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家 > 音樂大家 > 正文
人物: 音樂教育家娜木拉——心弦上的柔板
2016-03-02 23:36:47 發表 | 來源:中國音樂網
    走進娜木拉的家,立刻被它散發出的傳統文化氣息所吸引——古色古香的紅木家具、造型各異的古玩、不同時期收藏的茶具,書架上的茶經、二十四史,令人一下沉靜下來,品味著娜木拉親手泡的玫瑰白茶,馨香、溫潤、純凈,一如其人。
 “雖然我是教西方樂器的,但作為老師,只有演奏的技術是不能打動人的,必須在文化方面有深厚的積淀,才能更好地啟發、幫助學生理解音樂。”好學的娜木拉意識到自己在歷史、文化知識方面的不足,從2002年起就開始“充電”,利用業余時間學習國學,整整堅持了8年。
 
 高超的平衡能力
 “從中國歷史到詩經、楚辭、論語、古文觀止、唐詩宋詞,等等,真是受益良多——我看問題的角度、深度以及待人處事的方式都有了很大轉變,比如,擔任中央音樂學院附中的校長之后,我更加注重推行文化課,除了專業訓練之外,還要促進學生全面提升素質;考慮問題更全面,能夠積極地換位思考。”娜木拉具有天秤座所特有的親和力、高超的人際交往能力和平衡能力,她既是校長、老師、大提琴演奏家,又是妻子、兩個孩子的母親,忙于管理、教學、出國訪問、每年還要開一兩場音樂會,時間表總是安排得滿滿的,她卻在多重身份間非常自如地來回轉換,游刃有余。“我懷孕六、七個月時還去波蘭講學呢,那時每天穿一件很寬松的裙子,大家都沒看出來。”她得意地笑了,這時,可愛的兒子走過來依偎在她身邊撒嬌,她的眼神里充滿了幸福與慈愛。“為了保持演奏水平,晚上等孩子們睡著了,我就躲到書房里練琴。所以,這么多年來,教學、演奏、生孩子都沒耽誤。”
 
 娜木拉的女兒15歲,也在學習大提琴,先生是機械工程師,一家四口其樂融融。“最近兩年因為工作太忙沒多少機會下廚,其實我很喜歡做菜,有一年過年保姆放假了,我們雙方的親戚都過來,加在一起十八口,年夜飯都是我一個人做的,我做的奶酪三明治和意大利面,兒子非常愛吃。”
 
 從小多才多藝
 只要提到音樂,娜木拉的眼神里就充滿了熱忱,一個又一個故事像音符一樣流淌出來,她的聲音猶如優美的柔板,娓娓道來,她對音樂的熱愛發自內心深處。
 娜木拉生長在藝術世家——父親是內蒙古著名的大提琴和馬頭琴演奏家,曾為電影《草原英雄小姐妹》錄制了馬頭琴獨奏曲;母親是內蒙古藝術學院的舞蹈老師;大伯是著名作曲家、《敖包相會》和《草原晨曲》的曲作者;姑姑是畫家。
 “那時內蒙古電視臺每晚播放新聞之前的那段萬馬奔騰、氣勢恢宏的曲子就是大伯寫的,一放那段曲子我就跟著哼唱。父親拉的那些大提琴曲子,我都默默地記熟在心里。當時家里沒有鋼琴,我就經常去一個有鋼琴的同學家里聽她彈琴,記住了不少曲子,等同學練完琴,我就懇求人家讓我練一會兒。”娜木拉活潑、開朗,很小就表現出過人的藝術天分,唱歌、跳舞、彈琴,一學就會,曾經參加電影《小活佛》中的合唱錄制。
 
 她家在內蒙古歌舞團的大院里,每天聽到的是歌聲、琴聲,還有機會看話劇和歌劇,有段歌劇“楊開慧補衣服”至今記憶猶新,聊著聊著她就唱了起來,一邊做著補衣服的動作。“藝術的美總是令我感動,每當看到媽媽的學生們練把桿、劈腿,我都會激動。當時藝術學院有位老師想讓我學小提琴,而媽媽原來為我設計的藝術路線是在小學四年級時報考北京舞蹈學院、以后當舞蹈家。”
娜木拉9歲那年,中央音樂學院附中來內蒙古招生,“這個好機會差點錯過——我們在考試前一天才知道這個消息,爸爸趕快去報名,可是報名已經結束,爸爸懇求了半天才幫我報上了名。“第二天考試時,我唱了兩首歌、跳了一支舞,還把平時聽的那些大提琴協奏曲、鋼琴曲哼唱出來,評委老師非常驚訝,認為我的音樂天賦很高,當場問我是否愿意學大提琴,我很高興地說,愿意啊,只要能學音樂就可以。”
  “當時媽媽出差了,回家后她才發現,我已經成為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年齡最小的大提琴新生了。不過,媽媽很高興,她說,舞蹈演員藝術壽命太短,像爸爸那樣做個大提琴演奏家很不錯。”
 

