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家 > 音樂大家 > 正文
小提琴大師帕爾曼:四歲就要開始給孩子聽古典音樂
2015-11-19 01:58:57 發表 | 來源:第一財經
 
70歲的帕爾曼習慣穿唐裝登臺,每次到中國演出的間隙,他都會找裁縫為自己量身定制
 
  滿頭銀色卷發的帕爾曼,左手駕著電動代步車,右臂夾著1714年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在滿場的歡呼聲中自舞臺左側登臺。4歲患上小兒麻痹的他,在半個多世紀的演出生涯中已經習慣了坐在輪椅或電動代步車上,將舞臺視為客廳,用小提琴與他的聽眾對話。
 
  “他必須坐著演奏,同時又要讓音樂自然流暢。能克服這一困難,簡直是奇跡。”同樣來自以色列的小提琴家祖克曼,曾感嘆比自己年長3歲的帕爾曼是當今古典音樂界的奇跡。在美國,帕爾曼不止是一位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大師,美國人將他視為“古典音樂的化身”,媒體界很早就稱他為“小提琴界的帕瓦羅蒂,演奏家中的邁克爾 •喬丹”。四次艾美獎、15次格萊美大獎、格萊美終身成就獎,以及由里根和克林頓兩位前總統授予的“自由勛章”和“國家藝術勛章”,令帕爾曼成為當之無愧 的古典樂壇頂級明星。
 
  11月中旬,70歲的帕爾曼分別在北京和上海帶來兩場久違的演奏會。與他合作的鋼琴家,仍是他的老搭檔羅昂•達•席爾瓦。帕爾曼為這次音樂會選擇了一組看似毫無關聯的作品——上半場雷克萊的《D大調奏鳴曲》有著18世紀華麗的洛可可風格,下半場的斯特拉文斯基《意大利組曲》雖完成于20世紀,卻有著嚴密的古典主義框架,有著對18世紀古典樂致敬的意味。
 
  帕爾曼有一雙驚人的大手,一掌張開能囊括鋼琴鍵盤的十二個鍵,這雙手又是極為靈敏的,奏出的音樂總是動人心魄。曾經教過帕爾曼的著名小提琴大師斯特恩說,“他的才華是出類拔萃的,在擺弄小提琴上,沒人能跟帕爾曼相比。他演奏的靈巧性和準確性令你難以置信。”
 
  兩場演奏會上,帕爾曼都以他精準純熟的技巧帶給聽眾驚喜。你很難想象,一位70歲的老人,在小提琴這件復雜、敏感而又古怪的樂器面前,其演奏技巧是如此玄妙的熟練。他的演繹既深刻又樸實,那些艱深的樂句在他手掌之間顯得毫不費力,梅紐因用過的那把1714年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有著“世界上最好的斯特拉迪瓦里”之稱,聲音清澈、純凈而溫暖。
 
  一個在輪椅上坐了半個世紀的人,能在世界古典音樂舞臺上綻放光芒至今,是一件不可復制的奇跡。他被剝奪了行走的能力,卻擁有罕見的音樂天賦,從5歲開始學琴起,小提琴就是這位猶太男孩所能掌控的全部世界。他10歲就坐在輪椅上舉行個人音樂會,在美國電臺播出。13歲時,他是以色列的天才兒童代表,赴美受到斯特恩賞識,進入著名的朱麗亞音樂學院深造,18歲便在卡內基音樂廳舉行獨奏音樂會。
 
  帕爾曼身上有著天生的樂觀和孩子般的活力。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這位頑童般的大師將自己歸結為一個“幸運的人”,他回答問題邏輯清晰,顯示出多年從事教育的耐心和思考。
 
  1994 年,以色列與中國建交后不久,帕爾曼隨以色列愛樂樂團赴中國演出,盛況空前,那場音樂會令中國人開始真正了解并關注以色列。每年在世界各地的上百場演出中,帕爾曼都將自己視為以色列的文化使者。早在上世紀80年代,他就是美國收入最高的演奏家之一,他懂得順應時代,經常出現在美國電視和廣播的談話節目中。他善于施展自己天生的舞臺魅力,他曾說,“人們只是用一半的注意力聽你的音樂,而另一半則是在看你演奏。”
 
  他喜歡中國菜,喜歡跟孩子們玩撲克、唱歌,甚至在紐約參加足球拉拉隊。他很早就知道如何利用電影擴大古典樂的影響力,1993年為《辛德勒名單》錄制主題曲并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獎,2005年又與馬友友為《藝妓回憶錄》演奏配樂。他熱衷玩爵士樂,曾與爵士鋼琴家奧斯卡•彼得森(Oscar Peterson)發行過一張爵士樂專輯。
 
  他是音樂界不知疲倦的多面手,將自己對音樂的熱愛拓展到無限寬廣。今天的帕爾曼不僅是一位巨星級的小提琴大師,也是出色的小提琴教育家和指揮家。他曾任底特律交響樂團、威徹斯特愛樂樂團的首席客座指揮,也曾指揮過柏林愛樂、紐約愛樂、芝加哥、費城、波士頓等世界名團。
 
  “演奏中包含著許多值得注意的問題,你要考慮弓速的快慢,弓是否拉得直,應該在弦上施加多大的壓力,這一切都只是右手該注意的問題。僅僅為了音色,你就需要花很多年功夫。只有做到這一點之后,你才能去考慮音樂,考慮什么是你自己的風格。”在闡明藝術道路的曲折時,帕爾曼強調,少年天才易得,要成為真正的藝術家,卻是一條極為漫長艱難的路。
 



 
  對話祖克曼
 
  最好的人生就是,你做著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情
 
  第一財經:中國人所熟悉的帕爾曼是舞臺上的小提琴大師,但你同時是指揮家和教育家。你什么時候開始學習指揮的?演奏、指揮與教學這三者之間是否有內在的關聯?
 
