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活動 > 音樂演出 > 正文
“夢橋”致敬港珠澳大橋交響音樂會6月6日國家大劇院奏響
2019-05-30 13:21:01 發表 | 來源:中國音樂網
 

  旭日從東方海面冉冉升起、超級工程的魅力影像點滴重現、成千上萬建設者的激情震撼耳畔、堅毅與夢想的步履始終向前……6月6日晚,一場橋梁文化的“音樂盛宴”,大型交響音樂會“夢橋——致敬港珠澳大橋”將在中國國家大劇院音樂廳正式舉行首演。
 
在中國交響樂團一百多名樂手的聯袂傾情演繹下,從多個維度展現港珠澳大橋建設之風采,奏響港珠澳大橋建設者們踏浪弄潮、奮進新時代的精彩樂章。
 
 
2018年10月24日,“世紀工程”港珠澳大橋全線貫通,作曲家方崠清歷時3年創作的大型交響組曲《夢橋》也在零點時刻正式發布。《夢橋》是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而作,形式和品質,也和這個全長55公里,帶有人工島、海底隧道及高速路橋的“超級工程”相似、相通。
 
 
 
——
 
 ·  演出信息 · 
 
| 時間 |
 
2019年6月6日 19:30
 
| 地點 |
 
國家大劇院音樂廳
 
| 演出陣容 |
 
丨方崠清丨李心草丨娜木拉丨呂思清丨元杰丨蘇暢丨
 
中國交響樂團
 
——
 
交響組曲
 
《夢橋——獻給港珠澳大橋偉大建設者》
 
“海上天路如巨龍,三地至此無西東。”交響組曲《夢橋》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部以如此大的體量、專門體現中國橋梁建設者的交響音樂作品。
 
這部《夢橋》是著名青年作曲家方崠清經過三次出海、實地采風后完成的一部大型交響組曲。他以作曲家的身份賦予了這部作品無比大氣磅礴的力量,又以見證者的身份給予了大橋建設者最崇高的敬意。整部作品由五個樂章組成,互相襯托、相輔相成,承載著橋梁建造中所有被時間刻下的回憶。
 
“寫這部交響樂對我來說是情懷所在,年輕一代作曲家有責任、有使命承擔起,創作展現主旋律題材作品的責任。”作曲家方崠清說,“音樂是流動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樂,我自己也成為港珠澳大橋建設者中的一員,用音符筑造了一個交響樂中的超級工程。”
 
 
《夢橋》全曲共5個樂章,分別是交響序曲《獻給歲月》、古箏協奏曲《獻給歷史》、鋼琴協奏曲《獻給建設者》、大提琴協奏曲《獻給大海》以及一首引子與進行曲《終曲·獻給港珠澳》。
 
第一樂章《獻給歲月》中拉開帷幕,配以影像資料展現歷史畫卷,在充滿張力的演奏中,回首港珠澳大橋前期工作的崢嶸歲月。
 
第二樂章《獻給歷史》以東方古箏和西方大型交響樂隊碰撞出的強勢律動,對話歷史,對話伶仃,對話港珠澳大橋。
 
第三樂章《獻給建設者》用鋼琴獨出心裁的營造出一種打擊樂震撼效果,通過極富變化的節奏,再現了偉大橋梁建設者心懷理想和勇往直前的奮斗征程。
 
第四樂章《獻給大海》通過大提琴向自然致敬,利用唯美而感人至深的旋律,呈現大海的自然與博大之美。
 
第五樂章《獻給港珠澳大橋》讓音樂會進入到主題升華階段,音樂通過進行曲的律動方式,呈現出三萬個日日夜夜,一厘一寸建設而成的港珠澳大橋。
 
 
此外,還將演奏方崠清的小提琴、鋼琴雙協奏曲《思念》和大提琴協奏曲《使命》,獻給所有橋梁建設者及關心橋梁事業的人們。

 
藝術家們將通過豐富的藝術表現形式,精彩演奏出每一個與橋梁共鳴的音符,全方位立體呈現了港珠澳大橋從孕育到成功建造的過程,熱情謳歌了港珠澳大橋建設者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奮斗精神。
 
