣播唱京劇,唱樣板戲。到了3歲,我到鄭州見媽媽,我給媽媽和她的同事們唱戲,很多阿姨來聽都夸我唱得好。”
  為了唱戲,王紅麗的父母還鬧過矛盾。王紅麗的父親讓她從小學習二胡,要培養她走音樂之路,可是母親認定了自己的女兒是塊唱戲的料,夫妻二人因意見不合還生過氣。王紅麗說父親母親之所以那樣堅持,是因為父母所處的那個時代沒有好的條件和環境,才華被時代湮沒,他們一心要把夢想寄托在女兒身上。后來母親的一位同事說,“咱們這院里誰不唱戲都不可惜,只有你們家紅麗不唱戲最可惜,她的眼睛會說話,表情最豐富,是塊材料”。

 
\《風雨行宮》劇照
 
 
  王紅麗的另一位恩人就是她的義父——曾執導過京劇《徐九經升官記》的“鬼才”導演余笑予。余笑予共為王紅麗排過六部戲,他和王豫生被王紅麗稱為藝術上的領路人和指路人。王紅麗說“是我的兩個爸爸造就了我的今天和小皇后的今天,他們在一直看著我保佑著我讓我們很好的走下去。每當我遇到困難壓力大的時候,我會在心里跟他們對話,那時我能感覺到一種力量。”說到此處,王紅麗眼中閃爍著淚花,一度有些哽咽。兩位父親近年先后離世,給她和中國戲曲界都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在演出開始前,我們在大廳見到了王紅麗的母親。老人這些年來一直幫著負責劇團的經營和管理工作,每次演出都是她前前后后負責接待和劇務工作,為的就是讓女兒騰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演出和戲上。王紅麗的母親雖然話不多,但是臉上一直都掛滿了燦爛質樸的笑容,看得出,那是女兒給她帶來的驕傲和自豪。
 
                                賣烤鴨讓我認識了社會 了解了市場
 
  在上個世紀90年代初,因戲曲行業不景氣,雖然不到20歲就在河南省豫劇二團評上了國家二級演員,但是王紅麗也面臨著太多的無奈。當時的劇團老中青三代人才濟濟,自己的很多想法和愿望無法實現。這個時候改革開放帶來的一股“下海潮”,讓年輕的王紅麗按耐不住好奇心,跟隨著團里年輕同事下海經商的步伐,從二團中跳了出來,自己做起了生意。因為唱不了戲,王紅麗一度很失落,但是她很快找到了新的事業——賣烤鴨。
 
  離開二團后,王紅麗隨即聘請了南京的烤鴨和鹽水鴨的師傅,自己開店。因為投入和用心,生意越來越好。王紅麗自豪地說,“喜歡我熟悉我的戲迷都來捧場,大家都說我剁鴨子和收錢的動作都很美很溫柔。我也能說會道,服務好,就能招攬回頭客。我那時候特別吃苦認真,每天凌晨四點鐘起來劈柴燒火,師傅覺得我聰明就把手藝交給我……賣了兩年多,我從一家店開到了三家店。”一段生意經講完,逗得在場的記者哈哈大笑。
 
  但是王紅麗以前很不愿意跟別人講起這段經歷。雖然生意做得很成功,可是她認為那是人生最低谷的時候,因為唱不了戲走了麥城。而現在的王紅麗卻能把自己的這段往事描述的如此精彩,因為“現在想起來這是我的寶貴財富,唱戲的時候不和社會接觸不了解市場,通過賣烤鴨接觸了社會,那段生活讓我接觸了行行色色的顧客,知道了他們的需求,得到了鍛煉,會算賬了,積攢了劇團的管理經驗……”
 
 
  
                                        “梅花”香自苦寒來
 
  在烤鴨生意最紅火的時候,一個從武漢打來的長途電話讓王紅麗重又思考了自己的路,這個電話就是王紅麗的義父余笑予打給她的。
  “他給我打電話說,你是演員,你的生命在舞臺上,你要唱戲啊,怎么能賣烤鴨呢……”王紅麗說。
  從那以后,王紅麗思考了很多,最終她還是放棄了生意,重又回到了屬于自己的舞臺。為了爭一口氣,王紅麗定下了建立省級民營院團的目標,并帶著自己的人去山東和河南各地招兵買馬,又在93年提出全員聘用制,高薪聘請能人。同時她還招來了幾十個小孩子,讓他們跟著老演員和年輕演員一起學習,為劇團儲備培養苗子。之后她又聘請了跟自己母親一輩的導演和演員,就這樣成立了小皇后劇團。
 
