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音樂家 > 中青年音樂家 > 正文
朝鮮族鋼琴家金海:音樂之路是漫長而無止境的
2019-04-08 13:41:29 發表 | 來源:中國藝術報

   金海,朝鮮族青年鋼琴家。美國辛辛那提音樂學院鋼琴演奏博士,薩斯曼斯豪斯鋼琴三重奏組成員,辛辛那提音樂學院鋼琴藝術指導助教,辛辛那提預科室內樂指導教師,馬里蘭抒情歌劇院助理指揮。金海是一位非常自信的鋼琴家,從她身上能感受到“自信是來自不斷的練習”。

   著名的小提琴教育家Kurt Sassmanshaus評價她:“金海彈出的生氣勃勃的樂句、具有畫面感的演奏使我們走火入魔”。美國知名古典音樂雜志(Fanfare號角)音樂評論家Robert Maxham對“浪漫之旅—小提琴與鋼琴專輯”評論道:“金海具有洞察力的演奏……激動萬分且急迫地推薦。”

 

null


 

  學習生涯中一路過關,教學演一體成績斐然

  金海的音樂之旅始于6歲,從小頗具表演天賦和執著韌性的她,拉過手風琴、唱過歌、跳過舞,最后竟命運般的選擇了鋼琴演奏。2005年,她憑借優異的成績順利考入中國音樂學院鋼琴專業,師從著名鋼琴家韓冰。在大學期間獲得了奧地利聯合大學莫扎特鋼琴比賽第一名,并與奧地利Gerhard kaufmann教授帶領的交響樂團合作演奏獲獎作品;獲得第一屆Schimmel杯全國藝術院校鋼琴比賽三等獎等獎項。同時在國內各地舉行了十幾場獨奏音樂會,與知名的中國樂團合作演奏。

  在中國音樂學院攻讀碩士期間,金海于2010年10月接受美國波士頓大學 Boaz Sharon 教授邀請赴美國首演。為了實現更高的音樂追求,在慎重考慮之后,她放棄了中國音樂學院在讀碩士,同年考入美國辛辛那提大學音樂學院攻讀音樂碩士、高級演奏家文憑以及博士學位,連續六年獲得辛辛那提大學音樂學院全額獎學金。主修鋼琴演奏專業,師從美國著名鋼琴家 James Tocco 教授和Awadagin Pratt教授;輔修樂隊指揮,師從Aik Khai Pung教授。此后,金海開始頻繁活躍于音樂舞臺,每年都以獨奏家及合作鋼琴家的身份在辛辛那提大學、美國其他城市及中國巡演上百場次。2017年6月應PianoLab的邀請,在杭州大劇院舉辦了回國獨奏音樂會。

  金海在2013年辛辛那提鋼琴藝術節李斯特鋼琴比賽中獲優秀演奏獎;2014年辛辛那提巴托克鋼琴協奏曲比賽中獲第一名,有幸與辛辛那提音樂學院管弦樂團和指揮安農齊亞塔合作演奏了獲獎協奏曲。

  2013年金海以優異成績獲得了藝術家文憑,2015年又獲得了碩士學位并攻讀CCM鋼琴演奏和輔修樂隊指揮博士學位。在美國的這些年里,她除了學習成績優異,音樂比賽屢獲大獎外,還受邀許多音樂會演奏和音樂節教學課,在教學和合作鋼琴演奏領域頗有建樹和成績。她應邀擔任2014和2015年北京長城音樂節、2016年克利夫蘭國際音樂節的鋼琴合作教師。

  從2012年開始擔任美國辛辛那提大學音樂學院鋼琴藝術指導的她,同年簽約美國著名小提琴家、教育家 Kurt Sassmanshaus 教授的三重奏,成為薩斯曼斯豪斯三重奏成員。他們的組合在美國和亞洲都獲得了一致好評。同時多次與科特·薩曼斯豪斯、羅漢·斯維亞、高參等諸多著名音樂家、演奏家合作,從2012年至今合作舉辦了200多場音樂會,讓她積累了非常多的小提琴曲目以及其他樂器和聲樂作品。作為最活躍的鋼琴家,金海每年還會定期舉辦40多場獨奏會。

  除了表演生涯,她還接受美國和中國大師班及其他教育課程的邀請,在弗吉尼亞州的諾福克大學和中國南京曉莊學院講授公開課。目前在馬里蘭州抒情歌劇院擔任合作鋼琴家兼助理指揮的她,還是華盛頓特區水立方歌唱比賽和華盛頓特區CCTV比賽的評委。

