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家 > 音樂大家 > 正文
唐俊喬:真正意義的優秀演奏家,就是“演奏家”!
2017-03-05 01:19:56 發表 | 來源:華音網

  印象里竹笛是一件男性化的樂器,似乎這應該是件男人才能演奏好的樂器。但是,唐老師用她親身經歷和演奏實力告訴大家,演奏竹笛或任何樂器,是沒有性別之分的。

“等”來一個譚盾為她開啟向世界傳播竹笛的大門

加入上海民族樂團后,唐俊喬經常穿梭在各大錄音棚之間,為電視、電影演奏配樂和灌制各類民樂唱片,那時候像她這樣的演奏員被業內人士稱為“棚蟲”。就是在這樣的契機下,得到與譚盾合作《臥虎藏龍》電影配樂的機會。

也許是當年唐俊喬看上去過于年輕了,初次見面的時候,譚盾驚疑的口吻問她“你就是唐俊喬?”,唐俊喬用竹笛演繹了精彩的音樂,回復了譚盾的這個問題,她就是唐俊喬。

在唐俊喬的印象中譚盾只是一個搞現代作曲的,但是讓她驚訝的是,譚盾在《臥虎藏龍》配樂中竟把中國音樂寫得那么美。不論是打斗場面還是電影人物內心的刻畫,配樂都起到了至關性的作用。

2000年《臥虎藏龍》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獎,譚盾深夜打來電話與唐俊喬分享獲獎喜悅,雖然,配樂中的笛簫獨奏由唐俊喬完成,但她并沒有覺得這個獎與自己有多大關系。

電影音樂獲獎后,譚盾為《臥虎藏龍》譜寫了多媒體交響樂協奏曲,并邀請唐俊喬、馬友友等音樂家演奏,開始了與國外各大交響樂團一起合作演出的國際旅程。“通過這個合作契機,我又把中國其他作曲家的作品也介紹給各國樂團和總監,之后就帶著《愁空山》、《蒼》、《飛歌》等竹笛協奏曲與各大樂團合作演出了。”唐俊喬開心的說著。

一個《愁空山》,難不倒我

“2003年上海國際藝術節時,我準備一場獨奏音樂會,主題是當代作曲家的新作品。聽說郭文景先生有一首竹笛作品,雖然創作有十年了,但是沒有得到流傳。”可等唐俊喬聯系到郭老師并表明來意后,卻被潑了一盆冷水。“‘如果你用六孔竹笛演,恐怕不行,半音很多,傳統六孔竹笛都吹不了的,想吹這首曲子你得用八孔笛。’”當時,唐俊喬心想,“自己的強項就是用傳統笛演奏半音啊,這神曲非得拿來看看!”待平心靜氣后,“大師,這樣吧,我先看一看譜子,如果我能吹,兩個月后您愿意來上海看我的音樂會嗎?” 郭老師驚訝的看著唐俊喬,隨后答應出席。

唐俊喬拿到譜子后,先放慢速度試著演奏變化音最多的快板,雖然有難度,但對于她來說并不是如高山峻嶺般無法跨越。甚至還讓唐俊喬有些興奮和雀躍,之前一直迷茫和苦惱的一個心結:從小練就把竹笛當長笛一般演奏變化音的技巧,卻根本無用武之地?總不能用個中國樂器天天舞臺上去演奏人家西洋樂曲吧? 而《愁空山》簡直是為她的技術能力度身定做的。

可能連唐俊喬自己都想不到的是,她的高超技術能力和從南方名師學習傳承下來的傳統演奏藝術功力,已經為她迎來了一個嶄新的,真正屬于她的音樂世界。

“音樂會的前一天,我把作曲家都邀請到上海,郭文景老師下飛機后直奔排練廳,聽我吹完《愁空山》后,拿過我手中的笛子看,連連贊嘆‘厲害,厲害,真的是六孔笛啊,你吹的太棒了’,得到他的肯定,讓我對自己第二天的音樂會信心倍增”。音樂會中唐俊喬成功的演奏了多首現代作曲家的作品,并得到了所有作曲家的高度贊譽。

