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家 > 音樂大家 > 正文
訪中央音樂學院院長俞峰:人才培養需學術自由
2016-12-19 10:16:01 發表 | 來源:新華網
 
嚴謹治學 傳承發揚良好校風
 
教學質量是學校能否在社會上立足的根本,俞峰談到自己的教育理念時說:“這是我們一輩子都在努力的,提高教學質量是我們最重視的,也是我們目標的核心。剛才我們也提到了本科生教學,我說我一直在進行本科生教學,而且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本科生教學上面。 所以從治學來說應該是非常具有秩序和應該具備嚴謹學風的。”
 
人才培養需要一種學術自由精神
 
作為中央音樂學院院長,俞峰在談到對中央音樂學院未來的發展設想時說:“中央音樂學院有非常好的基礎,也是我們國家的最高音樂學府,在國內外是非常具有影響力的。中央音樂學院有很多專業和學科已經在國際先進行列,在一些方面其實已經達到雙一流的標準。”
 
 
 
[主持人]
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新華會客廳。今天我們非常高興地邀請到了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著名指揮家俞峰老師,歡迎您俞院長。
 
 
[中央音樂學院院長 俞峰]
主持人好,各位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
非常高興邀請您到新華會客廳作客,您的經歷音樂界比較了解,您是畢業于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之后又在中央音樂學院工作過很長時間,現在重新回到學院擔任院長這個職位,先談談您自己內心的想法。
 
 
[俞峰]
我是中央音樂學院培養的,從1985年我入學到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一直到1991年留校工作,從教25年,包括我到中央歌劇院工作的十年期間一直沒有中斷學校的教育崗位。所以回到母校對我來說一是責任重大,也是一個非常光榮的職責和使命。另外,在中央歌劇院十年的工作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院團的工作實踐與鍛煉。教育和實踐、講臺和社會舞臺從來是不可分割的,尤其像我們中央音樂學院這樣的院校,所以我覺得兩者之間,尤其是兩個中央院之間一直是緊密相連的不可分割體。
 
 
[主持人]
您剛才也說了,您在中央歌劇院工作十年的時間,擔任院長7年的時間,在這中間您沒有放棄中央音樂學院的教學工作,還一直在這里傳授著自己的技藝。那您覺得在中央歌劇院那7年的院長工作對您回到中央音樂學院擔任院長有什么樣的幫助?
 
 
[俞峰]
非常重要,因為從學校的課堂教學到藝術實踐、到社會舞臺等等這是一個完整的教育系統,尤其對音樂人才培養來說。對教師來說也是一樣的,如果一個教室缺乏實踐的話,那么他在教學上可能會顯得有些單薄,所以我在歌劇院工作的十年對我們的教學反饋非常重要,因為我在歌劇院招聘的學生信息會直接反饋到我們的院學術委員會,有一次院學術委員會還根據我的意見正式討論了有關我們聲樂系的授課情況。另外我們也請學校的老師到中央歌劇院擔任招聘考試的評委,同時又是我們內部考核的評委,所以他們也一直關注畢業生的發展。歌劇院方面對我們目前招收的學生的質量評價也直接反饋給學校,是非常負責任的。另外中央歌劇院也是中央音樂學院在北京唯一的實習基地,尤其在歌劇方面也進行很多的合作,比如去年學校演的阿依達等。
 
 
[主持人]
那您對中央音樂學院未來的發展有什么樣的設想呢?
 
 
[俞峰]
中央音樂學院有非常好的基礎,也是我們國家的最高音樂學府,在國內外是非常具有影響力的。在目前來說因為我一直是學校的老師,我看到學校的成績,也看到學校蓬勃的發展。“十八大”以來,教育在國家的全面發展規劃里占據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尤其在五中全會以后,對全面實現小康社會,以及“十三五”規劃,以及最近國務院和教育部推出的在去年已經提出的,實現中國高校“雙一流”的目標,這也是我們下一步辦學的方向和努力的目標,也就是建成大學一流學科的目標。
 