  2013年與小提琴家Yabing Tan合作出版了唱片(由Kurt Sassmanshaus出版);2016年與小提琴家林浩力共同發行了鋼琴與小提琴室內樂唱片(制作人:Robert Laporta, 由Robert Laporta-MRS Classics出版。)。

  金海一直與世界各地的各種音樂會緊密相連。作為一名合作鋼琴家,她的表演足跡遍于韓國、美國和中國。

  金海是一位全能的合作鋼琴家,她熱愛藝術,追求完美。作為一名最高級別的合作鋼琴家,她擁有高水平的彈奏技能和音樂處理方式,在過去20年中獲得的眾多音樂獎項、觀眾對她的肯定和贊譽便是最好的實證。

 

  提升公眾對音樂的正確認知,推動美國古典音樂的發展

   正如大家所知,鋼琴在任何類型的樂團中都扮演著重要角色,所有樂器演奏家和歌手都會定期尋找經驗豐富的合作鋼琴家來展示他們的作品。盡管存在這種需求,但由于鋼琴家傾向并專注于個人表演,因此合作鋼琴家被認為是稀缺的。著名的美國辛辛那提音樂學院每年參加應考鋼琴獨奏專業的學生有數百名,但鋼琴伴奏專業的學生不到15人。

   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合作鋼琴家,除了具備獨奏鋼琴家演奏技能外,還應具有出色的視覺閱讀能力、敏銳性和應變能力,并積累豐富的室內樂經驗。此外,合作鋼琴家還必須熟練掌握其他樂器的一般知識,了解它們的不同音色和彈奏技能。

   作為合作鋼琴家,金海是為數不多的精通幾乎所有小提琴作品的鋼琴家之一,多年來專注于支持高水平的古典音樂小提琴家、專注于在重要比賽中獲得最高獎項的獲獎者以及與著名樂團相關的人物。因此,金海是支持古典音樂獨奏表演者并使他們呈現最高水平的理想鋼琴家。

   作為獨奏表演者,如果遇到合作鋼琴家因個人危機或緊急情況退出,就必須尋找熟練的替代合作鋼琴家,能在短時間內介入而不至于取消音樂會。而金海就是一位罕見的合作鋼琴家之一,她能應對復雜且高水平的曲目,解決突發危機,讓獨奏家堅持并成功完成預定音樂會。

   視覺閱讀是任何專業音樂家試圖發展的技能,金海的視覺閱讀技巧非常精致,她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熟悉并演奏新曲目。出色的視覺閱讀能力,準確神速的為聲樂、其他樂器乃至為考生伴奏,使她成功被聘為音樂學院合作鋼琴家,并成為最受歡迎的合作鋼琴家,在美國古典音樂界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鋼琴家金海憑借出色的視聽技巧將極大地推動美國古典音樂的發展和普及。

   或許有人認為合作鋼琴家對古典音樂表演并不重要,甚至一些音樂家也傾向性的認同。然而,他們恰恰誤解了合作鋼琴家在音樂制作中發揮關鍵作用的事實——與頂級獨奏家一起表演的合作鋼琴家必須具備同樣的頂級技能。此外,任何成功的合奏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合作鋼琴家的反應能力、彈奏技巧和對音樂的理解。成為一名合作鋼琴家意味著能夠將音樂演繹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這些年來,金海一直通過自己的演出交流等諸多活動,致力于改變人們對合作鋼琴家錯誤的認識,提升公眾對古典音樂表演中這一重要角色具備的真正技能的認知,努力成為一種非凡的合作鋼琴家。金海認為,“每一首音樂都應該伴隨著深情的鋼琴演奏,一種真實而有動力的靈性。這種美妙的樂感驅使我參加每一場獨奏會,觀眾可以感受到它。”

   2018年2月11日,在北京托斯卡音樂沙龍與國家交響樂團首席大提琴家許玉蓮女士合作舉辦了沙龍演奏會。曲目包括弗朗克的A大調奏鳴曲,一首很有難度的鋼琴與弦樂室內樂作品之一,它對鋼琴部分的技術與音樂要求是很高的。金海與大提琴家融為一體,把作品演奏的淋漓盡致。托斯卡沙龍的老板詹姆斯先生對這首獨奏音樂給予極高的評論,他認為鋼琴伴奏是弗朗克小提琴奏鳴曲中最重要的部分,感謝她為觀眾演奏了很棒的音樂。