 第四樂章《獻給大海》
 
感謝自然的饋贈
 
方崠清,娜木拉 - 獻給大海來自大提琴人才培養00:0008:46
 
“清風徐來,水波不興”,大概形容的就是第四樂章《獻給大海》吧,這是這部作品中最吸引人、最令人安心又舒適的樂章,訴說著人類對大海的依戀與感激。方崠清在此樂章選擇了大提琴協奏曲的體裁,大提琴作為主奏樂器。大提琴的聲音具有足夠的寬度,能表達非常深沉的情感,厚重飽滿,低沉而溫柔,正好適合這樣具有長線條的抒情樂句,并且大提琴可以讓每一樂句的呼吸變得更加的明顯,猶如一首有著抑揚頓挫的詩句,娓娓道來對大海與自然的感謝。
 
這個樂章邀請到大提琴家娜木拉來擔任主奏,通過娜老師對大提琴音色的處理使大提琴在這首作品中顯得張力十足,飽含著感激之情,渾厚的聲音在這位女性的演奏下多了一份柔情和婉約,瀟灑又不狂妄,正如人類對于大自然的態度,既有自己獨特的建設,又與自然和諧共處,同時娜木拉的琴聲大氣端莊,恰到好處地展現了《獻給大海》想要表達的主題意愿,自然饋贈于我們資源與美景,我們贈于世界一份快捷和幸福。
 
 
 
藝術名家聯袂打造聽覺盛宴
 
這臺音樂會由享譽國際樂壇的著名指揮家李心草先生執棒演出。著名大提琴演奏家、教育家、中央音樂學院大提琴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央音樂學院附中校長、加拿大皇家山大學音樂學院常駐藝術家娜木拉女士,被譽為“東方帕格尼尼”享譽世界的中國小提琴大師呂思清先生,獲得國際獎項最多的中國“十大”青年鋼琴家元杰先生和中國“十大”青年古箏演奏家蘇暢女士等眾多中國古典音樂一線演奏家都將在音樂會上重磅亮相。
 
 
 
作曲家及演奏家 
 

 
作曲家 方崠清 
 
方崠清,中國當代著名作曲家、攝影家。第五屆中國音樂"金鐘獎"頭獎第一名;"上海之春"國際作曲比賽第一名;《中國百年經典音樂典藏系列》入選作曲家、亞洲國際愛樂樂團駐團作曲家;北京大學中樂學社駐團作曲家;美國TCU國際大提琴藝術節特邀藝術家;中央電視臺外交事業60周年文藝晚會音樂總監;中央電視臺綜藝頻道澳門大型綜藝晚會音樂總監;中央電視臺2015"海峽藝術家"音樂會音樂總監;中央音樂學院繼續教育學院培訓中心教師;中央音樂學院考級委員會常任評委;Leica Artist CN 高級會員;港珠澳大橋官方特邀作曲家。
 
 
 指揮 李心草 
 
中國交響樂團副團長兼首席指揮,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1999年以來,李心草指揮中國交響樂團在國內外成功進行了多場演出,贏得了海內外知名媒體的廣泛贊譽。在與大提琴巨匠羅斯特·羅伯維奇合作演出后,得到了其高度評價:“一位才華橫溢的年輕指揮大師”。2008年,指揮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在歐洲首演了中國歌劇“木蘭詩篇”。2009年,出任韓國釜山愛樂樂團音樂總監兼首席指揮。2011年初,率領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進行了歷史性的首次出訪任務,在首爾藝術中心成功地上演了普契尼“圖蘭朵”。李心草多次在國家重要外事文藝演出中擔任指揮,如2016年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一次杭州峰會文藝晚會“最憶是杭州”、2017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會晤“揚帆未來”文藝演出等。李心草還成功指揮了三十余部中外經典歌劇,同時兼任中央音樂學院及中國音樂學院指揮系教授/碩士生導師。
 