 
[俞峰]
中央音樂學院有很多專業和學科已經在國際先進行列,在一些方面其實已經達到“雙一流”的標準。但我們也有一定的提升空間和不足。尤其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講話中提到的“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靜下心來、精益求精搞創作”,這對我們作為音樂工作者、文藝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加速發展的期望。中央音樂學院也應該責無旁貸地創作出民族的、時代的作品,從教學質量來說,我們應該更多地為國家的藝術水平和國家藝術形象的發展提供我們的支撐。所以按照國家“雙一流”的目標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主持人]
您最開始說了您從中央音樂學院畢業留校以后這么多年無論在什么樣的崗位工作其實都沒有間斷在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的教學。說到音樂的教學您一直在中國音樂最高學府有著職教25年的歷史,您對中國音樂教育的看法,包括能否對比國外的音樂教育進行橫向的對比,以及中國音樂教育自身的縱向對比?
 
 
[俞峰]
我思考的是一個大的教育,并非是某一個專業或者某一個學科的,我也曾柏林漢斯·埃斯勒音樂學院留學,也去過國外的音樂學院造訪以及講學過。與國外的高校相比,我們可能在人文學科上具有很大的差異性。我認為這是我們所面臨的比較難、比較棘手的,當然我們會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及樹立正確的人生觀、立德樹人去教育培養學生,但這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我們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這三觀上可以說是決定著我們的學生和人才將來能走多遠的關鍵。為什么很多非常優秀的苗子和學生上了大學以后有厭學情緒或者動力不足等等,這是與此密切相關的。我們的民族是非常優秀的,從小就比較聰明,也很努力,但如果在這塊不很好地解決的話,勢必會造成在考大學前都非常努力、非常優秀,而上了大學以后就變了。
 
 
[俞峰]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學生的理想還是家長的理想,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在國外學校的,很多人可能會說我先出去工作一段時間想清楚了再來選擇我的專業,或者說上著上著可能改行了。我們把它稱為一種學術的自由精神,或者是把它稱為一個人生的自我選擇。但是在我們的家庭當中我們希望能夠讓孩子真正自己做出選擇,這樣才能真正地出人才,才能出現一輩子都熱愛和追求與人生相伴的事業。這個才是真正的內在的“發動機”,如果這個我們沒有塑造好,或者說我們教書育人,在這方面家庭、社會、學校都沒有很好的做到位的話,我們的人才就會很難培養起來。
 
 
[主持人]
您是從音樂教育家的角度在想中國的整個高等教育。
 
 
[俞峰]
其實都是差不多的。
 
 
[主持人]
您是通盤的考量,但是作為每一個同學的家長或者學生自身來說在高中的三年還是奔著那兩天的考試在努力,或者就是奔著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大學、理想的專業去努力。所以我們整體還是要落到實際來說,比如拿中央音樂學院的藝術考試來說,藝考確實是一個現在社會上越來越熱門的話題,但是在您上大學的那個年代可能沒有現在這么熱。現在各種媒體的轟炸報道大家都很關注,尤其有很多文藝色彩的同學們,可能今后會成為明星,大家就關注得更多一些。那今年您回到學校來當院長,之前當系主任,可能只關注自己這一個系的同學能否把精英全部招到,別有什么漏下的,那這次當院長您有一個通盤的考慮,您怎么看待現在的藝考?
 
 
[俞峰]
藝考一年比一年火這是非常好的現象,藝術永遠是人類追求的向往,也是人表達自我感受和情感的方式,所以說藝術讓我們生活得更美好,當然,這也是社會進步的一種象征,我想未來藝考生會越來越多。90年代我在德國的時候,我看過德國的青年調查,80%多的德國青年的就業選擇是藝術方向,所以這讓人感覺到驚訝。為什么?搞藝術肯定是投入大、辛苦多、產出相對少的,所謂的這些明星也好、真正的藝術家也好還是少數的,但社會在進步,尤其達到一定的收入水平以后,人們對美的追求、對幸福生活的追求、對表達自我的追求在不斷增強。
 
 
[俞峰]
問題是到底是這些藝考生的理想還是家長的理想?這兩個是統一的還是矛盾的?我們是不是替代學生去選擇了?另外也有一些比如學生能否一直追求這個目標,今年沒考上明年、后年再考,有沒有來自于社會或家庭的壓力。我自己本身第一年考指揮系就沒考上,無話可說,后來我開玩笑說系主任來考你們都不要。但是這沒關系,我感覺到自己某一些方面有差距或者是不熟悉,我覺得再來就是了。
 