郭文景曾說,是唐俊喬解放了《愁空山》,因為她,讓《愁空山》不僅被更多人知道了,也讓全世界知道了。

“女”演奏家與“男”演奏家

“我的性格中有著非常男性剛強堅定的一面,有著不屬于女性的爆發力,當然也天然就有著女性所具有的柔軟細膩的一面”,這樣的性格讓她的音樂可以大氣磅礴,也可以溫婉柔情。“我一直覺得性格的‘雙性’化,是成為一名好演奏家要具備的特點。我說的這一點涵蓋男性也涵蓋女性。你比如說劉德海老師,十多年前我們第一次同臺,第一次近距離看他的琵琶演奏,我就發現,除了天然具備的屬于男性的力度、張力、豪邁奔放,他居然也有著女性身上所特有的細膩、內斂、敏感、豐富的音樂情感。所以,劉德海成就了琵琶,琵琶這件在人們腦海中完全屬于女性的一個樂器,也成為‘劉德海’的符號”。

唐俊喬認為,這世界上不存在好的男性演奏家或好的女性演奏家,真正意義的優秀演奏家,就是“演奏家”,且寥寥無幾。

唐老師答疑解惑時間

 

1

 

 

2

 

 

3

 

 

4

 

 

5

 

 

6

 

 

640



 

傳承與開放,唐俊喬老師的笛子


 

1分享到

 

1986年在我國河南省中部發現史前聚落遺址,出土了一件改寫了中國音樂與樂器史的文物----賈湖骨笛。這些“新鮮”出土的骨笛,笛孔數為5-8孔但多以7孔為主,在演奏家的實驗下,不僅能夠演奏傳統的五聲、七聲調式的樂曲,還能夠演奏簡單的變化音。

在傳統演奏中,笛子常出現于戲曲音樂、江南絲竹等伴奏合奏中。演奏:唐俊喬、吳玉霞、高揚、李玲玲。

史料中雖然早有對十二平均律的記載,但是我們的音樂卻一直使用著傳統的七聲調式。而近些年來涌現出很多優秀竹笛藝術家,創作了許多優秀的竹笛音樂作品。其中雖有創新,但并沒有突破中國傳統的調式曲式。

 

2

 

傳統音樂延續了千年的審美今天終被打破,在滬上音樂學院琴房內,一位風姿綽約的女子正在用中國的竹笛演奏外國樂曲。

她,就是唐俊喬,中國杰出女演奏家,上海音樂學院教授。

移植作品不是音樂中的主旋律

多年來唐老師把傳承和發揚傳統作品作為己任,為了讓愛樂者們對笛子這件樂器有全面的了解,在向世界展示竹笛現代高難度協奏曲的同時,亦與中央電視臺在十余年間共錄制演奏中國傳統笛曲、改編的民歌笛曲等作品近百首。

面對外界的采訪,也經常會被問到關于演奏和移植西方作品的目的。“練習演奏移植作品能夠幫助我們提高和掌握音準和演奏半音的能力。而任何樂器的演奏,技術訓練都是必不可少的,演奏外國移植作品就是為了學習一種能力。”

而與移植作品相對的就是傳統作品,“不能忽視傳統作品的演奏,熟練掌握東西方音樂語匯,才能豐富竹笛藝術的表現力。”

《野蜂飛舞》唐俊喬改編   演奏:陳善治

唐俊喬改編移植作品《野蜂飛舞》,是竹笛演奏技術難度頗高的作品之一。樂曲中快速連續的半音階演奏,在傳統的竹笛作品中是沒有的。我們能隨著上下翻滾的音流,感受到野蜂振翅疾飛的情景。

《愁空山》是作曲家郭文景在1992年完成的,原始版本是為竹笛與中國民族樂隊而作,后來改成竹笛與管弦樂隊協奏。曲子中唐俊喬用按半孔的方式來吹奏笛子本身不能發出的半音,至今鮮少有竹笛演奏家能夠完整演奏這個作品,郭文景更是表示:“你把我的《愁空山》解放了”。

唐俊喬師生音樂會《流浪者之歌》演奏:唐俊喬、王俊侃、屠化冰 

《流浪者之歌》為小提琴名曲,由唐俊喬改編移植為竹笛獨奏曲。樂曲豐富的情感和具有風格特色的變化音,使它成為竹笛另一個高難度移植作品。

在唐俊喬的音樂中,她用手中的竹笛去演繹、去發掘竹笛藝術中的更多可能。中西方音樂語匯的糅合間,讓這件蘊含中國歷史千年文化底蘊的竹笛,在未來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演奏半音的小竅門 

竹笛的半音演奏主要是靠氣息和手指的配合來完成的,手指在指孔上按一半,吹出來的音不能破掉,如吹實音一般。

練習半音時還要有聽音辨音能力,就是視唱練耳一定要好,這樣才能把半音練好。

 

