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論曲譜 > 音樂評論 > 正文
《劇院魅影》為何無緣深圳?
2015-10-22 15:15:41 發表 | 來源:深圳特區報

  “假如一生只看一部音樂劇,這部肯定是畢生之選。”這說的就是安德魯·韋伯的代表作之一《劇院魅影》。最近,這部原版“音樂劇之王”首次踏足華南地區,票房與口碑之火爆造就了“現象級”事件,“魅影”與克里斯汀的絕唱刷爆了眾多社交媒體,許多深圳乃至珠三角、長三角的觀眾甚至越城前往。

  不過,令深圳人艷羨之余又有些許尷尬的是,《劇院魅影》去年底剛剛二度造訪香港連演33場,此次又在廣州大劇院席開40場,卻屢次與鄰城的深圳擦肩而過——事實上,不止是《劇院魅影》,不少國際上的一流演出都無緣深圳舞臺。

  在多部經典面前,深圳為何望而卻步?高端演出市場的難題該如何破解?記者在深入采訪了多位國內外資深業內人士后發現,深圳在劇場硬件、運營模式和高端演出市場培育等方面均相互制約,存在諸多困境。

  劇場容量小,可選擇余地少

  作為一部誕生了29年的經典音樂劇,《劇院魅影》已經在全球145個城市上演了超過74000多場,獲得50多個主要的戲劇獎項。其優美雋永的音樂、曲折動人的劇情、全情投入的演員等成為經典,至今在美國百老匯和英國西區仍是熱門劇目,門票需要提前半個月以上預訂。

  “《劇院魅影》首要引進難點在技術層面,它對演出場館硬件設施要求極高,中國大部分劇院都無法完全呈現該劇復雜的舞臺效果。”廣州大劇院副總經理何鷹告訴記者,該劇此次來穗,光裝臺就花了20天。

  他說,這也是《劇院魅影》自2004年引進中國后一直無緣北京的原因——雖然北京演出市場發展全國領先,但由于多數劇場落成時間早,硬件設施普遍不達標,國家大劇院又因定位緣故婉拒國外音樂劇演出。直到這次,該劇結束廣州演出后將移師新開業的北京天橋藝術中心連演64場,《劇院魅影》才得以首次亮相首都。

  駐團導演菲利普·哥達瓦證實了這一點。他說,《劇院魅影》從地下密室到劇中舞臺、從水中劃船到宮殿舞會等共有22個場景。劇中讓人津津樂道的一幕是歌劇院上空懸掛的水晶吊燈從高空墜落,下降速度達到每秒2.1米,驚險程度被形容為“直接擦過觀眾頭皮”。每到一地演出,劇院屋頂的承重能力和吊桿位置等就成為最關鍵的考察點,光是這一點就把中國很多劇場排除在外。

  在深圳,劇院硬件也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坎。幾位業內人士表示,雖然深圳大劇院、保利劇院具備相應的硬件可能,但光是裝臺的場租就是數百萬的成本,以現有劇場的座位數量根本無法消化,最低票價預計接近1000元,這顯然不可行。

  深圳市聚橙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耿軍認為:“深圳目前能演音樂劇的劇場最大不過1500座,常用劇院也就五六個左右,相較北、上、廣有極大差距。單從硬件設施來看,的確需要興建規模更大、設施更現代的綜合性劇院。”

  以演唱會市場為例,自深圳灣體育中心投入使用后,深圳的演唱會從年頭演到年末,迅速進入井噴期。看來,要深度激活深圳演出市場,首要解決劇場容量和硬件設施的問題。

  票房風險高,觀眾培育尚待時日

  但另外一種觀點是,音樂劇的國際巡演版不同于百老匯和西區的駐場演出,完全可以根據不同的劇場條件進行彈性調配,劇院硬件并非決定性因素。如去年上演該劇的香港亞洲國際博覽館并非標準演出場地,而《劇院魅影》2011年在倫敦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上演的25周年紀念演出,受場館所限一些場景是依靠投影完成,絲毫不減魅力。深圳多個劇院均按高標準興建,稍加改造即可滿足要求。