 
[主持人]
您是開玩笑也好或者說是您的經歷真的給我很大的啟示,就是我們現在在關注孩子們的高考,關注的是什么?關注的是孩子們到底想要什么還是家長想要什么?您剛才說了國外的例子,國外的人通常就是無論兩方面要的是什么他們都能達成統一,無論誰妥協都能達成統一,而且這種統一是在一個相對自由寬松的環境下達成的,會為了這個統一的目標持續努力,無論用什么樣的辦法,無論他今后在這條路上有沒有飛黃騰達、登峰造極的造詣,他也會在這條路上一直堅持下去。
 

 
 
[俞峰]
對,如果內心不夠堅定肯定不行。我在教學上也經常說如果我們不很好地解決學生的學習動力的話這就是一個問題。
 
 
[主持人]
相對于其他的普通專業來講,也許藝術專業相對還好,因為同學們會經過多年的培訓,自己有一定的愛好在這上面。
 
 
[俞峰]
藝術成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如果不夠執著不是發自內心的愛好和追求的話中途可能就會放棄。我們不能期待大學四年五年或者加上是研究生幾年年里面能夠有所成就,很多人也是大器晚成。有的人甚至產生悲觀情緒,或者因為一些暫時的失利或者學習上暫時的提高不夠快而有一些失落感。其實這些都是表象,我們追求的是自我的完美的實現,而這個過程也是一直伴隨著我們整個的人生。從藝術來說,確實需要天分與勤奮兩者相結合。因為真正的藝術家、真正的藝術具有很高的價值意義,這不是一般的人都能做出來的。所以它需要人們的天分和勤奮。
 
 
[俞峰]
這個勤奮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只是把它發揮出來而已。當然也有天資的差異,首先至少是心靈手巧,情感健全豐富,感知事物的能力等方面是感性的,是聰慧的人,同時他也需要具備不錯的生理條件。比如他的嗓音條件,這是天生的樂器。比如我們吹管樂對手和嘴的條件都是有要求的,當然這些都不是絕對的。當然人的差異性還沒有那么大,后天的勤奮也很重要,勤奮的動力來自于自己的執著和熱愛,所以這些加起來才能夠成為真正的培養優秀人才的重要因素,我想各個學科專業都是大同小異的。
 
 
[主持人]
我們剛才說了對于藝考精神層面的考慮,我們再說說物質方面,很多社會言論評價藝考會有這樣的說法,沒錢就別上,或者說家里沒有什么背景以后也出不來,對于這種觀點您怎么看?
 
 
[俞峰]
是有這樣的觀點,但是不是主流的。至少如果你考上中央音樂學院了沒錢上學找我,我們一定幫助解決,我們國家也有政策和助學機制,音樂學院也有這個助學機制。這是我在這里可以做保證的,我要盡一個公民的力量,更何況我是音樂學院的院長,我們不會讓能夠考入的學生因為學費問題上不了學。剛才所說的這些我覺得可能更多的是針對學前的,學前我認為是一個社會市場的問題,學藝術的投入肯定會有,但是要量力而行。并不是說一定要找到名師,所以我覺得這個現象是可以調節的。
 
 
[主持人]
好,院長已經發話了,沒有問題。那我們再說說關于學校深化合作的話題吧。在2015年我們見到了各個衛視會和專業的藝術院校合作,有的是作節目,有的是把校慶直接做成了一臺晚會搬到熒屏上面,這對觀眾來說是不錯的享受和感受,對于學校來說可能也是更多的一些宣傳的機會。那從中央音樂學院的角度,您在未來有沒有這方面的設想?
 
 
[俞峰]
我一直努力于在做社會服務和擴大無論是學校也好、院團也好的社會影響面。我在歌劇院的時候和很多當地政府比如在我的家鄉寧波建立了一套非常好的模式,中央院團和地方院團的合作,這也被文化部譽為國家院團下基層、群眾文化上殿堂等等,也得到了中央的支持,這種模式是很好的。作為中央音樂學院,我們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大學應該具備服務經濟社會的重要功能。在這一點我也希望各大媒體給予中央音樂學院大力支持,另外我們也可以建立更多的合作平臺。
 


 
[主持人]
其實近年來中央也在大力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的戰略,我們了解之前您在中央歌劇院的時候做了很多這方面的努力和不斷探索,現在您回到學校了,在這方面您對學校未來有什么樣的設想嗎?
 