北方少女孑身滬上,一切努力只為手中的笛子



因為曲笛,她來到上海

 這一天,唐俊喬一如既往的早早來到琴房。心情不同于往日,心中有些興奮、有些緊張,因為今天是上海音樂學院在沈陽招考的日子。面試進行的異常順利,“上音”向這位竹笛天才拋出了橄欖枝。

唐俊喬一直惦念的是和趙松庭老師、俞遜發老師學習南派竹笛,“在附中學習的時候,有一個困擾我多時的問題,就是總感覺自己的北派梆笛那時期吹的比曲笛好,覺得自己南派作品吹的不夠精致。”而兩位老師是中國最好的笛子演奏家、教育家之一。唐俊喬直爽地說出如果能請來這兩位老師教她,她就會去上海。尷尬的是,這兩位老師并不是上海音樂學院的教師。如果請校外老師來教課需要多方溝通,看似很難實現的要求,“上音”竟答應了。 

就這樣,十七歲的唐俊喬來到上海這個國際都市。

老師的鼓勵和提醒,是我追求音樂之路的燈塔

 唐俊喬是地道的北方人,性格獨立自信、陽光開朗。可是東北的“艷陽天”遇到南方的陰雨連綿,心情難免郁郁。聽不懂的方言,節奏緊張的都市,讓初來乍到的唐俊喬感到不適。幸好與趙松庭老師學習的日子,給她的心情帶來了陽光。猶記得趙松庭老師第一次聽完唐俊喬的演奏后表示,“未來,你一定會有大成就”,這句話讓17歲的唐俊喬感到非常詫愕和欣喜,同時也一直激勵著她對音樂的追求。

 那時,趙松庭老師生活在杭州,每周唐俊喬都要往返杭州與上海,光是路程來回就要一天時間,“每天都很充實,雖然辛苦,但是收獲頗豐。”

 “‘如果有一天你事業有成,無論面對掌聲和鮮花,還是面對妒忌和詆毀都要坦然大氣,永遠要保有堅定執著和純善勇敢的心。’每當遇到困惑和茫然時,我就會想起恩師趙松庭先生說過的這一席話。”

 因為一個“音”,讓她執念地練了三年

 讓唐俊喬難過的是,半年后,老師因身體情況不能再授課了。而趙老師得知她曾想向俞遜發老師學習,特書信一封與俞遜發,希望他能接著教授這位愛徒。

 經過學校的聯絡和邀請,在樂團工作的俞遜發接任趙松庭老師成為了唐俊喬的導師。

 還在附中時,唐俊喬就很仰慕俞遜發老師,每晚聽著老師的唱片入睡。“雖然那時我從未見到過他,但在我心里他已經是我的老師,我特別癡迷他的音色。”唐俊喬常常感嘆,大學時期能與自己兒時的偶像學習,這真是天大的幸運。

 第一次見俞老師,為了在“偶像”面前展示自己,唐俊喬拿出看家本事,連續吹奏傳統、現代多首作品。老師聽后,對她說“我也給你吹一個”。話畢,一個平穩綿長的長音回蕩在琴房中,美好的音色徹底征服了唐俊喬。她突然就明白了,基本功是多么重要。從那時開始,唐俊喬加強基本功訓練,每天都要練琴十幾個小時。

 那個時候唐俊喬癡迷于模仿俞老師的演奏,不管是聲音還是動作,都力求惟妙惟肖。俞遜發告訴她“小唐你不要做我的第二,你要做唐俊喬第一”老師的告誡好像喚醒了她,指引著她用音樂和心靈對話,在音樂中找到自我,才能去探索更寬廣的世界。

 時間的沉淀讓唐俊喬的演奏之路越走越寬,畢業后,唐俊喬進入上海民族樂團工作,并成為第一位女管樂首席。工作后,樂團給了她很多獨奏的機會,她會因為準備一首曲子,連續半月每天練琴十幾個小時,投入到“著魔”般的練習中。在樂團工作的九年中,為她積累了寶貴的舞臺表演經驗。而離開樂團后,唐俊喬回到母校任教,把她所學、所思、所感和對音樂的追求,毫無保留的教授給熱愛竹笛的孩子們。

 不論是在舞臺上還是教學中,唐俊喬一直懷揣著對音樂追求的信念,曾經那個直爽、膽大的姑娘,多了堅毅、執著,在追求竹笛藝術的道路上,不曾停下腳步。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