  帕爾曼:我進茱莉亞音樂學院不久就開始學習指揮,大概是1963年(18歲),幾乎與小提琴同步。過去我的很多老師現在都已經是舞臺上的指揮家,我們經常一起合作,在合作中,我能實地揣摩到許多他們的風格。
 
  指揮與教育之間的相似之處,就是都需要傾聽。作為指揮時,傾聽樂隊的演奏,教學時聽學生演奏,這讓你發現聽到的演奏是不是你自己內心所感受到的、是不是你所期待聽到的。對我的音樂來說,這的確會很有幫助,無論指揮、教學或者我自己演奏,其實都需要專注地“聽”,這一點非常重要。
 
  我常跟我的學生說,如果你有機會教別人小提琴,千萬不要錯過這個機會,不管你教授的對象是5歲還是10歲。通過教授別人演奏,你會從另一種方式去聆聽,從而知道自己應該怎么演奏,我自己演奏時常常會想起我跟學生說的那些細節。
 
  第一財經:你常被拿來跟已故小提琴大師海菲茲相比,你們的音樂觸動人心的秘密何在?
 
  帕爾曼:其實沒有什么秘密,就是不斷的演奏而已。如何領會作曲家的作品,使它們成為你自己的東西,這個過程對于演奏者來說的確是很難的,你所要做的就是專注 于音樂。當你專注于音樂,你沉浸在音樂里的每一刻都是新鮮的。危險的是你總是按照一種習慣去演奏那些你演奏了無數次的作品。
 
  第一財經:據說海菲茲練琴是非常勤奮的,你平時練琴也如此嗎?
 
  帕爾曼:我沒有給自己限定每天需要練琴多少個小時,需要練琴的時候才練。對于如何保持指法靈巧,并不是靠練習。這么多年演奏下來,我更多是自然而然的演奏,已經有了肌肉記憶(Muscle memory)。
 
  第一財經:今年你已經70歲了,演奏家是否會面對手部肌肉功能衰退的問題?
 
  帕爾曼:小提琴演奏是一種體力活,當你身體好的時候,一切都很好,身體不好就會出現問題。斯坦因拉小提琴直到80多歲,但也有一些小提琴家年輕輕輕就出現了問題。我能拉到現在,只能說我的運氣很好。
 
  第一財經:你曾為電影《辛德勒的名單》、《英雄》和《藝妓回憶錄》等錄制配樂,這些年你也總是在安可時演奏《辛德勒的名單》的主題曲,這次在中國巡演時也如此。你是否覺得古典音樂需要以一種輕松的方式貼近大眾?
 
  帕爾曼:之所以安可《辛德勒的名單》這首曲子,是因為它如此出名,很多不認識我的人都聽過這首曲子,所以它可以讓來聽音樂會的觀眾將作品與我聯系在一起。我只演奏自己喜歡的作品,并不是刻意為之,也不會考慮樂迷或者市場的反應。之所以大家會對一首曲子熟悉是因為聽過很多遍,第一次聽時也許不會記住它,聽幾遍之后才會慢慢理解,對于艱深一些的作品也是一樣。聽眾不需要對音樂有所了解,聽多了自然就能慢慢有感覺,我還是會選擇演奏我自己喜愛的曲目。
 
  第一財經:對于一個教育家而言,你對推廣古典音樂有什么建議?
 
  帕爾曼:我認為要在孩童時代就給孩子們提供古典音樂的引導以及收聽環境。比如從一個孩子四歲就開始給他聽古典音樂,帶他去音樂廳,自然而然地,他長大后會對這些旋律有所感知并喜愛。不要等到他們十幾歲或者更大時才讓他們接觸古典音樂,這沒有任何意義。
 
  我的女兒有一對雙胞胎,兩個孫子從九個月就開始聽古典音樂。對古典音樂的普及,更多是家長和學校的責任,教育很重要。但是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音樂課總是第一個被砍掉的,這是令人遺憾的。
 
  但對古典音樂的未來,我很樂觀。作為老師,你可以見到越來越多學習古典音樂的年輕人,而且他們的技術與水準較之前輩是在不斷提高的。
 
  第一財經:你從小被視為天才,如今你作為教育家,也培育了無數的天才。你怎么看待音樂天才,茱莉亞音樂學院怎么從天才中甄選杰出者?
 
  帕爾曼:今天的年輕人,演奏技術已經遠勝我們那個時代,但出現一個天才人物還是一樣的難。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學習音樂,現代人的普遍演奏水平也比以前更高。我 們在選擇學生的時候,不光要演奏得好,還要看他對音樂語句、節奏的把握能力。在音樂里,95%的東西可以通過勤學而掌握,但剩下5%就要靠天賦了。
 
  有時候一個12歲的孩子表現得非常出色,極具天賦。但他們的挑戰在于,八年之后,在他快20歲時,是否還能保持天賦。我寧愿12歲的孩子演奏得就像12歲, 也不愿意他演奏得像一位成年人,保持比進步更困難,如果從12歲到18歲的水平都一樣,也是一個打擊與壓力。現在很多12歲孩子,能演奏比我12歲時還要難數倍的曲目,但這并不代表什么,這不是一個成功演奏家的必要條件。少年天才要成長為一位藝術家,是一條漫長而艱辛的道路。我總是告訴學生,你們對音樂要有熱愛,并有意愿去練習,當然也需要一些音樂上的天分。如果自己不喜歡就不會有動力。最好的人生就是,你做著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情。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