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家 > 音樂大家 > 正文
中央音樂學院院長俞峰:藝術的選擇也是人生的選擇
2016-12-19 10:20:36 發表 | 來源:新華網

    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著名指揮家俞峰做客新華網,就2016年藝考以及中國音樂教育及藝術人才培養分享自己的見解。 (新華網 張欣然/攝影)新華網北京2月26日電(記者 商亮 王曉陽)春節剛過,2016藝考大幕已經悄然拉開。作為全國藝術院校中唯一的一所“211工程”重點建設大學,中央音樂學院堪稱中國音樂藝術教育最高學府。

  2016年2月18日,俞峰出任中央音樂學院院長,成為該院1949年建校以來的第七位院長。此前,俞峰一直擔任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主任、院長助理等職,自2009年2月至今任中央歌劇院院長。雖然擔任中央歌劇院的院長,但俞峰從教25年始終沒有離開過講臺,始終堅持給本科生、研究生上課。日前,中央音樂學院院長俞峰受邀做客新華網,談到再度回到母校,俞峰表示:“回到母校對我來說不單責任重大,也是一個非常光榮的職責和使命。”

  說動機:人才培養需要學術自由精神 熱愛才是內在驅動力

  我一直在思考的一個關鍵問題是,藝考的火爆,學生對藝術的熱情到底是來自學生的理想還是家長的理想。國外很多學生是出于自己的愛好和選擇,甚至參加工作一段時間,想清楚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喜歡的是什么,再來選擇專業,我們稱之為學術的自由精神或者說是一個人對自己人生的自我選擇。只有讓學生真正自己做出選擇,去發現值得他自己一輩子熱愛和追求的事業,才算是真的“發動機”,這樣才能真正出人才,出藝術家。這也是需要家庭、社會、學校多方面的努力。

  如果這個我們沒有塑造好,或者說我們教書育人,在這方面家庭、社會、學校都沒有很好的做到位的話,我們的人才就會很難培養起來。

  俞峰回憶起他曾在德國漢斯·埃斯靳音樂學院留學以及多次造訪國外音樂學院后發現的國內藝術院校與國外藝術院校的差異。他說,與國外的高校相比。我認為我們在人文學科上所面臨的問題是比較棘手。現在高校把“立德樹人”放在核心位置,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可以說是決定著學生將來能走多遠的關鍵。

  說成才:真正的藝術家需要天分與勤奮相結合

  藝術成才到底難不難,很多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真正的藝術家確實需要天分與勤奮兩者相結合。天分很重要,但人與人之間差異性并非很大,后天的勤奮也很重要,而勤奮的動力正是來自于自己對藝術追求的執著和熱愛。”俞峰微笑著道出自己的感受。

  “這個勤奮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只是把它發揮出來而已。當然也有天資的差異,首先至少是心靈手巧,情感健全豐富,感知事物的能力等方面是感性的,是聰慧的人,同時也是有理論邏輯的人。比如他的嗓音條件,這是天生的樂器。比如我們演奏樂器對手和嘴的基本條件及聽覺系統都有一些基本要求,當然這些都不是絕對的。當然人的差異性還沒有那么大,后天的勤奮也很重要,勤奮的動力來自于自己的執著和熱愛,所以這些加起來才能夠成為真正的培養優秀人才的重要因素,我想各個學科專業都是大同小異的。”

訪中央音樂學院院長俞峰:人才培養需要學術自由精神 熱愛才是內驅力

2月25日,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著名指揮家俞峰做客新華網,就2016年藝考以及中國音樂教育及藝術人才培養分享自己的見解。 (新華網 張欣然/攝影)

  說教學:課堂、實踐到舞臺形成完整的教育系統

  在俞峰看來,在中央歌劇院任職的十年對現在的教學工作大有裨益。俞峰認為,從在學校里的課堂教學到藝術實踐、再到真正的舞臺表演全過程這才是一個完整的“教育系統”。提到實踐與教學相互之間的指導作用與關系,俞峰表示,中央歌劇院作為中央音樂學院在北京唯一的實習基地,畢業生的實踐情況對教學反饋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音樂學院的老師同時也是歌劇院招聘考試的評委,他們會把音樂學院的畢業生質量直接反饋回學校。