  劇團成立之初,困難重重。劇團排練、住宿和教室的場地很難找,為了能夠排練,劇團到了新鄉的影劇院,在冬天天寒地凍的天氣里,沒有暖氣和空調,在晚上12點電影放映結束后開始排練,大家為了暖和就一直不停地活動身體,當時的年輕人聚在一起,苦中也有樂。艱苦的條件下,王紅麗和于笑予同時病倒了,兩個人在發高燒打吊針的時候還在講戲。
  “就這樣我們用了22天排了兩臺大戲,《風雨行宮》和《美女涅槃記》,又恢復了三個古裝戲。當時排個大戲沒人看也沒關系,我們就是要去奪梅花獎。那是我的夢想,梅花獎是每個演員心目中最大的獎,是證明演員實力的獎,不爭饅頭爭口氣,先得獎再說。”回憶當初的艱苦歲月,王紅麗臉上洋溢的全是甜蜜的笑。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王紅麗的首度梅花獎便是這樣在天寒地凍的艱苦條件下,一點一滴的打磨而盛開的。古詩詞被小皇后演繹成了人間的真實故事,讓人不勝感慨。
 
 
\
  《洪武皇后馬秀英》劇照
 
  為什么小皇后豫劇團能夠獲獎,不僅得到觀眾的認可并且能夠代表民營院團進入到國家隊?王紅麗對我們的疑問給出了最簡單的回答——出戲、出人、出效益。
 
  
                           舞臺就像一匹野馬 要不怕摔跤學會駕馭
 
  小皇后豫劇團在成立的21年里,原創了26部戲,打造出了《風雨行宮》和《鍘刀下的紅梅》兩部最有影響的戲和多部廣受觀眾好評的作品。
  靜水流深,在默默無聞的苦心經營下,小皇后劇團的演員們耐住了寂寞、清貧和枯燥,一直在打磨和鍛煉自己,慢慢的讓自己發光發熱,從而被觀眾廣泛認可。王紅麗說,“觀眾才是我們的衣食父母和上帝,他們是檢驗我們團和演員的試金石”。
  在一年400多場的演出生活中,王紅麗坦言,開始的時候一天五唱戲演下來之后整個人身心俱疲,也曾不止一次的打過退堂鼓。但是,得益于父母嚴格的要求和教育,聽父母話的王紅麗堅持了下來,“爸爸說名演員都是這么唱出來的,不在舞臺上轉那么多圈,再有天賦也不行,什么時候觀眾真正記得你了,這時候你才成功了……我覺得我爸爸說的真好”。
  王紅麗感慨道,“舞臺就像一匹野馬,你要學會駕馭它,你不停的騎上去摔下來還要騎上去,要征服和駕馭它。再好的演員舞臺上也來不得半點虛假,轉不夠那個圈真的沒用。”
 
  
                                   臺上一棵菜 臺下一家人
 
  小皇后的團訓是“臺上一棵菜,臺下一家人”。這句戲班里的老話簡單的道出了一個團隊生存和發展的根基。在臺上大家都像圓白菜一樣把心包起來,勁兒往一處使,有凝聚力,臺下就是一大家子。
  “一年演出10個月,一個鍋里攪勺子吃飯,大家要和諧團結,我覺得這個團的團隊精神最好。我經常跟大家說,我們每個人拎出去單打獨斗都不是省團演員的對手,那些專業演員條件基本功和各方面都好,但是我們團結起來誰也不怕。”說到了這句的時候,王紅麗底氣特別足。
  王紅麗深知戲曲演員的苦,當有的孩子羨慕他們想要加入劇團的時候,王紅麗會毫不客氣的問孩子們“你能吃苦嗎?你能打行李行軍嗎?能吃大鍋飯嗎?在最冷的時候穿著單衣上臺,最熱的時候包著頭穿著厚衣服演戲,這個罪能受嗎?”小皇后豫劇團的演員們就是這樣在一起演出,一起生活,共同演繹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苦與樂。
 
 
\
  《洪武皇后馬秀英》劇照
 
  
                            不模仿別人 不重復自己
 
  在劇團管理方面,小皇后豫劇團在演出團體中可謂獨樹一幟,早早就把市場經濟中的精髓運用到了日常管理中。全團上下有明確的獎懲制度和競爭機制,這讓演員們動力更足,不僅保證了演出質量,還讓內部的人都保有一種向上的拼搏勁兒,使整個劇團充滿了活力和朝氣。
 