 
 大提琴 娜木拉 
 
娜木拉,中央音樂學院大提琴教授碩士生導師、中央音樂學院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央音樂學院附中校長、加拿大皇家山大學音樂學院常駐音樂家并獲得聘書、中國中央電視臺“光榮綻放”系列十大青年大提琴演奏家、中國中央電視臺音樂頻道“音樂告訴你”大提琴課堂主講嘉賓、墨西哥卡洛斯·普利埃多國際大提琴比賽評委(目前為止亞洲地區唯一)、俄羅斯克努舍維斯基國際大提琴比賽評委、第四屆國際柴可夫斯基青少年比賽優秀教師獎、中央音樂學院“三育人”先進個人優秀教師獎、全國少工委青少年優秀輔導教師獎、首屆國際愛琴杯大提琴比賽優秀教師獎、受邀擔任2015中央電視臺CCTV鋼琴小提琴大賽評委和嘉賓評論員;臺北青少年比賽優秀教師獎、全國VC杯大提琴比賽優秀教師獎、擔任歷屆全國大提琴比賽評委工作等。
 
2002年第四屆國際柴可夫斯基青少年大提琴比賽“優秀教師獎”獲得者,2003年獲得由中央音樂學院推薦的“全國寶鋼教育獎”優秀教師稱號。多次獲得中央音樂學院頒發的“優秀教師獎”、“三育人先進個人”優秀教師獎,2004年獲得由共青團中央全國少工委主辦的第二屆中國少年兒童藝術風采大賽“大提琴專業優秀輔導教師獎”。2008年全國VC杯專業青少年大提琴比賽青年組優秀獎獲得者,2009年被特邀為第六屆Carlos Prieto國際大提琴比賽評委。
 
 
小提琴 呂思清 
 
作為當今樂團最知名的杰出中國小提琴家,呂思清經常受邀與國外著名樂團合作演出及舉辦獨奏音樂會,他那美妙動聽、激動人心的琴聲早已遍布世界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著名演出場所,如維也納金色大廳、美國紐約林肯藝術中心、洛杉磯好萊塢碗型劇場、渥太華國家藝術中心、蒙特利爾藝術廣場、英國巴比肯中心、倫敦皇家歌劇院、威格莫爾音樂廳、法國巴黎香榭麗舍大劇院、凡爾賽宮路易十四歌劇院、俄羅斯莫斯科音樂大會堂、日本東京三得利音樂廳、澳大利亞墨爾本藝術中心、悉尼歌劇院、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阿布扎比酋長皇宮禮堂、中國國家大劇院等。
 
 
鋼琴 元杰 
 
旅美青年鋼琴家、TNAIM公司旗下簽約的最年輕鋼琴家元杰,世界樂壇贏得獎項最多的中國鋼琴家之一。哈爾濱音樂學院鋼琴系主任、吉林藝術學院音樂學院副院長兼鋼琴系主任。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演奏博士、意大利科瑪湖鋼琴學院院士、中央電視臺評選的“中國十大鋼琴家”。被傳奇鋼琴大師凡-克萊本(Van Cliburn)評價為“擁有輝煌的技術、多變的聲音和敏感的內心,使人不自覺地沉浸到他的音樂天堂中。”《美國洛杉磯時報》稱贊“他的完美的技術和毫無疑問的樂感使他成為同一代鋼琴家中的佼佼者”,《日本肖邦雜志》評論他說“又一位崛起的中國鋼琴明星”,《法國自由報》稱贊他“把觀眾的注意力完全帶入了音樂美的本身”,《日本讀賣新聞》評價他是“擁有罕見敏銳度和變化力的鋼琴家”,中國的《音樂周報》預言“元杰,將走向世界”。
 
 
古箏 蘇暢 
 
蘇暢,被中央電視臺譽為“新十大古箏演奏家”。中央音樂學院古箏教師,啟蒙于尹長平老師,1996年師從于著名古箏演奏家、教育家周望教授。曾獲得2002年“龍音”杯大賽金獎;第一屆文華杯民族器樂獨奏比賽金獎;2007年CCTV民族器樂電視大賽彈撥組金獎;2011年獲得美國Youtube交響樂團獨奏家比賽桂冠。中國民族管弦樂協會會員、中央音樂學院青年樂團古箏首席演奏家、中央音樂學院“金牌組合”成員。