  說求知:重視提高教學質量是培養目標的核心

  “提高教學質量是我們最重視的,也是我們培養目標的核心”,俞峰說,學生的努力和老師的教學,這兩方面是相輔相成的,也構成了學校的學風、教風和校風。目前國內的高校普遍存在“嚴進寬出”的現象。國外大學絕對不會“寬出”,因為學術的嚴謹、教學的秩序是容不得馬虎的。我所提倡的“學術自由精神”,是在嚴謹的治學態度前提之下的。俞峰說,大學是學生人生的重大轉折,孩子們從18歲左右進入大學,這正是人求知欲形成的重要階段。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是百年大計,不可一蹴而就,嚴謹治學是我們能做的。大學比較理想化的狀態是,治學嚴謹的態度,良好的校風傳承,建立良好的教學秩序,老師能夠腳踏實地地從事事業研究和教學發展。我本身對達到這種狀態充滿信心,尤其是站在國家推進高校“雙一流”建設的風口上,我相信各行各業的人才都會脫穎而出。

  說藝考:追求自我完美的實現的過程 伴隨我們整個人生

  針對網友關切的2016年藝考,每年的這個時候,全國各地的“逐夢”的藝考考生都奔赴他們心中的藝術殿堂,孩子的夢想,家長的期望,一輪一輪的考驗著學生的藝術功底和家長對孩子的殷勤期盼。

  “藝術成才是個漫長的過程,不夠執著不是發自內心的喜好中途就可能會放棄。”俞峰在談到藝考時這樣說到,他還表示,我們不能期待學生在大學階段或研究生階段的幾年時間里能夠有所成就,很多藝術家都是大器晚成的。有的人會因為一些暫時的失利或者學習上暫時的提高不夠快而產生失落感。其實這些都是表象,我們追求的是自我完美的實現,這個過程是一直伴隨著我們的整個人生。
 



 

相關閱讀:
 

2月25日,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著名指揮家俞峰做客新華網,就2016年藝考以及中國音樂教育及藝術人才培養分享自己的見解。新華網 張欣然 攝

點擊進入本次訪談專題: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著名指揮家俞峰做客新華網 (http://ent.news.cn/xhhkt/20160219a/zy.htm)

新華網北京2月26日電(記者段敬芳)2月25日,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著名指揮家俞峰做客新華網訪談時表示,藝術人才培養需要“學術自由精神”,音樂教育和業務實踐是密不可分的,他著力將中央音樂學院打造成為國家重要的藝術智庫。他同時寄語藝考生,藝術的選擇其實也是人生的選擇,學藝術應量力而行,只有找名師、托門路才能考得上是藝考誤區。

教育和實踐密不可分 音樂教育應注重反饋

俞峰1985年考入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1991年留校工作,至今從教25年,包括他到中央歌劇院工作的十年期間,一直沒有中斷在學校的教育工作。他對音樂教育工作的無比熱愛。對于重新回到學院擔任院長,他表示,“現在回到母校擔任院長,對我來說責任重大,也是一個非常光榮的使命。”俞峰曾經中央歌劇院工作十年,擔任中央歌劇院院長7年,在回憶這段工作經歷時,他認為,在中央歌劇院工作的十年是非常重要的國家院團的工作實踐與鍛煉,這對于他在音樂教育領域的工作十分重要。教育和實踐、講臺和社會舞臺從來是不可分割的,在俞峰看來,這兩個“中央院”之間一直是緊密相連的。他說:“從學校的課堂教學到藝術實踐、到社會舞臺等等這是一個完整的教育系統,對音樂人才培養尤其重要。對教師來說也是一樣的,如果教學缺乏實踐,那在課堂上講授的知識會顯得單薄。”

俞峰舉例說,“我在歌劇院工作的十年對我們的教學反饋非常重要,在中央歌劇院招聘的學生信息會直接反饋到中央音樂學院的院學術委員會,院學術委員會甚至會根據我的意見深入探討和研究有關聲樂系的授課情況。我們還請學校的老師到中央歌劇院擔任招聘考試及內部考核的評委。歌劇院方面對學院招收的學生的質量評價也會直接反饋給學校,這些反饋是真實、直接、非常負責任的。另外,中央歌劇院還是中央音樂學院在北京唯一的實習基地,尤其在歌劇方面進行了很多的合作。”

人才培養需要學術自由精神 只有熱愛才能激發創造力

在談到對中央音樂學院未來發展的設想時,俞峰表示,實現中國高校“雙一流”是中央音樂學院下一步工作的方向和努力的目標。雖然中央音樂學院有很多專業和學科已經在國際先進行列,在一些方面已經達到“雙一流”的標準。但還有一定的提升空間和不足。尤其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講話中提到的“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靜下心來、精益求精搞創作”,這對音樂工作者、文藝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加速發展的期望。中央音樂學院也應該責無旁貸地創作出民族的、時代的作品,從教學質量來說,應該更多地為國家的藝術水平和國家藝術形象的提升提供支撐。