  小皇后豫劇團建團時提出“藝術水準要高質量,服務層次要低著陸”,一高一低,同時“一手抓吃飯戲,一手抓精品戲”,多年的演出實踐讓所有人看到了當初發展思路帶來的成績。
  王紅麗在談到成績時不忘感謝國家和河南省政府的大力扶持和資助,正是各方的支持能夠讓小皇后豫劇團在成立后的21年里始終堅持走自己的路,形成自己的藝術風范。在詮釋小皇后的藝術特色時,王紅麗說,“我們藝術上最大的特色就是,根據自己條件和陣容,量身打造自己的戲,我們排過26臺原創劇目,通過了解市場和觀眾的需求,結合藝術要求來排,始終踐行著笑予老師的座右銘——不模仿別人人,不重復自己。對于我們來說,每部戲都是挑戰,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投入和用心,用真情實感打動觀眾,用情和生命唱戲。”
  據王紅麗介紹,目前戲曲尤其是豫劇的廣大市場還在農村,像山西河南等地農村,還保留著舉辦廟會的傳統,過年過節時也都有看戲的風俗。當地老百姓在特殊的日子里請臺大戲看才過癮,很多在外打拼成功的人為家鄉修橋鋪路建學校之后,還不忘給鄉親們請臺大戲聽聽。
  與農村相比,王紅麗對城市市場略感無奈,“因為城市中的娛樂節目太多了,可選擇的太多了,城市當然也有觀眾和市場,只是我們豫劇現在做的并不成功,很多人覺得花錢看戲沒面子,寧可花錢請你吃飯也不花10塊錢請你看戲,但是把城市市場培育好也是我的一個夢。”
 
  
                             呼吁給民營院團更多的關注和支持
 
  作為目前成千上萬家民營院團中的佼佼者,小皇后的發展之路和成功的經驗為其他院團提供了借鑒。
  但是在王紅麗眼里,民營院團還是弱勢群體,國家有關部門出臺的政策不少,真正能夠扎實落實的還不多,有些政策的針對性實效性還不夠強。她希望能國家夠成立專向的民營院團扶持基金,使民營院團能享受到和國家院團一樣的諸如“政府買單”、“高雅藝術進校園”方面的待遇。特別是在政府購買服務上,民營院團如果能夠參與其中公平競爭,用自己的產品來拼市場,會對民營院團的發展有好的促進作用。
  此外,王紅麗還向記者強調了民營院團在基層群眾中間發揮的重要作用。
  “很多民營院團生存條件和環境十分艱苦,但是在最艱苦最基層的地方,也是國家院團到不了的地方。在這些地方是民營院團在豐富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國家對這些院團給予重點關注和支持是很重要也是很必要的。現在部分民營院團迫于生存壓力,會根據地方觀眾的一些低級趣味需要,上演比如脫衣舞等形式的表演,對社會潛在的危害性很大。”
  她呼吁有關文化主管和財政部門重視這個情況,提供更多公益性的支持,希望能夠定期定點舉辦培訓班,選出好的劇本,讓民營院團有健康的好本子去演,同時加大扶持和管理,讓每個民營院團良性的發展。隨著民營院團越來越多,這方面的問題亟待解決。
 
  
                                 把小皇后辦成百年老團
 
  對于傳統戲曲如何創新和更好的傳承下去,王紅麗透露小皇后一直都在探索創新。面對市場上豫劇越來越不像豫劇的創新形式,王紅麗談了自己的看法。“我們劇團演出主旨就是在豫劇的框架下,盡可能加入新的元素,但是一定要是豫劇和戲曲。我們豫劇自己的好東西要自己保留,同時借鑒別人好的元素,二者相結合就是創新。比如我們這次在服裝上就有創新,我的扮相也有現代的元素,化妝上也有變化,唱腔有純豫劇的東西,也有點滴的昆曲和京劇的精華,還加入了戲歌,另外舞美和燈光也有很多現代的東西。”
  在憧憬未來的商業發展時,王紅麗也回顧了自己在鄭州的一段不太成功的劇場經營經歷。面對日益復雜的市場經濟環境,她直言自己在市場營銷和劇團經營管理方面還有太多東西要學。
 
  回顧過去的20年,王紅麗的小皇后豫劇團在自己的一片藝術天地里默默無聞的耕耘,當初的小草已經成長為小樹,王紅麗也期望自己的學生再過10年、20年都成長為大樹。因為熱愛河南戲曲和豫劇這個舞臺,小皇后始終要做到出人出戲出效益,只有出人才出好戲才能有市場,才能有良性的循環。
  “在過去的20年中,我們經歷過種種艱難和坎坷,但是我們咬著牙,憑借著對戲曲和舞臺的熱愛堅持下來了,并走到了今天。我們趕上了好的時代,比起93年劇團成立的時候,無論是市場和觀眾的認可還是領導的關心,都今非昔比,我們今天感到滿足。”
  對于商業上的期望,她始終滿懷信心,并希望能夠借助國家當前大力發展文化產業的有利時機,把小皇后做大做強,從而創造更好的環境和條件進一步促進藝術生產和創作。而藝術上的夢想,王紅麗要再沖刺一下梅花大獎,希望拿到三度梅花。
  “我更大的夢想是作為演員和團長,把團帶好,把學生培養出來,排幾個特別想演的角色,在黃金時期多出幾個好的作品,把幾個經典的劇目拍成戲曲電影,傳播的更遠,讓院團的生活富裕起來。我希望把小皇后辦成百年老團,將這桿大旗一直傳下去。”    (《大腳皇后》劇照攝影 周月香)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