相關閱讀: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音符筑工程

2018年10月24日,“世紀工程”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這天,方崠清歷時3年創作的大型交響組曲《夢橋》也通過網易云音樂平臺正式發布。

《夢橋》專輯,是獻給港珠澳大橋建設者的組曲

這是一部由多位中國古典音樂圈的頂尖演奏家聯袂錄制的嚴肅音樂作品,卻并沒有故作高深、拒人于千里之外。即便對于古典音樂的初入門者,也能感受到其中鮮明的音樂形象:弦樂回環,如海潮迭起;箏音清切,似文人俠客;鋼琴打擊樂般的強奏,描摹建設者的齊心協力;尾章的進行曲式,猶言天塹既通,滿目壯闊……

全曲超過1000小節、近50分鐘,多個樂隊聲部并行。想要調動如此龐大的體量,不僅需要極深的功力,還要傾注無數的心血。很少有人真的愿意做這件事。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用音符筑出超級工程

方崠清創作《夢橋》交響組曲歷時3年

作曲家方崠清生于1981年。他的《夢橋》是為港珠澳大橋而作,形式和品質,也和這個全長55公里,帶有人工島、海底隧道及高速路橋的“超級工程”相似、相通。

方崠清說“音樂是流動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樂”,他說自己也是港珠澳大橋建設者中的一員,他是用音符筑造了一個交響樂中的超級工程。

結緣大橋

采風座談時多次流下眼淚

方崠清是北方人,喜歡大海。2015年初,當《橋梁》雜志社社長楊志剛和港珠澳大橋管理局黨委副書記韋東慶遠道而來,請他為珠三角一座建設中的跨海大橋寫一首歌時,他感到新鮮,卻并沒有立刻答應。

創作歌曲對他而言輕車熟路,但從韋東慶飽含深情的講述中,他意識到了這項工程的不凡。

“這座由中國自主研發并建造、舉世矚目的跨海大橋,會刷新很多項世界橋梁史的記錄,也將改變珠三角的經濟版圖!”方崠清對南都記者解釋,“我覺得,如果沒有親自到那個地方、全身心感受到它的話,我真的不敢輕易創作這部作品。”

幾天后,當方崠清穿戴上救生衣和安全帽,乘著快艇來到大洋之中的建設工地時,在湍急的水流和高聳的橋梁之間,他端著手中的相機,遲遲沒有按動快門。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用音符筑出超級工程

方崠清多次到港珠澳大橋建設工地采風

眼前這番景象,是他從未見過,也根本無法想象到的。當他下到中鐵山橋設在人工島的一個預制車間,向建筑工人了解港珠澳大橋的建造過程時,更發現了諸多出人意表的困難和復雜。

工人們要在這里生產大橋的零部件和原材料,等到合適的自然條件,再用重型機械拖裝到海上,或是海底。在港珠澳大橋工程中,包括一段全長5664米、世界最長的公路沉管隧道,由33個與航母同等大小的混凝土“管節”在水下對接而成,而且要做到“滴水不漏”。為了這項任務,沉管預制車間的工人們足足花費了6年,許多稚嫩的面孔開始變得滄桑。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用音符筑出超級工程

2015年8月,方崠清第二次到大橋采風拍下的現場

方崠清說,在與一線工人座談時,他很多次流下眼淚,“我終于明白了一個偉大的工程背后,有那么多人的汗水、淚水甚至鮮血。”

采風結束,方崠清對大橋管理局的領導說,他希望創作的不是一首歌,而是一部大型交響樂,將橋梁建設者的壯舉、所經受的考驗和磨難、人與自然的關系、這片海域的人文歷史全部囊括其中!管理局幾位理工科出身的領導聽了,竟然很快理解了他的創作意圖,和他一樣興奮。

正式接受這個任務之后,方崠清又多次往返北京和珠海,見證了兩端的橋面逐漸向中間延伸,直到主塔“中國結”吊裝完成。

有一回,他還順便在工地上為大橋建設者們開了一堂古典音樂普及講座,原定兩個小時的活動,因為過于踴躍的提問,拉長到三個半小時,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局長朱永靈也始終坐在位子上,聽得目不轉睛。“原來經典的藝術,是超越了學科和研究領域的界限的。”這讓方崠清既驚喜,又感動。