  “最根本的原因還是票房壓力。”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承接《劇院魅影》是許多演出商的夢想,但在高投入帶來的高風險面前都望而卻步。此次《劇院魅影》總成本高達6000多萬人民幣,即使演出104場、每場1800個座位來平攤成本,最高票價仍高達1680元。

  在深圳,從2008年《貓》和《音樂之聲》開始,觀眾接觸音樂劇僅7年時間,即使今年初的《人鬼情未了》,最高演出紀錄也一直不過8場,遠遠稱不上“火爆”。記者曾聽到不少演出商抱怨,一些深圳觀眾還分不清音樂劇和歌劇的區別,前幾年中文版《媽媽咪呀》演出,不少人依然稱其為歌劇,把《茶花女》當成音樂劇的也不在少數。這樣的市場認知度,音樂劇和歌劇市場的發展可謂任重而道遠。

  耿軍坦言,目前深圳演出市場火爆,但仍處于初級發展階段,尚承載不了這么高成本的原版音樂劇。“在國際上,不同于歌劇演出多由當地政府補貼扶持,音樂劇是最為市場化的演出類型,在西方國家占劇場演出總銷售額的一半以上,在深圳是必須布局的。引進原版——本土化推中文版——做原創品牌,是三個必經步驟。近年來我們引進了韓國一些輕型音樂劇,也是為了逐步培育高端演出市場。”

  高端演出市場

  需要一支“強心劑”

  如此看來,深圳的高端演出市場需要一支強有力的“強心劑”,以更快地拓展出一片郁郁蔥蔥的藝術綠洲。在這一點上,近年發展形勢迅猛的鄰城廣州給深圳人不少啟示。

  何鷹告訴記者,此次《劇院魅影》在廣州每場上座率均在85%以上,目前單是廣州的票房已經突破4000萬,這讓開始只抱著“持平”預期的他們很是驚喜。究其原因,這與廣州大劇院五年來堅持引進高端演出有著莫大關系。

  “此前廣州人的文化消費也是傾向于流行文化,廣州大劇院成立后開創了央地合作的管理模式,成為中演院線第一家直營劇院。依托中演院線所提供的強大渠道,以中國最大的演出商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公司為后盾,我們認準了用高端演出培養觀眾的策略,比如與國外歌劇院聯手制作了《托斯卡》、《茶花女》、《卡門》等年度歌劇,吸引和培育了珠三角地區的高雅藝術觀眾群體。”何鷹認為,最好的演出才能最快地培育市場,在擁有1500萬人口、經濟基礎良好但沒有觀演習慣的廣州,第一階段培育期是3年。去年32場《媽媽咪呀》場場爆滿,今年《劇院魅影》的火爆和接下來《魔笛》、《巴黎圣母院》系列國際高端演出口口相傳,正是市場培育工作開始收效。

  但深圳的劇院管理模式則迥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本地資深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要引進高端演出,比場館更重要的是劇院的實力。如今深圳每個劇院都自負盈虧,有經營考核指標,一年到頭為數不多的幾場高端演出多是靠場租收入和商業贊助“倒貼”,在自主引進劇目上自然趨向保守,整體質量不夠高,而且單打獨斗的經營模式長此以往并不利于引導觀眾審美品位。

  “深圳可以借鑒廣州,將劇院定位為高雅藝術的推廣陣地,還可以成立藝術委員會對節目進行符合劇院定位的篩選,以保證高端演出的系統性,分步驟、有目標地推廣高雅藝術。此外,深圳還要培養有全球視野、能與國際對話的演藝機構。”這位業內人士建議。

  據記者了解,在深圳灣興建一個新型現代化劇院的計劃已經被提上議程。而聚橙網也剛剛與澳大利亞歌劇院簽約,以深圳為大本營,采取聯合制作的形式大力引進原版音樂劇和歌劇,明年就將推出由國際知名戲劇導演陳士爭執導的重磅音樂劇——在各方力量的推動下,也許再過幾年,《劇院魅影》這樣的遺憾將能化解。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