俞峰曾經在德國柏林漢斯埃斯勒音樂學院交響樂隊指揮專業學習,也造訪過國外的音樂學院以及講學,對于中外教育的差異,他深有感觸。他認為,中外教育在人文學科上具有很大的差異性。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是決定學生和人才將來能走多遠的關鍵。“我一直在思考,學生選擇什么專業以及什么樣的發展道路是他們自己的理想還是家長的理想,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在國外的學校,很多人會先出去工作一段時間想清楚自己的興趣和特長再來選擇自己的專業。我們把它稱為學術的自由精神,或者是一個人生的自我選擇。”只有讓學生憑借自己的興趣去選擇自己的專業,才能真正地激發他們的創造力,這個才是真正的內在的“人才發動機”。

俞峰還指出,目前國內的高校普遍存在“嚴進寬出”的現象。國外大學絕對不會“寬出”,因為學術的嚴謹、教學的秩序是容不得馬虎的。我所提倡的“學術自由精神”,是在嚴謹的治學態度前提之下的。學生從18歲開始的年齡段正是求知欲形成的非常重要的階段,尤其在藝術上,所以學生從高中進入大學,對他的人生而言是一個重要的轉折。“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是百年大計,不可一蹴而就。有治學嚴謹的態度,保持、傳承、發揚良好的校風,在大學中建立良好的治學氛圍,讓老師能夠腳踏實地從事教學和研究,這是一個大學理想化的狀態。

寄語藝考生:找名師、托門路才能考得上是誤區

剛剛接任院長的俞峰就投入到緊張的藝考工作當中,站在院長的高度重新審視藝考,俞峰感慨頗多。他說,藝考一年比一年火這是非常好的現象,藝術讓我們生活得更美好,也是社會進步的一種象征,我想未來藝考生會越來越多。搞藝術肯定是投入大、辛苦多、產出相對少的,所謂的明星、真正的藝術家還是少數的,但社會在進步,尤其達到一定的收入水平以后,人們對美的追求、對幸福生活的追求、對表達自我的追求在不斷增強。“問題是到底是這些藝考生的理想還是家長的理想?這兩個是統一的還是矛盾的?家長是不是代替學生去選擇了?另外也有一些比如學生能否一直追求這個目標,今年沒考上明年、后年再考,有沒有來自于社會或家庭的壓力,如果是出于真正的熱愛、對藝術鍥而不舍地追求,我們也是應該鼓勵的。”俞峰對藝考生寄語道。

對于社會上對于藝考的諸如“沒錢上不起”、“家里沒人沒背景就沒發展前途”的說法,俞峰認為這不是主流觀點,他說,中央音樂學院堅決不會將家境不好的學生拒之門外,如果有學生考上中央音樂學院卻沒錢上學,院方一定幫助解決。另外,國家也有相應的政策和助學機制,不會讓學生因為學費問題上不了學。俞峰認為,所謂高投入是相對于藝術類學生的課堂外的投入而言的,這是一個社會市場問題。他告誡考生和家長,學藝術的投入肯定會有,但是要量力而行,只有找名師、托門路才能考得上考得好的說法,是藝考的誤區。

俞峰同時表示,學習藝術,是一個漫長而艱苦的過程,內心不夠堅定和強大,是無法堅持下去的。追求藝術的過程也是實現自我完美的過程,這也一直伴隨著藝術家的整個人生。搞藝術確實需要天分與勤奮兩者相結合。勤奮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只是把它發揮出來而已。每個人的天資不同,比如嗓音條件、比如吹管樂對手和嘴的條件都是有要求的,當然這些都不是絕對的。人的差異性沒有那么大,后天的勤奮很重要,而勤奮的動力來自于自己的執著和熱愛。
 

近年來,中央在大力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的戰略,俞峰在中央歌劇院工作期間,為中國歌劇走向世界做出了很大貢獻。對于中央音樂學院的對外文化交流和深化合作的話題,俞峰表示,作為一所音樂學院,我們首先要在學術上走出去、引進來,自始至終與世界前沿一同發展,這需要長期的、高層次的學術上的交流。另一方面,中央音樂學院要利用自身高水準的表演藝術團隊優勢,在戰略高地推動國家藝術形象的發展。

俞峰最后指出,中央音樂學院應該成為國家重要的藝術智庫,尤其在文化考察、藝術考察方面是中央音樂學院非常重要的研究領域。同時,作為藝術類院校,應該具備服務社會、經濟的重要功能,可以建立更多的社會化合作平臺。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