2016年底,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已全線貫通,方崠清心中的“大橋”也逐漸成型。

他先完成了一首同名主題歌,而后開始著筆這部宏大的交響音樂。如同建一座大橋需要反復推敲設計方案,創作時,方崠清也與管理局領導探討了很多次,更無數次推翻自己。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用音符筑出超級工程

2016年7月,方崠清在家中創作《夢橋》組曲

他先是要確定結構,安排樂章主題和呈現次序,逐一選定曲式;完成主旋律的創作后,最耗時費力的工作來了——此時出現在他腦中的,已然是一個由古箏、鋼琴、大提琴擔任獨奏樂器,涵蓋弦樂、木管、銅管、打擊樂諸多聲部的大型交響舞臺。如果說指揮家的角色是調合顏色,那么作曲家就是提供藍圖的那個人。

方崠清說:“在最后的電腦制譜階段,總譜上的近30行、數十萬個音,都是我用鼠標一個一個點出來的。每點一下我都會經過深思熟慮,到底落在五線譜的哪一條線、哪一個間?”

頭腦中的樂思是設計圖,通過理性、富有規律的勞作,逐漸落實為工程圖紙,最后用音符和音樂記號進行澆筑。2017年6月初,全曲5個樂章終于創作完成,按照演奏順序,依次為:交響序曲《獻給歲月》,古箏協奏曲《獻給歷史》,鋼琴協奏曲《獻給建設者》,大提琴協奏曲《獻給大海》,及一首引子與進行曲《終曲·獻給港珠澳》。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用音符筑出超級工程

方崠清正在彈奏鋼琴,他身后圖片便是港珠澳大橋

同年6月29日,該交響組曲在北京和廣州進行了首次錄音。

4個多月后,方崠清在大橋管理局副局長余烈的陪同下,第五次造訪港珠澳大橋。重新走在橋面上,感受著越洋而來的風,遠遠望見竣工在即、熱火朝天的建設場面,方崠清突然無法自制地躍上一個鋼筋堆,大聲唱起了《夢橋》第三樂章——《獻給建設者》。

那種“筑造”的豪情與滿懷的驕傲,他又何嘗不是感同身受呢?

藝術人生

“沒有難度,就沒有藝術”

“用音樂筑造些什么”的念頭,早在童稚時期,就出現在方崠清的生命中。

他的父親是中國老一輩戲劇家、戲曲音樂家方辰(筆名肖方),河北梆子名劇《鐘馗》《哪吒》的創作者,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還曾擔任河北梆子劇院院長。戲曲大院里長大的方崠清,幾乎親證了這些力作的誕生過程,名角兒怎么舞刀動槍、唱科怎么合板,樁樁件件怎樣“裝配”成一臺戲,他從小就看不膩。

7歲那年,他正式拜師學習鋼琴,在家被父親用古今中外的音樂“煲耳朵”。他自然而然地開始了碎片化的創作,有時記一些譜,更多時候是在琴鍵上按自己的意思探索。

1995年,中央音樂學院附中面向全國首招作曲專業初一年級學生。剛接觸作曲半年的小方,鼓足勇氣參與了這場競賽,并最終成為4名入選者之一,14歲就獨自來到北京,接受國內最高水準的學院派音樂創作訓練。他的同學也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好苗子,其中就包括如今享譽世界的鋼琴家郎朗。

作曲專業盡管功課繁重,卻是方崠清夢寐以求的機會。他有太多想法需要用更高的技術來表達。于是他拼命學習,出了琴房就到圖書館查找總譜。為了用便宜價買到古典音樂唱片,還專門坐火車去天津,到洋貨市場搜羅瓦格納、勃拉姆斯、理查·施特勞斯、門德爾松這些他最鐘意的浪漫主義時期的作曲家。