   2016年9月13日,在辛辛那提大學舉辦的波蘭節咖啡館Momus當代音樂會,鋼琴部分難度大且至關重要。它以鋼琴獨奏開始,很多八度音階、快速音階、對比動態,還要制造夢幻氛圍,都要求高技術技能的鋼琴演奏。金海和同臺的音樂家們在全場熱烈掌聲中圓滿完成了全球首演。作曲家Artur Slotwinski(b.1990)對金海的表現非常滿意,并通過youtube上傳演出視頻。

   金海不僅是一個優秀的鋼琴獨奏家,也是一個積累并演奏過眾多曲目的室內樂音樂家,她能夠完美處理所有類型的鋼琴合作曲目。擁有這樣的能力和經驗實屬難得,稱得上是一位全能的、罕見的音樂家。

   作為當今樂壇活躍的鋼琴家,金海的足跡遍及美洲、歐洲、亞洲以及中國各大城市,定期與國內外知名交響樂團合作演出。在這幾年的旅美留學期間,金海各種形式的鋼琴演出200多場,舞臺經驗非常豐富。她享受在舞臺上演奏的每分每秒,舞臺給她帶來的幸福感是很強烈的。每次演奏中也會發現自己的不足,每一次的上臺表演她都能看到自己在慢慢地進步。舞臺上各種形式的演出都是表演藝術,隨著音樂會次數的增加,她的表演能力也逐漸變得更專業,有時在舞臺上難免有一些失誤或意想不到的“驚喜”。尤其是跟別人合作的時候,比如聲樂家在臺上忘記歌詞或唱錯段落,這個時候她的“特異功能”就見效了。腦子會格外的清醒、冷靜。她會在瞬間神情淡定的應對場上的突發狀況并做出最理想的解決方案。所以她總會接受那些不排練直接上臺表演的演出,因為對自己特異功能很自信,每次演出幾乎都是一種享受。
 

null

 

在洛杉磯與重奏組合影

 

null

 

與辛辛那提音樂學院交響樂團演奏巴托克協奏曲

 

   作為音樂家,金海與眾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她的音樂風格是細膩的,獨特的,有感染力的。她就像在“跑馬拉松”,不斷的接受和學習各種音樂形式,努力嘗試創新音樂,用不同的音樂形式帶給大家享受和驚喜。對于自己的“特異功能”,金海說:“有觀眾,有舞臺的地方就會有。走到舞臺的那一瞬間起,我就有一種責任感,我就是演員,要把自己最美好、最完美的一面帶給大家,這個時候腦子轉得很快,特意功能就見效了。”

null

 

與中國交響樂團首席大提琴家許玉蓮同臺音樂會后合影留念

 

   在美國的六年時間里,金海拿到了藝術家、碩士和博士文憑,同時還有學校工作加上那么多場的演出,這背后到底是什么激勵著她這么拼?她時常和朋友調侃說,留學期間的每個假期,最爽的事情就是早早到學校練習曲子。同學約她去周邊城市游玩對她來說沒有一點吸引力。當了四年助教的她,時間總是不夠用。平時每天有五個小時的排練外還要上課、寫論文、練自己的獨奏曲、參加比賽,一學期還有20多場音樂會。琴練到半夜不說,經常晚上緊張得難以入睡,一個學期總有那么兩次崩潰的日子。辛辛那提的同學都給她起了“苦力”的外號。金海經常自問,這么痛苦,何必逼自己呢?每天背著雙肩書包,戴著高度近視鏡的臉毫無妝容。留學六年來,幾乎每天都是咬緊牙渡難關。假期對大家來說至少能放松休息,她卻靜下心來專心學習曲目。日積月累收獲頗豐,多次比賽獲獎,考試、音樂會均獲評委最高評;積累并演奏了諸多獨奏及重奏曲目,貝多芬十首小提琴奏鳴曲,勃拉姆斯小提琴奏鳴曲,弗朗克奏鳴曲,斯特勞斯奏鳴曲等小提琴重要曲目。知名的小提琴家Kurt Sassmanshaus在鋼琴三重奏音樂會開場前跟觀眾是這么介紹金海的:“金海是我的合作鋼琴家,是為數不多的,已精通所有小提琴室內樂曲目的出色的合作鋼琴家。”那時的她真的很為自己自豪。有人問金海,為了這些換來的代價到底值不值?在書上看到的一段話,總是鼓舞著她:“社會的價值觀取向從來都不以個人意愿為基準,但是,成為一名音樂家卻是你的個人選擇,而你的選擇也反映了你的內心。” 也許真正的音樂家身上有一種超凡脫俗的特質,他們不拘泥于世俗的眼光,卻活得暢快淋漓,只追求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也會吸引志同道合的朋友。