 
 面壁十年磨一劍 
 “也許是天意和緣分,著名大提琴教育家宋濤成為我的老師,他在學習、生活的各種細節上對我要求都很嚴格,比如,我的手指因為練琴磨出繭子、流血、指溝裂開、患甲溝炎,宋老師就會說,這在你以后的職業生涯中肯定是經常發生的事情、咬咬牙就過去了。”宋老師經常給娜木拉看勵志的圖書,有一次期末考試前,她的手指甲和肉裂開了,非常疼,很想放棄考試,宋老師就拿自己女兒在美國學琴的艱苦經歷來激勵她,教育她不要怕吃苦,從小要樹立遠大的目標和堅定的信念。
 “我們在附中學習的第一年住在黑山扈那邊的分校,每周要坐大巴到宋老師那里學琴,由于暈車我每次坐車都會吐,有一次下車時腦子暈乎乎的,不小心把大提琴磕了一下,那天宋老師很生氣地問我,這是公家的東西,你怎么不知道愛惜呢?我頓時也覺得很羞愧。現在學校給我配了車,但我從不動用公車,上下班都是自己開車。”顯然,宋老師的教育對娜木拉的影響深遠,“老師經常提醒我注意自己的行為舉止,比如說,不允許我穿短褲,他說這樣不僅會吸引男生的注意力,也會分散自己的精力,至今我都一直穿長裙、再沒有穿過短褲。”
 
 娜木拉認為,堅強的意志品質是學音樂過程中的最大收獲,使人終身受益。
 “第一年我的專業課就得了優,因為性格好強,給自己設立的目標是越來越好、不允許退步。我是宿舍里最勤奮的——早上起床后跑步,然后就去占琴房;白天文化課結束后,晚上就去練琴;周末別人去看電影,我還在練琴。當時琴房里有個小玻璃窗,練琴的時候,總會有其他同學經過敲窗子叫我出去活動,這很容易分心,為了不受影響,我就面對墻壁、背對著小窗子專心練琴,有時會閉著眼睛用心地聽自己拉琴。”當時的班主任每次來檢查都發現她在面壁練琴,因此,在同學中有了“面壁十年”的典故。天賦加刻苦使娜木拉出類拔萃,她每年都獲得獎學金,附中畢業時因為成績優秀而被保送上中央音樂學院;同年,她榮獲第一屆全國全級別大提琴比賽少年組第二名;進入大學第一年,她考取了中國青少年交響樂團大提琴首席;1995年獲得第一屆全國室內樂弦樂四重奏比賽第一名和中國作品優秀表演獎。
 
  大提琴的代言人
 “大學畢業那年,我面臨著一次重大的選擇——是出國繼續深造,還是在頂尖的樂團擔任大提琴首席?而作為優秀畢業生,當時老師們希望我留校。”經過反復考慮,娜木拉決定留校任教,“做獨立演奏家固然很風光,但是,教學更有成就感,由于歷史原因,當時學校的教學團隊出現了斷代,大提琴專業的優秀教師特別缺乏。如果現在讓我重新選擇,我還會選擇當老師。”1995年,娜木拉成為附中歷史上最年輕的學科主任。
娜木拉外表柔弱、內心堅強,她的教學富有激情,無論演奏技巧還是對音樂的理解都有獨到之處,受到學生的熱烈歡迎。1997年,她帶領附中部分優秀學生赴加拿大進行音樂交流,當地的老師對中國學生的大提琴水平之高感到非常驚訝,當地的學生們排隊來上她的公開課。之后,加拿大皇家山音樂學院每年都邀請她,作為該校的常駐藝術家為學生授課。
 “只要對發展大提琴事業有利的事情,我都愿意嘗試。”娜木拉在央視開設的系列教育專題“音樂告訴你 大提琴課堂”播出后獲得了強烈的反響,一下將大提琴這個過去的冷門樂器變成時尚的代名詞,大提琴特有的優美、高雅、深沉被更多的人所了解。她還資助、鼓勵青年作曲家方崠清進行大提琴原創樂曲的創作。
 從某種意義上講,娜木拉已經成為大提琴的化身和代名詞。
 

 桃李滿天下
 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娜木拉為中國培養了大批優秀的大提琴人才,她的學生田博年、郭盛之、趙云鵬、梁肖等等,不僅在國內外重大比賽中多次獲獎,現已成為蜚聲國際的青年演奏家。
 娜木拉獲得了第四屆國際柴可夫斯基青少年大提琴比賽優秀教師獎。她總結,因材施教非常重要,比如,田博年是一個很自覺、很有主見的學生,平時練琴不怎么需要老師督促。“但是在他參加老柴比賽之前,我聽了他的演奏,感覺有一個樂句不理想,有一點炫耀的感覺,我就故意刺激他,‘你這個樂句有一點虛偽,就是說,拉的架勢很大但并沒用心,’他一下就著急了,因為他自認為已經很完美,我讓他自己回去錄音、錄像,找找毛病。他很聰明,找了一些其他專業的同學幫他聽錄音、看錄像、挑毛病,有位小提琴專業的學生很敏銳地指出了這個問題,他一下就信服了。”
 趙云鵬怕疼,有段時間,他撥弦掌握得不好,“我對他說,你長得這么高大,就應該拉得有力度,要把大提琴那種剛強、寬廣的感覺充分地表現出來,否則就很蒼白、沒有激情。有一次在專家課上,他終于使勁練撥弦了,結果手指一下就流血了。我當時也挺心疼他的,馬上給他貼上創可貼,但是我告訴他,這是因為平時不用力練習的結果,否則手指早就會起繭子、形成一種保護,今天就不會這樣流血了。”
 娜木拉也很善良。曾經有個專業水平不錯的學生因考試作弊被開除了,他的母親來求情,“我作為校長必須遵守學校的規定,因此拒絕了她的請求,但是,這個孩子性格很內向,我擔心這次事件給他造成終生的心理陰影,于是我就給他發短信說,‘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希望明年你再來報考我們附中。’”娜木拉深情地說,“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康成長,是我最大的心愿。”  

   (轉自 微信公眾號:弦上的柔板  徐麗梅 / 文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