2001年,方崠清升入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師從著名作曲家、現任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葉小綱。在導師身上,方崠清感受到了一個職業作曲家的嚴謹和追求。葉老師要求他記住,寫東西一定要有難度,因為“沒有難度,就沒有藝術”。音樂創作者要用高超的技法表達深刻思想,這才有含金量,這才是真本事。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用音符筑出超級工程

方崠清師從著名作曲家、中國音協主席葉小綱

2005年,方崠清以戲曲為題創作的大提琴曲《手眼身法步》摘得了第五屆中國音樂“金鐘獎”銀獎(金獎空缺),并被收錄在《中國百年經典音樂典藏系列(“室內樂”卷)》,那時他還在讀本科;2006年,他以專業第一的成績,毫無懸念地得到保送資格,繼續追隨葉小綱讀研究生。

在專業上,方崠清越來越得心應手,他的興致逐漸轉向一個新的領域——攝影,并成了“器材狂人”。他的第一臺膠片相機是曾為《河北日報》主任編輯的母親送給他的,作為考上大學的紀念。

2008年,葉小綱赴西藏采風,方崠清擔任隨團攝影師。有點感冒的方崠清,到了海拔5000米以上的地方,突然引發了猛烈的高原反應。被火速送進醫院時,他的瞳孔已經散大。四個師弟架著方崠清上了呼吸機,在重癥監護室躺了整整7天之后,方崠清才蘇醒過來,但他的肺功能已嚴重受損。

那個“瀕死”的體驗過去5年了,有一天方崠清在微信朋友圈回首在西藏的日子,說它開啟了“第二次生命”。以此為分水嶺,從那之后,攝影重新變回了一個理性的愛好,而他的音樂創作探向了復雜的形制與深刻的主題。

連接心靈

用音符筑造出另外一座橋

“重生”之后,方崠清參與的第一部大制作,便是2011年的大型舞劇《亞洲銅·天人合一》,他用音樂營造人與自然的對話。這部舞劇在意大利羅馬噴泉劇院上演時,引發了諸多關注。

2015年,他又寫了古箏與大型交響樂隊協奏曲《禪宗三境》,將天人之思在抽象的層面鋪陳、變幻,同樣收獲了不俗反響。方崠清告訴南都記者,在創作《禪宗三境》時,他養成了打坐、喝茶的習慣,生活越來越簡單,心態變得更加沉穩。“只有這樣,你的思想才能深入進去,也才能駕馭更大的題材。”

轉過年來,他創作的《俠》再一次震驚業界。這一次他寫了古箏、大提琴、鋼琴與大型交響樂隊的三重協奏,長達8個樂章,起興于詩圣杜甫遭遇安史之亂、在歸家途中所作的長詩《北征》,樂隊編制則沿用了貝多芬首演于1814年的作品《“大公”三重協奏曲》。

方崠清能用大提琴寫《林沖》,也擅用古箏寫豪俠。這件被譽為“東方鋼琴”的樂器,在他的作品中常常像個孤膽英雄,單槍匹馬對陣西方大型古典樂團,不落下風。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用音符筑出超級工程

2017年11月,方崠清重訪港珠澳大橋

新作《夢橋》當中,同樣有用古箏擔主角的樂章。第二樂章《致敬歷史》,是整部作品最后完成的部分。方崠清說:“在這個樂章當中,古箏就是文天祥。”今日港珠澳大橋飛架之處,恰是700多年前,文天祥留下“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伶仃洋。

方崠清:為港珠澳大橋譜就交響組曲《夢橋》,用音符筑出超級工程

2017年11月重訪大橋時方崠清已完成《夢橋》創作

時移事易,當年被囚解于元軍戰船上的一代志士,何曾想到科技的發展,會讓藍海變成通途?方崠清用器樂的此消彼長摹擬時空轉換,希望今人能與千年的文脈相接,胸中仍存慷慨之氣。

也許正是因為用了3年時間才譜出了這部作品,方崠清對“橋”這個意象也產生了很深的感情。他再一次發現,他創作的音樂,與眼前這座橋梁何其相似!音樂也是一座橋梁——作為人類通用的語言,它連接的是彼此的心靈。

采寫:南都記者 侯婧婧


 

qq直播网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