   在美國高校里有兩種鋼琴專業:鋼琴獨奏和室內樂伴奏。對于專業含金量,就業機會和學業完成難度等一系列問題,金海是這樣講的:“當代音樂家必須要具備的能力就是全能!這兩個專業就是一回事。鋼琴獨奏專業的學生,不會彈室內樂伴奏說得過去嗎?室內樂伴奏專業的學生彈不好鋼琴獨奏作品,估計他的室內樂彈得也不會好。獨奏專業學生要學會跟其他專業音樂家合作,因為室內樂作品會讓你獨奏彈的更好,啟發更多靈感。既然這么劃分了專業,一定要選一個,要看自己更傾向于哪個,更喜歡哪個。只要自己喜歡,努力去做就好了。就業率差不多,因為之前說過當代音樂家要全能。學業完成難度是跟學校、老師、自己的興趣有關。”

   幾乎所有的小提琴作品金海都參與過伴奏演出,同時和很多世界知名小提琴家碰撞出火花,也有幾次讓她難忘的經歷。2017年金海跟小提琴家高參在山西有一場音樂會。本來需要早幾個小時到場排練,但由于看錯時間誤了火車,差點沒趕上音樂會,演出前五分鐘才到的音樂廳。由于根本沒有時間排練,而且曲目還有調整,有些曲目是三年前彈過的曲子,時間過了這么久,還是需要排練的。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去彈,上場前她咽了一下口水,自信地笑著上臺,演出的每分每秒都非常集中并盡力。那次演出非常成功,得到了觀眾的贊賞。金海說這是她經歷過的最刺激的演出之一。

   還有一次是2017年8月14日,盛氏家族音樂會在江蘇大劇院舉行,由于小提琴家盛中國的突然住院,擔任音樂會伴奏的鋼琴家Hiroko Seta(他的妻子)需要照顧他而缺席音樂會。這個消息是在音樂會前一周公布的,音樂會主辦商努力尋找代替的鋼琴家,不過這么短時間內能答應的鋼琴家不多,等聯系到金海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因為她對自己積累的曲目、自身能力非常有信心。音樂會成功結束,參加演出的音樂家們對金海表示了衷心的感謝,她說那場音樂會是很有成就感的一場演出。

 

null

 

演奏前在江蘇大劇院照相留念

 

   金海一直努力在音樂道路上奮斗,除了鋼琴以外,一般女孩喜歡的美食、逛街、聊天、交朋友、看電影、給別人化妝她都喜歡,愛好里比較刺激的就是跳傘、潛水,甚至曾經差點淹死,在音樂之外的領域,金海一樣喜歡挑戰自我。

   金海放棄國內知名大學的職教機會,不遠萬里再次奔赴美國,是什么吸引了她?金海說:“我一直練習一個樂器——鋼琴,讀的也是鋼琴獨奏專業。不過我并不覺得我要局限在某個職業、某種狀態上。我要繼續我的獨奏演出生涯,也繼續我的重奏音樂會,在教學上也要不斷研究創新。音樂之路是漫長而無止境的,我的下一個目標是走近歌劇的世界,當一名歌劇指揮家。很幸運地我被馬里蘭抒情歌劇院選中,開始了助理指揮的生涯。若干年后我會做什么?我也不知道,這種感覺非常刺激,也很開心。我希望一直都是進步的,學到更多的東西。”
 

null

 

薩斯曼斯豪斯鋼琴三重奏組合成員

 

   金海在很多音樂賽事中擔任過評委,針對現在這么多的音樂賽事,對于如何給孩子選擇賽事,金海是這么認為的,“音樂是神圣的、美好的、快樂的。從某種意義上說,我不希望比賽選出名次,只是讓孩子們能通過比賽這種形式展示自己、鍛煉自己的同時享受音樂。通過賽事能發現更多更好的有潛質的小音樂家,進而培養和引導他們。我們期待好的演奏者給觀眾傳達音樂的主體思想的情感內涵,而不是單純的拼誰彈的更快,更準,更響。我希望參賽選手不要被束縛在比賽形式上,要從中學到東西,越來越進步。所以我鼓勵孩子們多參加一些正規的比賽。”

 

qq直播网斯诺克