 
[俞峰]
學校在這一點上一直做得很好,因為我們走出去的目的一個是真正能夠把中華文化推廣到世界各地,讓大家能夠認識到中國的文化、認識到我們優秀的藝術,從而對我們這個偉大的民族有個更多更深的了解。作為一所音樂學院,我們首先要在學術上走出去、引進來,自始至終與世界前沿一同發展,這是需要一個長期的、高層次的學術上的交流。另一方面,就是在高端地帶,在戰略高地推動國家藝術形象的發展,因為我們學校有很多的表演藝術團隊,水準都非常高,包括中國青年交響樂團,那是1986年國務院命名的一個帶國字頭的音樂學院的青年交響樂團,當年它國家和歐共體的文化交流方面起到了很好的推動作用,提升了國家藝術形象,也提升了我們國家青年的形象。我們以后還會有要更要繼續推動這樣的合作,尤其是在一些重要場合展示中國青年的面貌。另外服務于國家的大政方針,“一帶一路”戰略從藝術角度來理解也可以說是音樂考古,比如二胡、琵琶等等怎么進行互相融合和傳播。我認為中央音樂學院應該成為國家重要的藝術智庫,尤其在文化考察上、藝術考察上也是我們非常重要的研究領域。
 
 
[主持人]
最后特別想和您探討一下的是,教學是學校的根本,教學質量是學校能否在社會上立足的最根本的素質,您是從實踐崗位回到教學的崗位,而且現在在學校擔任領導工作,那您會不會對音樂人才的培養和教學有一個新的認識,或者您有沒有根據實踐帶來一些對教學的調整和理念回來?
 
 
[俞峰]
這是我們一輩子都在努力的,提高教學質量是我們最重視的,也是我們目標的核心。一個學校辦得好不好關鍵是能否培養出人才,那么如何能夠讓人才輩出保持高速發展和生動的局面,這是我們面臨的關鍵問題。剛才說的東西很多,教學是相輔相成的兩方面。學生努力學習的和他的價值追求,和老師的教學,這兩方面是相成的,構成了我們一系列的學風、教風和校風。教學秩序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可以說我們現在普遍存在的是“嚴進寬出”。
 
 
[俞峰]
剛才也談到了和國外大學的對照,國外大學絕對不會寬出的,學術的嚴謹、教學的秩序是容不得馬虎的。現在提倡學生自由精神,但這是在學術嚴謹的前提之下,在治學態度之下的。剛才我們也提到了本科生教學,我說我一直在進行本科生教學,而且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本科生教學上面。學生從18歲開始的年齡段正是求知欲形成的非常重要的階段,尤其在藝術上,過了這個年齡段后面難度要大得多了,所以學生從高中進入大學,對他的人生而言是一個重要的轉折,如果沒有一個很好的學風和老師的引導的話,包括再到研究生是一個逐漸成長漸進式的從科研到最后成果的爆發式的階段。所以從治學來說應該是非常具有秩序和應該具備嚴謹學風的。“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是百年大計,不可一蹴而就,但嚴謹治學是我們可以做到的。有治學嚴謹的態度,把良好的校風繼續傳承、保持、發揚,在大學中建立良好的治理和良好的治學氛圍,讓老師能夠腳踏實地地從事事業研究和教學發展,我想這是一個大學比較理想化的狀態。在這種氛圍之下,大家才能夠靜下心來好好地搞教學。我覺得中央音樂學院有良好的傳承,我本身對此是充滿信心的,尤其是國家現在的“雙一流”建設,以及人才強國、教育強國的大的背景下,我們各行各類的人才都會脫穎而出。
 
 
[主持人]
非常感謝俞院長今天跟我們聊了這么多,祝愿您工作順利,也祝愿中央音樂學院發展順利。再次感謝各位網友的收看。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